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学院院长到橄榄球队主教练
2021-06-11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想象一下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阿尔伯特·莫勒(Al Mohler)接管达拉斯牛仔队(Dallas Cowboys),三一国际大学(TIU)校长大卫·多克瑞(David Dockery)执教芝加哥熊队(Chicago Bears),或者圣约神学院院长马克·达尔比(Mark Dalbey)领导洛杉矶公羊队( Los Angeles Rams)那又会是怎样的场景。

今年(2019年)秋天,前改革宗神学院(RTS)夏洛特校区校长弗兰克·赖希开始了他作为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Indianapolis Colts)主教练的第一个赛季。

“我从来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走这条路,”赖希这样告诉《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这很疯狂,也很有趣。”

这并不是他的道路第一次显得疯狂。

1997年当他第一次在改革宗神学院入学时,他是卡罗莱纳黑豹队(Carolina Panthers)的一名替补四分卫。

“当我在打球的时候,我一直认为我将会成为一名教练,”赖希告诉福音联盟,“当我进入全职服事时,那是出于所有正确的动机——对神真正的、真诚的、发自内心的爱。我尝试去做正确的事情。”

他当时“变卖一切”来跟随耶稣。他确实这样做了,他从神学院毕业后带领了改革宗神学院三年,然后担任一间地方教会的牧师。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当时牧会是蒙了呼召。

改革宗神学院教他意识到,并不是每个人都蒙召做牧师的。

“我越来越认识到圣俗二分的做法是错误的,”赖希说。他学到了“人人皆祭司——每个基督徒都蒙召在他们的影响范围内活出他们的信仰。”

而赖希能够影响的范围就是橄榄球。

东山再起

今年2月当赖希被任命为主教练时《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告诉读者,关于赖希的第一件需要知道的事就是“他知道如何东山再起。”

在一个基督徒家庭中长大的赖希从六年级起就开始打橄榄球。他获得了马里兰大学的体育奖学金,在那里,他比全明星四分卫布默·埃西亚森(Boomer Esiason)低一年级。他给埃西亚森当了三年的替补。当埃西亚森毕业后,赖希终于有机会在1984年获得上场机会。

但在一个月后,他的肩膀受伤了。三周后,教练告诉他,球队将继续用他的替补上场,而赖希又回到了替补席上。

赖希无法相信这一点。

“神啊,我以为你和我的关系很好,”他记得自己当时在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意识到,“橄榄球已经成为我的神……当它从我身边被夺走时,我意识到我必须重新确定我生活的优先次序。”

所以他为此努力。几周后,在与迈阿密飓风队(Miami Hurricanes)的比赛中,他于中场休息时从替补席上站了起来,被派上场。马里兰大学队当时以0比31落后。

在接下来的两节比赛中,赖希投出了三个达阵,又传出了两个达阵,自己还跑了一个。马里兰以42比40获胜,这场反击战在22年内一直是马里兰大学最伟大的一次。

几乎10年后,他再次做到了这一点,这次是他在为布法罗比尔队打的第一场NFL季后赛中从替补席上站起来。第三节开始后三分钟,比尔队以3比35落后于休斯顿油人队(Houston Oilers)。赖希传出了第一次触地得分,然后连续投出四次。比尔队在1993年的比赛中以41比38获胜,这场比赛有了自己的名字(“反超”或“窒息”,这取决于球迷)、自己的维基百科页面、自己的NFL记录(NFL历史上最大的反超)。

但赖希不是一个成功神学家。他知道让自己与神和好并不能保证触地得分和薪水。反超一战的四周后,比尔队以17比52输掉了超级碗。

从1991年到1994年,他们最终连续输掉了四次超级碗的比赛。而赖希也从未获得过首发四分卫的位置。

“在第27届超级碗中,我们以17比52输给了牛仔队,我感到崩溃,”他写道:“我在比赛中打了一半以上的时间,这更让崩溃加剧。我不能明白神怎么会允许我们遭到如此溃败,特别是在休斯顿奇迹发生之后。”

当他意识到答案时,他正从帕萨迪纳飞回家的路上。

他写道:“在旅途的前两个小时里,我发了疯似的想弄清楚为什么超级碗的比赛会变成那样。最后,我不能再那样下去了。我意识到我的余生可能都会在问同样的问题。我需要一些心灵的平安。我唯一能想到的是戴上耳机,听迈克尔·英格利希唱的《唯有基督》。”

这是他姐姐介绍给他的一首诗歌。他已经听了几百次,甚至在反超那一战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读过这首歌的歌词。

现在,他“从这首歌中寻求安慰,这首歌在休斯顿比赛前的充满压力的那一周里给了我平安。我现在听到的信息是,我们可以藉着耶稣基督在所有的环境中经历胜利。他给了我们力量和希望来克服所有的困难。”

不仅仅是一个见证

赖希从小信奉天主教,在马里兰大学高年级时,通过学园传道会(现在的Cru)和运动员事工(Athletes in Action)认识了耶稣。

作为一名球手,赖希“非常积极地参与圣经学习,四处旅行,在不同的活动中分享福音,”他告诉福音联盟。

他说:“随着我的成长,我觉得我需要一些更正式的培训,以便能够利用体育所提供的平台来分享福音。”不仅如此,“我内心中不仅仅是想要分享我的见证。我还希望能够教导圣经。”

因为赖希在为黑豹队打球,所以他住在夏洛特。经过“一点研究”,这位卡罗莱纳黑豹队的替补四分卫最终在休赛期参加了几门改革宗神学院(RTS)的课程。

(“当然,我很快就听说了,”时任改革宗神学院在夏洛特的新校区的校长瑞克·坎纳达(Ric Cannada)说。赖希甚至带上了他的一些朋友一起来听课,现在校园里仍然有前黑豹队的队员在上课。)

赖希在黑豹队服役期间一直在上神学课,然后他去了纽约喷气机队,然后又去了底特律狮子队。1998年,他打完最后一场职业比赛后,他一边上课一边从事一些商业活动(包括经营一家体育纪念品展示公司和一家鞋店)。

“我在第五年还是第六年的时候,坎纳达已经离开(夏洛特分校)成为了整个神学院的校长,他给我打电话说,‘你能到我的办公室来吗?’”赖希说,“于是我走进他的办公室,他说,‘嘿,我已经为此事祷告了很久。我想请你做下一任(夏洛特分校)校长。’”

赖希大笑。

“你找错人了,”他告诉坎纳达,“我还没有毕业呢!”

天生的领袖

一般情况下,改革宗神学院不会请自己的学生接管运营。

但赖希“来的时候就是个老学生,”坎纳达解释说,“他很成熟。他已经学习了10年,赖希也是一位“平易近人,天生的领袖”。很早以前,坎纳达就开始邀请赖希一起参加演讲活动,分享他的学生时期见证。

坎纳达说:“我们在车上一起度过了很长时间,一起去一些地方,分享异象。我和他走得很近。”

这种亲密关系是双向的,在路上,坎纳达和赖希“会停下来吃饭和交谈,而我则了解到了神学院的内部运作。”赖希说。

因此,当坎纳达晋升为总校长,并负责在夏洛特寻找他的接班人时,赖希是“一个自然的选择”。

坎纳达说:“我和他相处了很长时间,我知道他品格很好,而且他可以树立一个榜样。他与教师和学生相处融洽,而且他的个性很强。并且他有远见——这正是你所需要的领袖。”

教师和教练

弗兰克并没有立即答应。但他足够尊重坎纳达,也足够爱改革宗神学院,所以同意为此祷告。然后他去了杰克逊,与学校董事会会面。最后,他同意尝试几年。

“这进行得非常顺利,”赖希说,“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工作。”

学校也喜欢他。

“在他担任校长期间,弗兰克·赖希被称为是一个有异象的人,不仅对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发展和健康有异象,而且还努力提高与他一起工作的每位教职员工的战略价值,”赖希手下的招生主任和实践神学教授罗德·卡尔伯森(Rod Culbertson)说,“他因其直截了当的沟通、正直、值得信赖和谦逊而备受尊敬。像一个教练一样,他依赖其他人的见解和建议,这些人可以帮助他有智慧地做决策。”

“弗兰克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之一是他的谦逊,”迈克尔·克鲁格说,在赖希担任校长期间,他是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学术院长,“虽然他在橄榄球生涯中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但弗兰克从不对谈论他自己感兴趣。他的注意力总是集中在基督以及如何荣耀基督上。”

克鲁格现在是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校长,他说,赖希最好的领导力是他的榜样力量。

他说:“今天的领导人往往低估了他们的榜样力量,他们倾向于通过告诉人们做什么来领导,而不是向他们展示该怎么做。弗兰克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要求别人走他自己不愿意走的路。他寻求体现神学院的价值观,而不仅仅是谈论这些价值观。这对我来说是很好的一课。”

但在三年后,赖希“只是觉得我没有蒙召去做一个管理者。我更像是一个老师和教练。”

他知道自己只具备教两样东西的资格,圣经和橄榄球。他尝试做过一个临时牧师,但只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就发现这不是对我生命的呼召。那可能是世界上最难的工作。”

他所学的神学告诉他,讲道并不是唯一能荣耀上帝的工作。“我学习到,对大多数人来说,呼召就是留在你所在的地方,为主做你的工作。”

所以赖希又绕回到了橄榄球。“如果牧师不是我蒙召去做的,而且上帝让我从事橄榄球事业也不是偶然的,那么我想我应该以任何我可以的方式在这个领域发挥影响,”他想,“我决定在那个时候开始执教。”

45岁的实习生

45岁时,赖希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进行了一次教练实习。他升到了进攻教练组助理,到佩顿·曼宁(Peyton Manning)的四分卫教练,再到外接手教练。他在亚利桑那红雀队(Arizona Cardinals)执教了一年,在圣迭戈闪电队(San Diego Chargers)执教了三年,在费城老鹰队(Philadelphia Eagles)执教了两年。

也许并不奇怪的是,赖希就像一个老师那样执教,“他做得很好,让我们明白为什么,教我们为什么要做某件事,”四分卫安德鲁·拉克告诉《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我认为,当你理解了一种进攻,作为一名球员,你就会接受。”

赖希从不羞于谈论他的信仰,但也没有让人感到不愉快。

“我确实认为有一段时间需要坚定地宣布我们的信仰,站在屋顶上大声喊出来,”他这样告诉Penn Live。“但也有一些时候,我们需要闭上嘴巴,只是活出它,让别人来问,‘嘿,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什么决定了你的行为方式?’”

“然后当人们想知道原因时,”赖希告诉福音联盟,“你就有机会告诉他们了。”

赖希一直在告诉他们。他的信仰故事在新闻报道中就已经出现了:《赖希回应了更高的呼召》("Reich Answers Higher Calling"),《费城老鹰队的进攻教练弗兰克·赖希在教练岗位上平衡了宗教信仰》("Philadelphia Eagles Offensive Coordinator Frank Reich Balances Religious Beliefs in Coaching Role"),以及最近的一则新闻,《赖希,一个有深刻信仰的人,在他领导重建小马队时需要足够的信心》("Reich, a Man of Deep Faith, Will Need Plenty of It As He Leads the Rebuilding Colts")。

因为当赖希在今年接手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的时候,球队刚刚经历了一个糟糕的4胜12负的赛季。明星四分卫安德鲁·拉克因肩部受伤而休战。小马队的老板要求球迷们耐心等待。

然后,球队在今年秋天的前六场比赛中输掉了五场。

体育中的神学

如果你祝贺赖希成为那个东山再起的孩子,他会提醒你,他还保持着(分享着,真的)超级碗比赛中最多失误的记录。

橄榄球就是这样。在本赛季前三分之一的比赛中几乎全部失利后,小马队在接下来的10场比赛中赢了9场,成为NFL历史上第三支在1胜5负开局后能进入季后赛的球队。《华盛顿邮报》指出:“本赛季没有一支NFL季后赛球队比小马队走得更远。”

信仰在职业体育的狂热情绪波动中“真正让你脚踏实地,集中思想”,赖希告诉福音联盟。“它给了你视角……我们并不总是理解生活的起伏,但我们努力保持稳定,爱人并服侍人,致力于以正确的方式做事,并以这种方式产生影响。”

赖希确信,神没有喜欢的橄榄球队。(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说,神在决定体育赛事的结果方面起了作用;28%的人曾请求神帮助他们的球队。)

“我有两个孩子,当我看到我的孩子们一起玩游戏时,我并不关心谁赢得了那场比赛,”赖希在1993年告诉《NFL团队》杂志,“我是他们的父亲。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他们的性格正在被建造,他们正在学习伴随着这项活动而来的教训。我想神也是这样看待我们的。我认为橄榄球比赛对神来说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我们从那场比赛中学到了祂想让我们学的东西,不管是赢球还是输球。”

赖希将他的工作观扎根于创世记。“我们的工作描述来自于创世记1:28,在环境和你周围的人中带出最好的东西。”

作为一名四分卫,他试图“成为一名好队友,帮助我身边的球员能有最好的状态,创造一个良好的更衣室环境,做好我的工作。”作为一名教练,他“努力工作,试图创造一种人们能够蓬勃发展的文化。”

从神学院院长到主教练,每个职位都被赋予了良好的工作能力和责任。

这也是改革宗神学院所教授的神学。

“我并没有对此感到失望或困扰,”坎纳达在谈到赖希决定离开事工时说。“在改革宗神学院,我们非常坚持改革宗的世界观,主的呼召可以引导我们走向各个方向。教会事工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但这不是唯一的方向。无论在哪里,我们都要服事主。”

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分校现任院长克鲁格也同意这一点。

克鲁格说:“弗兰克的故事是我们在改革宗神学院所重视的一个完美的例子。”(他也不会拒绝在英超联赛中执教利物浦的机会)。

他说:“改教家们教导说,所有的呼召都是重要的,而不仅仅是圣职工作才重要。神的主权延伸到我们生活的所有领域,而不仅仅是‘宗教’领域。因此,神的话语既适用于银行家、农民和运动员,也适用于牧师。”


译:Jeff;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From Seminary President to NFL Head Coach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呼召
工作
橄榄球
改革宗神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