教会面临的五个挑战和五个机会
福音联盟领袖访谈
2020-03-18
| Brett McCracken

编者按:本文发表于2017年底,然而对今天的教会而言依然适用,故此翻译刊登,以供鉴镜。


在我们回望2017并展望2018之际,许多福音派信徒都感到困惑和担忧,担心这世界的文化和教会当中的各种潮流。他们看到了逐渐加剧的世俗主义、看到信仰自由受到威胁,也看到世俗文化对合乎圣经的基督信仰有着越来越深的敌意。但是更让人担忧的是一些人所看到的、来自教会内部的威胁。

福音派信徒是否会牺牲原则换取权力,牺牲敬畏换取适应文化(处境化),以及牺牲需要付代价的顺服以换取方便与舒适?相比起神学身份,教会是否更加在乎她自己的政治身份?我们是否正在丢失对福音的正确理解?谁能代表和带领正在日益分化的福音派运动?

带着这些问题,我采访了福音联盟的领袖们:D.A.卡森(Don Carson,主席)、提摩太·凯勒(Tim Keller,副主席)、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理事会主席),和本·皮埃斯(Ben Peays,执行总监)——来衡量这些挑战和当今教会所面对的其他挑战,以及福音联盟采取了哪些行动来帮助解决这些挑战。

五个挑战

如今教会和世界所面对的挑战数量众多且是多方面的,但是从福音联盟的带领者角度来说,这其中有哪些挑战代表着,对于教会健康最麻烦的威胁和对于福音广传最显著的障碍?他们认为是以下这五个挑战:

第一,罪

凯文·德扬说,“最大的障碍也是那些我们时常面对的障碍,”是每个问题背后的那个问题——罪。“世界是属乎世界的,罪人是属乎罪的,并且人心是诡诈的。换言之,神对于我们所面临的这些问题丝毫不会感到惊讶,而福音能让我们变得大不相同。”

罪所带来的影响是大范围的,但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潜藏的偶像之一,至少在西方文化里,是我们对于自主权利的迷恋。卡森说道,我们让宗教变成“自主选择身份、自我建立道德、自我传讲真理,除了对自己真实以外没有其他重大责任”的权力。“这正显露了我们的贪婪、性邪恶、混淆道德,以及悲剧般无知的唯物主义哲学。”

第二,教会里的分歧

随着更多的文化在媒体促使下向各个可能的方向极端化——从枪支到婚姻再到跪拜NFL运动员——基督教会在2017年末就已经充满了各样的内部分歧。

“感觉上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分裂过了——被人种、政治立场,以及被我们如何对待日益改变的文化所分隔,”德扬说,“裂痕是如此的深以至于我们都不确定人们是否还想使用‘福音派’这个词。”

第三,“福音派”的身份危机

2017年,“福音派”这个词到底意味着什么?是一个政治投票联盟或是神学同盟?提摩太·凯勒最近在《纽约客》上发表了对于这个议题的看法,说道,“这个国家的很多方面,福音派充当了公民或者民族的宗教,被默认是一个人的社交和政治身份。所以,在许多情况下,这意味着政治立场比神学信仰更加能定义一个人,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的确,福音联盟的主编科林·汉森最近在《华盛顿邮报》上指出,对于很多所谓的福音派信徒而言,他所支持的党派不可批评比神学正确性以及对圣经的忠诚更为重要:“你可以宣讲任何反三位一体的异端,并且没有一个人会发现,”汉森说道,“但如果你谈到他们所在乎的政治话题,例如枪支管控或者种族主义,他们会要了你的命。”

第四,贫乏的基督徒

福音派身份危机的背后是谁在塑造福音派的危机。福音派当中出现了大量与教会历史脱节的圣经文盲,被影视、新闻而不是教理问答教授着基督教教义,今天的福音派基督徒自然更多地被意识形态、时代精神而不是神学正统所塑造。

“如果他们不是依从圣经和历史中形成的教义来认信基督教,那么当然(福音派基督徒)会融入普遍的和更世俗的文化中,”卡森说道。“总的来说,这些‘文化福音派’会创造出比他们的不可知论同行者更加保守的文化界限,但是他们并不相信性滥交比种族主义更加邪恶。”

考虑到“世俗要理问答”逐步灌输的信息,例如通过各种渠道从洋娃娃到迪士尼电影所传授的“对自己真实!”,凯勒认为教会的核心回应是重新思考如何践行门徒训练和灵命塑造。

“在这非常世俗的环境下,我们需要培养人们以更好的、属于基督徒的方式思考和生活,”他说道。

第五,极端的敬虔主义和党派偏见

凯勒在福音派里看到两种往不健康方向延伸的趋势。一种是敬虔主义,就是一种“完全向内”的基督教义,追求“耶稣只想要你快乐”的成功。

凯勒说道,“敬虔主义者说我的基督教义是完全向内的,并且和我在世的生活方式毫无关系”。这会驱使我们退到自我当中,并且对这个世界毫无作为。但是另外的极端,党派偏见,错误地把基督教义政治化,基于一刀切的死板党派分类:除非你在每件事上明确的表达支持保守派或是进步派,否则你就不是真基督徒。党派偏见就是试图把圣经和基督教操练装进一个或者另一个政治盒子里。

“这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如果你拒绝了党派偏见,你看起来就像敬虔主义,就好像你觉得基督教和这个世界完全无关并且是与世隔绝的,”凯勒说道。“但是如果你拒绝了敬虔主义,这看起来就像是你试图成为一个文化战士,要把你的价值观强加在他人身上。”

五个机会

提出上述挑战后,对于福音联盟这一想要在这个混乱的时期鲜明,富有同情心,有勇气,并且喜乐高举耶稣基督福音的机构来说有哪些机会和首要任务?

与上述的五个挑战所对应,以下是福音联盟的五个机会(福音联盟也希望与你们合作来使用这些机会)或许可以在现今的时代为主大大做工。

第一,福音布道

因着罪存在的急迫性和普遍性,福音的传讲和分享比任何时候都紧迫。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福音联盟决定以更新的方式投身于福音传道和大使命。

传讲福音将是我们2019年国家大会(2019 National Conference)的主题并且也是2018年的出版物和电子资源的主要内容,包括视频和播客的新形式。计划里包括这两种能够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帮助基督徒的资源,也包括易于分享的和吸引人的内容——例如一个“什么是福音?”的视频——这本身就是在传讲福音。

福音联盟也在筹划一些本质上是传福音的活动——那些方便基督徒邀请不信的朋友参加,并且能够从圣经视角解答人生难题的活动。

看重传讲福音并不意味着福音联盟将淡化经文或者圣经文本研究(看下面的第三条),也不意味着我们忽视健康的门徒训练(第四条)。相反的,福音布道就是将正确的基督信仰和实践传递给他人,福音联盟的执行主管本·皮埃斯说道。

“如果基督徒生命是被经文塑造和引导的,那么传福音就是传播圣经所教导的。”

第二,合一和团契

从基督教最初以来,教会的不合一一直都是一个挑战,并且至今仍是一个神学(和福音性的)问题。

从一开始,福音联盟就努力成为一个不属于任何体制化派别的、跨宗派的联盟:“(我们)努力对宗教改革保持始终如一的忠诚,但却是以跨宗派的方式,”凯勒说道。

一方面,福音联盟曾经并且会继续通过大会和活动来建立合一和团契,在这些场合不同的男士和女士共同参与团契,彼此联结,以及最重要的:一起敬拜神。

我们接下来在曼菲斯从四月三号到四号举办的MLK50大会,该事工由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赞助合办,这是一个福音联盟努力在这些分段的时间里促进教会合一的例子。我们刻意设计了这个活动的讲员阵容(包括我们2018年六月份姊妹大会的讲员阵容),以体现福音中心的基督信仰所应有的多重面貌。

就全球来说,福音联盟持续支持独立的联盟能够在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拉丁美洲,和欧洲的法语国家运作。我们还帮助建立在东亚、韩国、巴西、德国、俄罗斯,和爱尔兰的独立联盟,这表明全世界对以福音为中心的资源的需要和渴慕。

福音联盟将会继续并且乐意将不同国籍、不同宗派,不同种族,和不同阶层路线,以及姊妹组织例如T4G、“渴慕神”、利戈尼尔事工、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和 Acts 29(我们的新伙伴)互相连接。

“有许许多多的好组织在向同一个方向努力,”德扬说道。“福音联盟不是孤军奋战。我们很高兴能在许多其他事工中参与一小部分并且置身于很多好的学校、机构,和学院之中。”

第三,圣经研究

政治信念轻易地策动福音派信徒把他们对圣经的忠诚丢在一边,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政治观点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在我们的社交媒体中、电视上、电台里,甚至是橄榄球场上——与此同时我们的圣经落满了灰尘。

这就是为什么圣经研究对于福音联盟的发展来说是重中之重,如同起初一样。对圣经的研究是能够带来更健康的教会、生命和社区的转变,给福音派运动带来新的生机,帮助加强对现今错误哲学思想的抵御,以及最终带来新的归信者。

“福音联盟把大部分的精力和资源都放在教导和传讲圣经里了——书里不只是宗教文字本身,还有丰富的改革宗认信神学的遗产,”卡森说道。“我们试图塑造并且教导严肃的、喜乐的,被圣经约束的释经式讲道,包括提供短文、博文、播客,和书籍,不仅仅是分析圣经,还有圣经在基督徒思想和操练的各方面应用,都是以圣经本身当做中心的事为中心,就是基督耶稣我们的主荣耀的福音。”

“福音联盟做过的以及未来要做的都包含着对圣经的研究与教导,”皮埃斯说道。

“我们的电子和印刷刊物旨在通过圣经和神学的方式去解决每日的问题。我们举办的活动旨在塑造释经式讲道,让神的话语本身对神的子民说话。我们的国际拓展工作力求把圣经教导和好的神学送到牧师和全球教会的基督徒手中,”皮埃斯说道。

另一方面在圣经知识上的努力,就是新上架的福音联盟课程,一个能够让各处的基督徒免费学到圣经和神学的稳定平台。未来的项目包括一个为期50周为鼓励基督徒打开他们的圣经并且参与更加认真的学习的计划。

第四,门训与塑造

为了与一直纠缠西方教会的危机作斗争,福音联盟决心通过提供有声圣经资源和培训来帮助基督徒们——大人和孩子——成为更像基督,与世界不同的人。

最近在这个领域下的功夫包括《新城要理问答》出版物(要理问答,灵修,课程,APP和诗歌),与Crossway 和 救赎主长老会共同完成,类似的还有《我们的世俗时代》(Our Secular Age), 一本由福音联盟于九月汇编并出版的书,为了帮助基督徒更好的理解事工的挑战和世俗主义的驱动力。2018年以及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出版物

除了2018年在我们的网站上所分享的文化护教学和门训资源以外,福音联盟还计划扩展现场培训项目,在释经式讲道/教导等领域帮助基督徒,如何帮助邻舍走进圣经和建立基础神学,以及其他的主题。

“基于对我们的姊妹培训项目的反馈,福音联盟拜访了一间教会几天并帮助他们的姊妹学习如何更好的学习以及掌握经文,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需求,”皮埃斯说道。

通过与我们的国际同盟合作,福音联盟希望能供提供更多的国际培训机会。有个例子是计划为十六位来自南美的八个国家的姊妹领袖举办整整一周的培训,来装备她们在家乡带领一场为期两天的圣经学习工作坊。这样做的目的是让这些姊妹返回她们自己的教会和社区并带领其他的女士一起学习如何更好地掌握和学习经文。

第五,从福音这一中心发出预言

这个时代的惯性,向外四分五裂,需要以福音为中心的坚定委身。基督教对于每个时代预言般的陈述无非是凭着永恒不变的福音。这福音为一个充满恐惧的世界带来医治和希望。它也与各种偶像正面交锋并呼召每个人付上代价做门徒。耶稣基督的福音是令人得享安息的(马太福音11:29-30),但不是舒服的(马太福音16:24)。

我们是福音联盟,因为福音是我们的中心。我们自己的快乐不是中心。政治权利和文化相关不是我们的中心。福音才是。

“我认为福音联盟与福音派的先驱们同处一个福音派空间——如同卡尔·亨利,哈罗德·奥肯加,约翰·斯托得,J. I. 巴刻和葛培理——所占据的,”凯勒说道。“这些人想要成为福音派而不是基要派,想要与社会上的未信之人建立关系,而不只是格格不入,”凯勒说道。

“我们不想步敬虔主义的后尘,但我们也不想当这个时代灵魂的囚徒,”凯勒说道。“可事实上这是很难做到的。与此相比退回自己的堡垒或者随大流更加容易。但是福音联盟,从一开始,就要避免这两个方向。我们想要从福音这一中心发出预言,如同卡森所说。”

但发出先知的声音并不意味着在这个两极化的时代会受人欢迎。凯勒承认,福音联盟对于以福音为中心并且对圣经忠心的委身在这个充满政治色彩、高度党派性的环境里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意味着福音联盟会在某些时间 “被打压”——比如2016年的大选——当时如果基督徒避免被卷入党派就会被当做是软弱或者假装虔诚的。

但是凯勒对此充满了希望。他相信福音联盟的网络形象代表了“既不敬虔主义,也不党派主义。我们是跨宗派的改革宗福音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独特的。”

“有大量的年轻人被福音联盟的网站所触及,而且我认为它阻止人们成为极端分子——不是太与世俗脱节就是被现今的世界所网罗。”

你如何能成为福音联盟的同伴

如果你从福音联盟的事工中获益并且渴望加入我们的工作——如上所述——让古旧福音来更新我们现今的教会,以下是一些你可以参与的方式:

  • 祷告每个与福音联盟相关联的人,从员工到委员会成员,能够密切关注他们的生命和教义。
  • 金钱奉献来帮助福音联盟的免费服事,提供给普世教会福音为中心的资源。点击此处进行免税捐献。
  • 参加我们举办的活动,无论是国家大会,姊妹大会,当地聚会,或是地方工作坊。
  • 和他人分享福音联盟的资源。阅读并且和你的牧师和教会领袖分享网站或公众号上的有用内容,或者在社交网站、朋友圈里分享。
  • 在离你较近的当地福音联盟,或者在我们的国家大会做志愿者。

最终,卡森说:“每个基督徒和每个有同样目标和热情的地方教会都是在与福音联盟共同履行,到头来,都是在顺服大使命。”

但是现实对于像福音联盟这样的组织来说,我们提供免费的电子资源(文章,播客,视频),为了能持续我们的事工,我们需要一些财务上的同伴。

“我们在扩大影响力同时,也需要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和我们有共同的异象并且想让它发展和倍增,”卡森说道。“我们事工的速度是根据神所提供的资源发展和增长的。”

我们相信以福音为中心的导向具有改变生命以及联结各国,各族,各方,甚至是身处一个破碎和分裂时代的基督徒的力量。如果你也如此相信,我们想与你同工,去坚固教会并且在二十一世纪高举耶稣基督庄严的福音。

“没时间在失败主义里偷偷向后溜走,”卡森说道。“耶稣是王,并且祂承诺要建立祂的教会,以致地狱的门永远无法打败他。”


译:小芝麻;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GC’s Leaders Share 5 Challenges and 5 Opportunities Facing the Church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奉献
福音联盟
机会
挑战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