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会从心底发出敬拜——即便你不喜欢那音乐
2019-03-01
| Brett McCracken

就教会敬拜音乐这个问题而言,我有自己特定的喜好。虽然我是千禧世代(指1980年代和1990年代出生的人——译注),但我却喜爱教会管风琴及古典音乐。我偏好维多利亚时期的赞美诗和斯图亚特·唐恩德(Stuart Townend)的诗歌大过于喜欢Hillsong或伯特利音乐(Bethel)。我不喜欢那种些透过微微调整旋律或是在原本歌词上添加新和声的现代演绎版本诗歌。我更喜欢钢琴、管风琴或是民谣吉他伴奏的《成为我异象》(Be Thou My Vision),但对电子音乐版本感到反感。

我喜欢会众一起唱诗的声音,我喜欢合唱团的四部和声,我喜欢以撒·华兹(Isaac Watts),芬妮·克罗斯比(Fanny Crosby)和巴赫波浪般的管风琴托卡塔组曲(Toccata,亦称触技曲,是一种通常由键盘乐器或拨弦乐器独奏的乐曲——译注)。

但是即便我所在教会的主日崇拜没有任何上述的音乐,我仍然学习从心底发出敬拜。

不同的偏好,同一位上帝

我的教会现在的敬拜风格比较响亮、创新,并且包含电音。这曾经对我来说很困难,因为这比我习惯的敬拜方式更加“灵恩”。敬拜时至少有一半的会众会举起手长达三十分钟,有时会众也会透过跳舞、拍掌、身体舞动在敬拜当中表达他们的情感。

五年前我开始参与这个教会时,这相当挑战我的舒适圈。直到现在,这某种程度上还是超出我舒适的范围。

以前我常抱怨这种敬拜。我很难强迫自己像其他人一样想要拍掌或是举手,这令我相当沮丧。有时候,我只想躲在教会一个安静的角落自己祷告。

但是,随着我愿意委身教会,并且委身学习对敬拜有更好的态度,我开始看到为了与弟兄姊妹合一而放弃个人的理想是多么美好,我也开始适应这样的敬拜风格。虽然有时候仍然很有挑战,现在我不总是感到沮丧,反而期待在主日崇拜中被更新。甚至我有时候也会在敬拜当中举起手来,这对于一个在浸信会中长大的信徒是相当大的一个进步。

我开始了解到我们会有不同的敬拜风格,但是我们是在敬拜同一位上帝。因为如此,不管我们是长老会或是五旬节教会,我们不应该让我们对敬拜方式的喜好取代了我们在敬拜中的参与。神是如此的荣耀以至于我们不得不热切的敬拜祂,即使我们不适应那样的敬拜风格。

不只是容忍。开始参与其中!

当我们放下各自的偏好,接受我们共同、合一并以神为中心的敬拜时,无论那有多么地令人不舒服,这都是我们一起跟随耶稣的一部分。当只考虑“我与耶稣”的敬拜时,即使那可能会比较令我舒服,但却是不符合圣经的。集体敬拜是最理想的——即便常常会有些混乱。

或许当我们停止抱怨敬拜中有部分不是我们的喜好或停止以抱胸的姿势表达抗议时,我们就可以谦卑下来开始参与敬拜;或许当我们敞开心去接受神的百姓以不同的方式敬拜祂时,我们可以不只是勉强自己,而是主动参与在当中并且学习享受这样的敬拜。

我的朋友安德鲁负责敬拜事工,他告诉我:“没有任何比得上当你踏进一间房间时,无论人数是四个、四十个或四百个,是什么歌,是什么调性,是什么音乐设计,大家都用愿意从心底发出敬拜!”你想若是我们愿意放下我们的挑剔,单单从心底发出敬拜会是什么样子呢?

透过为他人舍己而荣耀神

教会敬拜的精神在于会众愿意放下他们自主的自由与固执,反倒愿意舍己,为了群体并且最终为了神。这不代表当我们对歌曲或敬拜仪式的看法产生冲突时,没有讨论、分歧和妥协的余地。但是,这的确代表当我们在这些冲突当中时,我们应遵守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五章对我们的教导——像基督一样谦卑服事人的样子。(21节“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

我们应当透过在敬拜的混乱中彼此相爱及彼此服事以此荣耀神,这是保罗对哥林多教会中在敬拜上自私及不体贴别人的信徒的教导。(例如哥林多前书八章中吃祭祀过的食物或是哥林多前书11章对圣餐的误用)

谦卑舍己的态度是基督徒敬拜的中心,因为这将显示出基督自己谦逊的态度。如果敬拜最终会像镜子般反映出神的荣光,同时向上反映给上帝,也向外反映给世界,那么在敬拜中专注在他人身上的舍己之爱就是举足轻重的一个部分。这份爱并不会抗拒在面对差异时低头,并且会为了君王的缘故张开双手放弃自己的权利。


译:吴孟柔;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ing Your Heart Out at Church (Even If You Hate the Music)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敬拜
合一
音乐
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