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流产给你带来的痛苦
2020-08-17
| Jamie Carlson

我那流产的、只有七周大的宝宝就躺在我的手心里。这具没有生命的身体看起来和感觉上都与我所认识的其他婴儿截然不同。我非常确定那一刻对这位孩子的爱以惊人的力量抓住了我的心。尽管他看起来那么不像人类,或者说更像一个“次人类”,但我的心、灵魂和身体却不这么认为。当我第一次感觉到流产的症状时,我对怀孕和母亲的理解才刚刚开始。然而现在,一瞬间我意识到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身份。我是一个母亲。

对女性和家庭来说,谈论流产往往是困难的。这是一种发生在内在器官里的、暴力般的、深刻的个人经历。度过悲伤需要时间。即使在一定程度上治愈之后,它仍然是一个令人不舒服的话题。当它在闲聊中突然出现时,往往会导致尴尬。有些人不知道如何回应,有些人的回应方式又不造就人。

即使如此,我认为与人分享在我们身上发生的悲痛是有帮助的,以下是四个原因。

第一,你需要支持

流产可能会让人感到孤立无援,而且恢复过程可能很漫长。流产让你觉得你是唯一一个知道你正在经历痛苦的人。

但你并不孤单。

承认自己的悲伤和虚弱是一个谦卑自己的过程,谈及流产这样的敏感话题会让你更难受。当你觉得可以的时候,要向家人和朋友寻求支持。神的恩典在你的软弱上是足够的(林后12:9),而教会这个团体可以帮助你承担这个负担。在我的例子里,我与他人分享我的失落时,我从有类似经历的人那里得到了意外的安慰。

第二,教会需要你的声音来帮助他们做好服事

我们所有在基督里的人都在“互相联络作肢体”(罗12:5)。因此,我们在教会中要彼此关怀,要与哀哭的人一同哭泣(罗12:15)。分享你的需要,可以让你在基督里的弟兄姐妹发挥他们的恩赐来照顾你。不仅如此,你的分享还会提醒教会,成员们需要关怀其他家庭。

数据告诉我们,每三次怀孕中就有一次会以流产告终。然而,为流产家庭提供的基督教辅导资源很少。许多教会都不知道对这样的关怀有多大的需求。你的经历是了解他人痛苦的一个窗口。说出你的损失可以帮助教会学习和成长(林后1:3-7)。它也可以帮助那些默默受苦的人在悲痛中感到不那么孤单。

第三,教会需要你的声音来帮助他们好好庆祝新生命

因为流产(和不孕不育)是如此的个人化,而教会文化会倾向于认为婚姻一定会带来孩子,以为怀孕总是会产生一个健康的宝宝。但知道流产是很常见的这一事实能让我以谦卑的态度对待怀孕,并且更有盼望地祝贺那些获得新生儿的家庭。健康宝宝的到来会让我更加兴奋,因为我知道这不是应得的。生命对我来说更加珍贵,因为我经历过失去。分享关于流产的事情,可以帮助教会更好地庆祝和迎接新生命,让人感受到即便是这样的喜悦也不是我们配享有的。

第四,这世界的文化需要你的声音

基督徒关心子宫内婴儿的损失,因为我们关心子宫内婴儿的生命。经历过流产的家庭,在妊娠早期就看到了孩子的肉身而不用通过超声波等技术。这让我们对子宫内的生命有了独特的看法。分享流产的悲痛有助于证明基督徒对流产的悲哀态度,也与我们反对堕胎的立场一致。

在我第一次流产近一年后,我的女儿Liesl Mae健康而美丽地出生了。她的名字让我想起了神的信实(Liesl,“神是我的誓言”),即使是在苦难中(Mae,“苦”)。我流产过两次,所以这个美丽的现实又是让我觉得不像是真的,直到今天我有时仍有这样的感觉。

我发现很难谈论我的流产,特别是当这个话题突然出现的时候。但我常常想起约翰·派博所说的话:“当我们到达永恒时,会发现基督徒的任何‘一盎司苦难’都不会被浪费掉。”我相信这一点,也许我所经历的流产也没有被浪费。当我们分享我们的故事时,愿我们这样做是希望主会以我们可能没有预料到的方式使用我们的苦难。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haring the Painful Loss of Miscarriage

Jamie Carlson(杰米·卡尔森)硕士研究天主教神学,她的博客文章常常是关乎死亡和基督教信仰的。她是明尼阿波利斯伯利恒浸信会的一位成员。
标签
母亲
生命
儿女
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