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你的配偶并不见得需要是你最好的朋友
路易斯和我们文化给爱带来的混淆
2021-09-24
—— Shane Morris

或许你已经注意到了,现代流行文化把婚姻重新塑造为一种非常亲密的友谊。年轻夫妇(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彼此的照片时)会说,“我和我最好的朋友结了婚,这真棒!”他们的想法是把这样的说法当作对配偶的高度赞美。那些说这话的人通常是想表达说他们的婚姻是已经存在的友谊关系进一步延续,而且超越了性吸引。与他们“最好的朋友”一起走上祭坛,意味着在已经建立的关系上又增加了一层,而且这种关系更像是柏拉图式的友谊。

这样的态度当然有其道理。但与许多人的想法相反,把友谊当作婚姻中爱情的巅峰也是有问题的——这都是因为我们并不清楚爱的意义是什么。我认为区分了几种爱的C. S. 路易斯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当与你最好的朋友结婚是好事

我认识一些夫妻,他们确实是以朋友的身份开始交往的。他们有共同的兴趣,追求,或共同的教会。他们在交谈中彼此吸引,因为他们发现对方很有趣。只是后来才有了其他的发展。

通常情况下,他们中往往有一方先感到这种吸引。在某些时候,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强烈,而且由于让这种强大的情感力量处于休眠状态而不加以解决是不明智的,两人必须做出决定:要么彻底否决恋爱的可能性,要么拥抱它。选择后者的夫妻(尤其是男性)经常说自己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我非常喜欢这位女性的存在和陪伴,她是一个非常合适我的配偶——这个事实居然一直被我忽略。”有时,这是因为作为朋友的他(她)在外表上并不是她(他)欣赏的类型,我听过一些女性对她们的丈夫也这么说。

有时,也可能是一方或双方都太过专注于其他追求,包括其他的关系,以至于友谊从未有机会向新的方向发展。对于路易斯来说,他花了多年时间才意识到并承认未来妻子乔伊·戴维曼(Joy Davidman)对他有吸引力,似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浪漫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尽管如此,因文学而来的友谊还是催生了一些新的、美好的东西。与你最好的朋友结婚并不是一件坏事。

混淆爱的类别

然而,把友谊当作婚姻爱情的巅峰或理想型,或者暗示不是基于亲密友谊的婚姻是有缺陷的,这就不对了。暗示(即使是无意的)说婚姻是或应该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友谊(加上性和家庭的好处),是严重混淆了圣经中用来描述爱——或者更确切地说,多种爱——的不同词汇和概念,把四种爱混为了一谈。

历史上大多数婚姻都不是首先基于友谊的。历史上许多伟大的婚姻都是基于经济、社会、甚至政治的需要。马利亚和约瑟的婚姻,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二人结合,可能是由父亲安排的。在《新约》中所有关于婚姻的指导性经文中,我们没有发现作者要求或鼓励结婚之前先要培养友谊。

我们所发现的是一个在治理和荣耀中合作的动人愿景——男人和女人一起彰显了上帝形象,体现了创造和救赎的核心奥秘。我们发现,在创世记中开创的,在所罗门之歌中庆祝的,在福音书中确认和捍卫的,在保罗书信中加以圣化的,在启示录中实现的,远不止是一种伴侣式的住在一起。把婚姻——上帝所希望的婚姻——仅仅描述为一种友谊,有可能使婚姻和友谊之爱都变得肤浅。

说“我和我最好的朋友结婚了”当然没错,但这样说其实是把配偶从她应有的最高头衔——新娘和帮助者——上降级。

不要把友谊色情化

我们现代人将友谊作为婚姻黄金标准的习惯与其他严重但流行的混淆或混杂爱的类型这一做法类似。考虑一下相反的现象,即友谊被色情化。我最近在推特上看到有人重复了一个令人厌恶的说法,即《指环王》中有同性吸引的影子。这条帖子这样说:“J. R. R. 托尔金只写了两种伙伴关系:满面春风的夫妻关系和充满渴望的、战壕里的同性恋伙伴。”一个聪明得多的推特用户引用路易斯的书《四种爱》来回答说:“那些不能把友谊想象成一种实质性的爱,而只是作为情欲的一种外衣或描述的人,其实承认了自己从来没有过朋友这一事实。”

在书中,路易斯继续引用这句话,解释了一些关于友谊和浪漫爱情之间的区别,或者用希腊文来说,就是Philiaeros之间的差别: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虽然我们可以对同一个人既受到性吸引又有友谊,但就某些方面而言,没有什么比爱情关系更像友谊的了。恋人之间总是在谈论他们的爱情;而朋友之间则几乎不谈论他们的友谊。恋人通常是面对面,全神贯注于对方;朋友则是肩并肩,全神贯注于一些共同的兴趣。最重要的是,eros(当它持续的时候)必然只在两个人之间。但两个人远不是友谊的必要数字,甚至不是最好的。

半性取向(Demisexuality)和真正的eros之死

也有一些人致力于重新定义爱情(eros)为类似于“同性恋”、“女同性恋”或“双性恋”的性身份或性取向,把它本身从单纯的动物肉体性中拯救出来。纽约州长的23岁女儿米雪拉·肯尼迪·科莫(Michaela Kennedy-Cuomo)最近在Instagram上有一篇专访,她在专访中称自己为“半性取向”("demisexual")。对于那些不熟悉这个新词的人来说,《卫报》的一位专栏作家将半性取向定义为“除非他们首先与他人形成强烈的情感联系,否则别人不会对他们产生性吸引力”。

这位专栏作家正确地指出,这种所谓的取向是多么不起眼,而科莫却宣布说它是一种神秘的性身份,这有点像一个已经富有和享有特权的年轻女性在寻求关注。不过,她继续观察到,我们的文化必须是多么的泛性化和充满色情,才会有人觉得有必要宣布情感和关系在她的性行为中起某种作用。我认为科莫需要将实际的爱情(eros)重新引入关于性的对话中,这是我们如何混淆和混同各种类型爱的又一个例子。

赎回爱情

我们的文化,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不知道“爱”意味着什么。有时,它把爱当作生殖器兴奋的同义词而已。在其他时候,它提供了一个不可知论的理想,其中所有的爱——甚至丈夫和妻子之间的爱——只不过是决定一起生活和睡觉的人之间的一种强烈的友谊形式。我们在《花花公子》和贺曼电影(指美国家庭电影——译注)之间摇摆不定,一会儿赞美动物的欲望,一会儿说一些伤感的空话。

最伟大的爱——神圣之爱(agape),也就是神圣的、属灵的仁爱,驱使基督为教会舍命。然而,在这样的混淆中,像真正的、无私的友谊这样的概念被诽谤为“压抑的同性恋”,被完全遗忘。

路易斯的《四种爱》提出了一个宏大的愿景,帮助我们看到正确区分亲爱(Storge)、情爱(Eros)、友谊(Philia)和圣爱(Agape)可以修复我们的文化对每一种爱所造成的损害。但更重要的是,路易斯向我们指出,他从圣经中汲取了丰富而令人满意的爱的知识,在神与祂子民的关系中,我们完美而又独特地经历了所有这四种爱。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Your Spouse Doesn't Have to Be Your Best Friend.

Shane Morris(沙恩·莫里斯)使寇尔森中心(Colson Center)的高级作家,为多家基督徒媒体写稿。
标签
书评
路易斯
四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