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果真难当?
2018-07-14
| Michael Niebauer

本人平时与行教导和传道之事的圣职人员多有接触,经常从牧者口中听到他们提及自己的工作格外困难,这让作为牧师的我深感不安。诚然,我们面对很多挑战。圣职工作可能将人裹胁在高度的情感和精神压力之下。但我不认为这些困难足以让我们的工作获得有别于其他职业的特殊认可。毕竟说来,作牧师几乎无需付出体力劳动,单是这一点,就比从古到今的大部分职业要轻省。牧师不一定非得每周工作六十到八十小时,除非你把圣灵同在的时间都算为工作时间。虽然牧师面对巨大的情感和精神挑战,但其他职业(仅以教师和社工为例),也需应对类似或更大的障碍。

牧者抱怨工作的困难,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人看待职业的广泛倾向。我们的自我价值感,一般来源于我们做了什么,而非我们是什么人。所以,做得多的人比做得少的人更重要;为证明你的社会价值,你得不停地强调你的工作有多困难。拿美国的牧师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牧师对比,前者的相对轻松使上述趋势显得尤为讽刺。前不久我与一位来自尼日利亚北部的主教同席用餐,听他诉说牧师工作的艰难之处。而我们从这位主教那里领受到的关于牧师的服事更多的是如何牧养那些教会被烧后无处可去的会众、如何在你将被处死前向神祷告。

我无意于轻视牧者的工作,亦不打算掩饰牧者面临的真实困境。与生命的混乱和破碎搏斗、在幽暗之处辛苦地播撒光明,这些都是牧者的工作所需。但要警惕,我们不可过多抱怨自己的职业。过度强调教牧工作的困难,会对地方会众产生不良的影响。

首先,这给教牧职分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在神职人员和平民信徒之间竖立人为的屏障。平信徒逐渐了解牧师的艰辛,开始相信教牧职分只能由训练有素、技能熟练的人担当。这种定见造成一种不断加强的恶性循环:平信徒认为自己不能教导、传道、给人做门徒训练、为人提供建议,所以把全部担子交给牧师,我们这才听到牧师抱怨身兼多职有多困难。牧师的首要职责之一,是帮助平民信徒发挥自己的恩赐,进而建造基督的教会。为此,牧师必须以简明的方式塑造不同的职责。

其次,抱怨对那些接受服事者而言意味着什么?牧师需要深省。没人想给其他人增添负担。在呈精疲力竭状的牧师面前,会众敞开真实关怀和顾虑的意愿会越来越小。

再者,就如何对待工作而言,经常抱怨的牧师给基督徒树立了反面典型。职业危机通常源于错误的神学工作观。我们追求职业对自我价值的实现,胜过追求职业的所有其他目的,比如养家糊口、奉献金钱支持基督国度的扩张。牧师刻意渲染工作的难处,可能容易让会众自身的职业焦虑体现出来甚或更加恶化。

使徒保罗对提摩太说,“人若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提前3:1)。愿我们这些做牧师的,都怀着至善的心意对待自己的职分,每日勤勤恳恳做自己的工,向神尽职、喜乐、顺服,在教牧生活中作纯粹而朴素的楷模。

Michael Niebauer(迈克·尼鲍尔)是北美地区的一位圣公会牧师。 他曾在芝加哥开展植堂事工达十年,不久前迁至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开始建立一间名为Incarnation Church的教会。
标签
教牧事工
工作与职业
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