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神学院,是教会在培养牧师
2019-10-23
| Albert Mohler

编者按:本文摘译自新书《十五件神学院教不了的事》(15 Things Seminary Couldn’t Teach Me),该书版权属福音联盟所有,由十架路出版社出版,柯林·汉森(Collin Hansen)与杰夫·罗宾森(Jeff Robinson)合作编辑,由阿尔伯特莫勒(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作序。

另一篇相关的文章是:三个以艰难的方式学到的牧职教训


你可能认为身为神学院的院长,我是不会在这样的一本里写文章大谈神学院在装备牧师上的不足。但事实上,我欢迎这种机会。我已经在美南浸信会神学院(SBTS)从事牧师的教育工作和担任领导职位将近25年,我对神学院教育的价值的肯定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呼召牧师的,不是神学院,而是神;而牧师的养成是在教会里,而不在神学院。澄清这一点非常重要。

一个好的神学院对一位牧师在事工上的帮助,是不可估量的。期待一位传讲神话语的传道人曾在高品质的神学院接受严格的训练也是非常合理的。虽然一位忠心的牧师不仅仅是位学者,但对他来说高水平的神学训练仍然极其重要。然而教会长久以来学到的另一个重要经验是:教牧事工必需在实践中学习。神学院为自己最忠实的定位是:作为教会的仆人帮助教会培养牧师。是神学院服事教会,而不是教会服事神学院。

分析 vs. 经历

一位经验丰富的牧师必定能详细地写下他在神学院里没有学到的教牧课程,我们不应该对此感到惊讶。虽然有些时候这会让神学院难堪,但大部分时候指出了一个意义深远的道理——地方教会才是核心,并且有许多教牧的功课只能透过牧养会众来学习。

神学教育已经发展出稳固的模式:三年的课程、被分为圣经研究、神学研究、和教牧事工这三大板块。这种教育模式蕴含着丰富的智慧,这也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神学院都采用这模式。

在这三个板块中,神学院最弱的部分向来都是教牧事工。并非因为教授不称职,许多牧师回忆起那些课程,都认为相当有助益。

那么,这弱点的原因何在呢?

原因在于分析与经历有着重大的区别。我没有用理论与实践来描述这问题,神学院的教牧课程并不是纯理论性的,然而,这门学科最好的教授非地方教会莫属。传道人可以在神学院学到丰富的讲道学,但只有透过蒙召面对会众传讲神话语的经历体验,才能使他成为真正的传道人。这表示,最好的情况是由资深牧师带领教导和年轻的牧师,全会众都一同参与到这永续的福音事工中。

战技要在战争中学

可以用来类比的例子很多:美国西点军校有它存在的必要,然而军官的养成则靠率领部队在战场上打仗;我不会要一位不是以优良(甚至特优)成绩从医学院毕业的医生来为我动手术,然而我更要确认这位医生也曾在最好的医生手下住院实习,做过许多次手术。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若有退休将领出版了一本书,谈论在西点军校所没有学到的,我倒真有兴趣读读,西点军校也可能从这本书取得一些重要资讯;我猜这些作者一定会以感恩的心,与深厚的情回忆西点军校,又同时领会到,有些课题只能在艰难的战场上才学得到;我也确信那些将领都相当庆幸他们在上战场之前,接受了西点军校的教育。

基督教事工也是如此。

刻不容缓的功课

虽然一位忠心的牧师需要解经的训练,但只有在他预备讲章讲给神子民听时,才能真正的成为牧师。他需要神学院的神学训练,然而那套神学只有在他被派去一个孩子的葬礼中讲道时,才真正落实。释经学与讲道学的背景很重要,但是传道人只有在决定要如何对他特定的会众,讲解某个特定的经节时,他才能发掘真正的解经方法和他真正学到的讲道方式,而且他还必需持续不断的向同一群会众传讲。

如果真有《西点军校没有教我的》这样的书,我会很有兴趣读一读;但作为牧师的你读这本《十五件神学院教不了的事》则是刻不容缓的。不要错过任何一件你可以学习的教训,但是要记住,每一位牧者都透过多年的事工才学到最重要的课程;同时,在你上阵之前要尽全力的学习,这对你至关重要。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eminaries Don’t Make Pastors. Churches Do.

Albert Mohler(艾伯特·莫勒)博士是美国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浸信会南方神学的校长和Joseph Emerson Brown基督教神学教授。他是一个利戈尼尔事工的教学研究员,主持简报会,并著有许多书,包括《我们不能沉默》(We Cannot Be Silent)。
标签
教会
牧师
事工
神学院
神学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