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困境”和更大的困境
2020-11-25
| Jason Thacker

上周五晚上,我和妻子把孩子们哄睡后,我们调出了网飞(Netflix)最新纪录片《社交困境》(The Social Dilemma,又译《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该片访谈了多位著名作家、学者、科技领袖和社会活动家,有助于解释算法技术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

在前设计伦理学家、人文技术中心(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主席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的带领下,《社交困境》探讨了各种技术是如何被专门用来设计成一个完美的、令人上瘾的网络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互联网企业通过追踪我们的每一次数字互动来获利(通常被称为“监视资本主义”)。

本片大量的叙事都聚焦于驱动着我们所接收到的社交媒体信息流、电子邮件平台和大多数“智能”设备工具背后的人工智能(AI)技术。正如哈里斯所解释的那样,我们对人工智能的担忧往往集中在它何时会超越人类的优势,并在各种任务上都超越我们(“奇点”),而没有关注它如何通过培养成瘾和煽动不满来放大我们的弱点。许多这样的人工智能系统控制着你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内容、何时和收到什么样的通知提示,甚至你打字的内容——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改变你的行为,包括你的购买或是观赏决定。

叫醒沉睡的人类

本片探讨了谷歌、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等科技巨头如何通过完美地策划我们的在线体验,使我们的意志屈从于该公司的利益。而这种策划反过来又创造了社会泡沫,对我们的心理健康和社会结构造成了破坏——放大了焦虑和使群体更加两极化。

在影片访谈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哈佛大学教授肖莎娜·朱伯夫(Shoshana Zuboff)在她最近出版的《监控资本主义时代》The Age of Surveillance Capitalism)一书中调查了算法技术的负面社会效应。她恰如其分地指出,这种新型智能经济的最基本的伦理问题是“谁决定”我们所接触到的东西,“谁决定谁决定”这些东西,以及这种决定的目的是什么。

《社交困境》是一部需要人类警醒的影片,让我们看到算法技术的力量和带来的影响。这是一部基督徒应该观看和思想的电影,因为这些工具已经在深刻地塑造我们,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以明显非基督教的方式塑造基督徒。甚至有点微妙的讽刺是,电影制作人实际上依靠这些工具来传播这部电影——通过社交媒体甚至Netflix的推荐引擎。

重大遗漏

《社交困境》有助于强调社交媒体算法的一些基本道德问题,特别是当它们服务于利润驱动的公司时。但它却没有解决核心问题。在开篇的场景中,采访者问了不同专家一个简单的问题。“那么这里的实际问题是什么?”许多人都以尴尬的沉默回应,其他人则摸索出半生不熟的答案。在诚实的时刻,哈里斯承认有太多的问题,他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尽管这个问题的提出是为了激发观众的好奇心,但它却指出了影片的一大缺陷。受访的专家们集中讨论了与社交媒体相关的诸多症状及其巨大的影响力,但他们并没有指出疾病的根本原因。基督教的世界观其实早已给出了这些领袖们似乎无法找到的答案:罪的深层本质,罪感染了人类的方方面面,包括我们的科技工具。

与基督教呼吁以爱神和爱邻舍为中心的生活方向相反,罪以个人的自主性和服务自我为中心。罪的自我为中心导致了“自我世界”(iWorlds)的产生和流行。现在我们看到了这些技术所造成的伤害,要求改革的呼声理所当然地越来越高。但是,除非我们承认这些技术并不是在道德上中立的真空中产生和运行的,而是在一个普遍存在的罪的环境中,否则真正的改变不会到来。

影片中的许多专家将这场争夺我们灵魂的战斗视为一场不公平的战斗,大多数人类只是被少数科技公司的力量所打败。虽然这种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们不能推卸责任,把假新闻、两极分化和其他弊端的责任完全推给这些技术,而不承认这些工具的功能实际上就像喷气式燃料一样,浇在了这个已经充满罪恶的社会上。

的确,算法技术不仅有能力回应我们的行为,而且实际上还能修改我们的行为,使我们以令人不安的方式行事,而且程度越来越高。但我们并不是无力的棋子,我们在网上的行为并不是一个必然的结论——无论算法变得多么难以捉摸。在人工智能驱动的社会解体中,我们也不仅仅是无辜的受害者。人类选择创造这些工具,我们可以选择如何使用它们,或者不使用。事实上,对于基督徒来说,更大的困境——鉴于我们对罪的本质和我们对试探面前人类脆弱性的了解——可能不是如何改革社交媒体,而是我们是否愿意改革。

前瞻

影片最后,受访者就我们如何应对社交媒体的挑战给出了实用的建议。这些建议包括关闭设备上的通知,限制在社交网络上的时间——尤其是对孩子和青少年而言。一些人提出了公共政策建议,比如呼吁加强监管、联邦隐私立法和反垄断立法。

虽然基督徒会对这些建议的优点进行辩论,并可能对最佳的前进道路产生分歧,但我们不能忘记,真正的社会困境不是发生在华盛顿或硅谷,而是发生在我们自己的心里和家里。它的核心是我们每天所做的决定,例如,我们如何利用技术来遵循最伟大的诫命(马太福音22:36-39)或忽视它,要么服务于自我,要么牺牲我们的自主性来服务于上帝和他人。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Social Dilemma' and the Bigger Dilemma.

Jason Thacker(杰森.萨克尔)是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The Ethics and Religious Liberty Commission)的创意总监,毕业于田纳西大学和浸信会南方神学院。他正在写作一本关于人工智能和人的尊严的书,将在Zondervan出版。
标签
影评
纪录片
社交网络
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