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害在我们当中
2019-02-21
| Christopher Pierre

《19个孩子不嫌多》(19 Kids and Counting)这档电视节目的缺席在我们家引起了不小的波动。电视节目的洋海尽是污浊不堪,而这档追踪实拍达格尔(Duggar)夫妻和他们众多子女的真人秀节目就像大海汪洋中的避难所,也是极少数我和妻子觉得可以放心让孩子们看的节目。我们的小女儿们对达格尔家族人物的名字耳熟能详,谈论起他们的生活故事就像谈论教会里的朋友一样。作为家长,我们很乐意女儿以达格尔家的年轻女性为榜样,她们谦逊有礼,积极服事,并且将尊荣父母和荣耀上帝作为生活的重心。

因此,我们对《19个孩子不嫌多》这个节目被撤的缘由感到十分不安,更让我们震惊的披露是,那位备受信任的家庭成员性侵害了这些年轻的姑娘们。这样的感觉并不是由于他们像我们的熟人一样,而是因为如果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达格尔家,那么会不会也发生在我们教会的其他家庭中,甚至我们自己家呢?

媒体试图持续努力地挖掘和披露有关约书亚·达格尔(Joshua Duggar)过去犯罪的可耻细节,即便他已为此悔改。而随之而来的,则是对于他的父母,教会,以及执法机关作出的或尚未作出的回应是否恰当的分析。作为检察官兼牧师,我一直在关注这些发展中的事件,也对此有特别的负担。

那么教会应该如何回应?我们应当如何处理我们当中与之相似的侵害和邪恶呢?

切记,这不是你的职责

在面对家庭内部这种令人憎恶且骇人听闻的性侵害罪行时,教会成员——包括牧师,都可能会被引诱扮演一个他们本无意承担的角色。长老或牧师并不是侦探、警察或法官,我们的职责是看顾群羊。我们看顾的方式是宣讲上帝的话语,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看顾群羊意味着一定得采取切实举措来保护普通教会会众——特别是受害者的人身安全。

你们务要记得,上帝已经任命了官员作为法律的仆人。务必要帮助受害者脱离受害处境,并且要斩断施虐者一切可能的施害渠道。罗马书13章命令我们要“顺服在上掌权柄的”(1节),随后保罗进一步阐明他们是“神的用人”(4节上)。政府机关有刑罚的权柄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4节下)

性侵害是犯罪,调查和惩罚并不是你们的工作,也不是牧师的责任。牧师并不“佩剑”,他们并不是为“伸冤”来“刑罚那作恶的”,我们的执法机关才是。

认清通报责任

每个州的法律都会指定“责任通报者”。根据法律要求,责任通报者需要立刻将儿童受虐或照顾缺失的情况报告给执法机关或公共儿童服务机构。在俄亥俄州,也就是我作为检察官的地方,责任通报者还包括 “除了神职人员之外的人,可根据公认宗教的信条为之祷告,以提供宗教上的属灵治疗”(俄亥俄州修订法典第2151.421节)。

不管你所在州的法律是如何详细规定的,每个基督徒都肩负着向执法机关通报以保护受害人的道德责任。而牧师则在通报施虐这一事项上承担着道德和法律的双重责任。如果一个孩子曾经或正处于危险之中,我们需要立刻向执法机关通报。性侵害并不是一个只需在教会中处理的问题,我们必须诉诸法律。

当你向执法机关通报时,需谨慎行事。对每一个牵涉其中的人来说,这个过程都会很艰难。受害者和施虐者都害怕面对后果,你要提醒他们对付罪就意味着要接受后果。上帝的饶恕并不意味着免去政府的刑罚或罪的后果。上帝可以原谅一个凶手的罪并且拯救他免于永恒的刑罚,但凶手仍必须面对人的惩罚。

我的两个负担

作为检察官兼牧师,我的负担是希望相信福音的教会成员告诉世界,我们恨恶性侵害是因为它干犯了上帝的荣耀,也伤害了无辜的人。我们愿意与上帝的普遍恩典管道——司法系统合作,我们愿意安慰和接纳受害者,我们也愿意让真心悔改的施害者接受公义的审判。

作为检察官兼牧师,我的另一个负担是希望相信福音的教会成员告诉受害者和施虐者,上帝话语的全备教义和基督的福音足够满足他们的需要,治愈他们的伤痛,释放他们的恐惧并赋予他们真实永活的生命。


译:解敬婷,校:薛俊杰。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exual Abuse Among Us

Christopher Pierre(克里斯托弗·皮埃尔)是俄亥俄州的助理检察官,也是北奥姆斯特德恩典教会(Grace Church)的教牧长老。 他和妻子有五个女儿。
标签
教牧事工
虐待
教会问题
性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