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气不会让你变聪明
2020-07-16
| Benjamin R. Merkle

最聪明的人不一定是最有经验的人,学到了这个重要的道理对我来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高中毕业时,我是一个典型的福音派孩子——觉得在教会里很自在,但同时又缺乏安全感,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我想在我瘦小的身躯再披上一层坚强,认为这样会让我更有趣。于是我加入了海军陆战队。我家乡的小镇郊外有一支预备役部队,而且还是一支坦克部队。我于是设想从海军陆战队结训后周末去郊外开坦克,平时当大学生。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男子汉,可以大摇大摆地对其他人说:“当年我在部队的时候……” 

我还记得有一次催泪弹训练。当房间里充斥着催泪瓦斯时,教官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先命令大家摘下面具,然后他向某个人走去并且挥舞他的拳头时,那个人就可以把面具戴上。教官走的很快,所以你可以屏住呼吸,直到他回来再戴上面具。在你戴上面罩之后,你可以先用手捂住过滤器,然后用力吹气。这样一来,所有在面具中的气体都会排出,你就可以呼吸到过滤后的空气,一点都不受催泪瓦斯的打扰。那真是小菜一碟!

我们这组的情况开始还不错。我们听话地摘下面具,集体屏住呼吸。一分钟后,教官给了我们信号,让我戴上面罩。于是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只需要戴上口罩,然后把口罩里的气体清除出去就可以了。

我的笨主意

但后来我又想,有多少人吸过催泪瓦斯呢?有多少爱达荷州的瘦弱基督徒孩子经历过这种催泪瓦斯?这个想法不断萦绕在我脑海里,现在我知道皮肤上和眼睛里有催泪瓦斯是什么感觉,但肺里有催泪瓦斯又是什么感觉我还不知道?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也许我应该在戴上面具之前先吸一小口催泪瓦斯。因为这样我就会知道催泪瓦斯究竟是什么味道,我会有这种体验,这会让我更聪明。

所以,我吸了一小口。

但那已经足够了!我的肺部好像燃起了火焰,我爆发出一阵阵的咳嗽,那感觉就像凝固汽油弹被灌进了我的喉咙。我于是惊慌失措,迅速拉上防毒面具,但我的肺里已经没有空气了,无法用吹气排出面具里的瓦斯,我被迫又吸进现在面罩内的催泪瓦斯。于是我完全慌了,我把面罩扯了下来,我想我只要跑到门外就可以自由了。

但我很快清醒起来,重新戴上了面罩,在面具里大声咳嗽甚至呕吐,并且大口呼吸,直到我开始从过滤器中获得相对干净的空气。

禁忌的智慧

那是一种非常奇怪却又令人屈服的冲动。没有人在听过我讲的故事后说:“你真幸运!”更多时候我得到的回应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当时的想法很蠢,做的决定更蠢。但在那一刻(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它似乎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我做一件大事的机会,那件大事可以让我卓尔不群。我以为我可以借此经历一些大多数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进而让自己令人印象深刻。

但那是一种愚蠢,而且是一个很基本的错误。这种愚蠢困扰着我们所有人,可以追溯到我们的第一任父母。

当蛇诱惑夏娃时,他告诉她,吃了禁果后眼睛就明亮了,她就会像神一样,知道善恶(创3:3)。蛇诱惑的力量在于,它告诉夏娃只要尝那果子,眼睛就能明亮,她就能变得有智慧。她会因她的经验而变得与众不同。而她屈服于这个试探。

我们多么容易为自己没有犯过的罪而感到难堪啊!

这类试探仍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牵引着我们每个人。我们觉得品尝禁忌的东西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智慧,让我们更有知识。事实上,想想看,我们很容易因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感到尴尬!我们其实会为自己的天真无邪而感到羞愧。谁愿意做一个天真无邪的人呢?有多少基督徒的孩子为自己的童贞而感到尴尬,尽管他们坚信自己在结婚前保留童贞是正确的?

我们的时代让我们觉得纯真就等于不安全。不过,这种困惑可以通过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来澄清:犯罪的经历让你更聪明还是更愚蠢?陷入真正的罪中,是把你变成我们应该想成为的人,还是把你变成我们应该想避免成为的人?

敬虔是最好的男性气质

敬虔适用于所有的男人和女人、年轻人和老年人。但是,让我来谈一下男人,因为建立敬虔的男性是我一个特别的负担。

世界、肉体和魔鬼都希望我们认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一个经历了一切的男人:他常常喝得酩酊大醉、到处和女人睡过觉、打过无数次架。简而言之,他应该做过基督徒不该做的一切,然后如果他得救了,他有一个令人兴奋的见证可以分享!

世界认为,一个人应该做一切神不让做的事。按照世界的定义,真男人就该是一个与基督无关的人。

这一点是每一个人必须记住的:世俗所认定的男子气概就是离弃神的糟糕生活。教会不需要把时间浪费在观察不信主之人如何生活上。如果我们看不透这个世界最根本的谎言,那自然就无法让基督教信仰充满阳刚之气。如果以为尝到罪的滋味会让我们成为更伟大的人,就像认为吸一口催泪瓦斯会让你更聪明一样愚蠢。

已经够了

我们不会因为对世俗的罪更有经验而成长为虔诚的基督徒。我们应该感谢神把人从毒品和放荡中拯救出来,但激动人心的见证并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正如使徒彼得提醒我们的那样:“因为往日随从外邦人的心意行邪淫、恶欲、醉酒、荒宴、群饮,并可恶拜偶像的事,时候已经够了。”(彼前4:3)。

不管你对罪的经验有多有少,都足够了。有一个无聊的见证没有什么不好。

不要把毒气和智慧混为一谈。智慧不是来自于品尝罪,而是来自于摄入神的话语,让它成为你的一部分。那才是真正重要的经验。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ipping Poison Won't Make You Wise ( Take My Word for It!)

Benjamin R. Merkle(本杰明·R. 默克尔)博士毕业于牛津大学,现担任爱达荷州莫斯科市(Moscow, Idaho)新圣安德鲁斯学院(New Saint Andrews College)院长。
标签
福音
创世记
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