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福尔摩斯一起寻找真相
2021-04-01
| Andy Allan

“基本常识,我亲爱的华生。”("Elementary, my dear Watson.")福尔摩斯自我陶醉地说出了他的这句经典台词,而华生(和读者们)此刻却还完全蒙在鼓里。

“蒙在鼓里”极其确切地形容了我现在的状态。2021年我不断问自己:“相信这种事情是不是太疯狂了?”陷入这种状况的不止我一个。

不同党派的人士在许多阵地上都爆发了激烈的争执,我们也常常迫于压力加入战斗。阴谋论的指控和假新闻淹没着我们每日看到的讯息。我们举步维艰地寻找真相,感到筋疲力尽。对组织和机构的信任也跌至了谷底。

我有时希望福尔摩斯能够出现在我的门前,骄傲地咧着嘴笑,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以下就是生活在混乱时期中的我们可以从福尔摩斯身上学到的一些功课。

第一,避开简单舒服的叙事

福尔摩斯的策略基础却有效,使那些打击罪犯的同行迷惑不解:他坚决不去假想犯罪过程,而是让收集到的证据揭露真实的故事。

在耶稣的时代,犹太人也曾面对相互矛盾的故事。一个小镇木匠变身成为游走四方的教师和医生,挑战了他们所熟知的神学叙事。然而,当耶稣的教导受到质疑时,他指出了事实:“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叫你们又知道又明白父在我里面,我也在父里面。”(约翰福音10:37-38)

约翰的福音书中描写了一位把耶稣的建议听进去的宗教领袖。尼哥底母也曾纠结于两个不同的神学叙事中。他和耶稣在一起的时光(约翰福音3)促使他在同伴们的嘲笑面前为基督辩护。他们甚至还利用一个事实来羞辱他:弥赛亚不应出自加利利。“你也是出于加利利吗?”(约翰福音7:52)。

当我面对困难的问题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缩回最普遍、最熟悉或是最意料之中的叙事里。这既舒服又简单。然而,舒服和简单并不见得会带来多少智慧。采纳耶稣的建议意味着我们要鼓足勇气去检验自己的信念、寻找未经涂改的证据,并谦卑地持守我们的结论,这会让福尔摩斯感到骄傲。

要抵挡轻易缩回舒适区的试探,就得从“厚脸皮”开始。无论我对于一个问题的立场如何,总会有人对此嗤之以鼻,嘲笑和反对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对于人际关系和接纳的需求会钝化我的批判性思维。如果我要去挖掘真相,那我首先必须将真相放在他人对我的喜爱之前。真相必须始终高于“政治正确”。

第二,对证据进行调查

我们一旦下定决心不在批评声和同侪压力之下接受某个叙事或是某种对事实的解读,我们便需要去对证据进行调查。我们不仅一定要看呈现在眼前的证据,也要看隐藏的证据。许多论点立足于一组特定的事实、不承认别的证据存在。认识到这一现象是至关重要的,而探索反面观点和反例——各自强调不同的证据——是令分析更为客观的重要因素。

我们应聚焦于一手资料,而非依赖他人的概括或是对证据的解读。如果有个人提到一项科学研究,那你就去阅读那项研究,并看看是否存在别的研究。与其接受只言片语和概括大意,不如思考引用的句子在原文中的意义。应当分清证据和解释,区分事实和评论。有时他人不仅会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也会用这种描述事实的语气告诉我们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以及该如何回应。抛开这些解读、找到自己的结论通常是明智之举。

福尔摩斯也让我们谨慎对待那些能够混淆事实的细小策略。有些策略会将毫无关联的事实和相关事实放在一起。人身攻击(Ad hominem)是一种常见的论辩手段,它通过质疑某个人的品格而不是论点本身来转移辩论焦点。另一种常见的手段是反问“那件事你又怎么说?”(Whataboutism),这把我们的关注点从证明此项罪行的证据转移到证明另一项罪行的证据,这种转移话题的手段越来越常见,我们一定要对此保持警惕。

第三,谦卑地寻找真相

就算是福尔摩斯也很有可能会被如今井喷式爆发的不同观点吓到。每一种“真相”都在受到高度质疑,我们从自己在社交媒体上花的时间就能知道这一点。这并不是百害而无一利——这现象可以帮助我们查考自己的信念——但我们可能难以应对。

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在了解时事的“过程中”我们有自由。我们可以不知道所有答案。我们可以用系统的方式进行调查,但我们不要急于对每个复杂问题发表观点。我们不应当为了舒适和简单而不加批判地接受某些故事。假如尼哥底母在压力之下缴械投降了,天堂就会少迎接一个圣徒。与此相反,尼哥底母寻找并在耶稣那里找到了真相,在约翰福音19章中自信地站在了十架上的耶稣这一边。

在这个主观主义泛滥、到处充斥着意识形态斗争的“后真相”时代,忠心地与耶稣同行会带来实实在在的认知优势。当我们从罪中悔改并转向神的真理时,我们自然而然就会谦卑地持守自己的立场,而并不一定需要保持正确无误。我们会更容易接受自己的智慧和直觉容易出错,也会乐意改正。意识到盲点会让我们更加致力于真心实意地调查证据,就算知道它可能会与我们最初的分析产生冲突。这会帮助我们友好地和那些与我们意见相左的人打交道。

与其在意识形态敌人面前虚张声势,我们还不如邀请他人与我们——以及尼哥底母——同行,一起寻求真相。或许我们还能够帮助他人找到万事万物中最重要的问题的真正答案,一个堪比福尔摩斯面对的难题:耶稣是谁?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eeking Truth with Sherlock Holmes.

Andy Allan(安迪·阿兰)与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住在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他在国际学园传道会(Cru)服事,关怀全球传道人。他曾为国际学园传道会和其它基督教事工创作文章和材料。
标签
福音
事实
真相
福尔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