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母亲也需要安息日的安息
2019-06-19
| Laura Wifler

“你在安息日做些什么?”我的小姑问我。分享了自己在养育幼儿阶段的焦头烂额后,我笑着说,“安息日?我根本没时间安息!”

几分钟后,她让我打开手机里的韦恩图应用(Venn diagram,展现任务间关系的一种图标。——译注)。在寥寥数笔后,她已经将我的主要承诺,有哪些重叠,表露的深层心灵问题一一展现在图表中。尽管我没让她这么做,她却主动将我的生活列成清单,在爱心中指出我已经超出负荷,在焦虑中挣扎,因此需要休息。

经过几天的交谈、祷告后,我意识到我需要对休息做出新的定义。我不是单单需要一个地方让我葛优躺,我需要灵魂深处的安息,这安息来自于对基督的依靠,也是神所命令的:安息日的安息。出于祂的美善和怜悯。神在第七日歇下了祂的创造之工(创2:15),为祂的受造物设定了遵循的规律。

安息日是我们从日常工作中抽离的重要休息。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种属灵的休息;我们要记得作为神的百姓,我们要像祂,在基督里被分别为圣。当我们休息,我们就在效法神。我们要记得我们的救主,在祂里面和祂已成的工作里得享喜乐和满足,而非在我们自己里面。

信靠福音的操练

“我再多做一点就休息”,当我洗盘子、洗衣服、付账单的时候,我会这样对自己说。知道电炖锅里的晚餐已准备就绪,玩具都收拾好了,才让我们觉得更安心。我们认为,主日可以成为一个休息的日子——但必须等我做完这一切。

这错误的思想根植于一个更深的信念:以为生活和为人母亲的成功在于对自我的依靠。我们不仅仅是照着一张写满了待办事项的清单工作;我们在为着达成“好母亲”的状态工作。我们害怕休息,因为我们不相信上帝治理我们的世界——或至少说,按照我们的方式治理这地。

但在基督里,我们竭力要成为“好母亲”的状态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了。当耶稣胜过死亡,祂看我们是公义的,所爱的,被接纳的。因为基督的工作——而非我们的——让我看见安息乃在主里,而非基于那张完整的待办清单。

家中总有未完成的任务,但为安息留出时间却是信靠福音的必要操练,以外在的行动体现内在对基督的信靠。这不是我们以后再说的事,也不是孩子们长大了,几年后再考虑的事。安息是每周的提醒:即便我们停下脚步,神也仍然托住世界万有。

工作的手,安息的心

对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一旦我们选择让安息居于优先,我们天然的倾向就是用规则来定义它:没有电脑、没有要付的账单、没有杂事要办,出去散个步、小憩一会儿、读本书。那如果宝宝生病了该怎么办,或他们在午休时间造反,或听说一位邻居需要帮忙?如果这些事发生在安息时刻该怎么办呢?

当我们说到安息日时,有一位法利赛人正伺机埋伏在我们中间。如同耶稣时期自义的人一样,我们也关注在律法上。可基督为我们展示了更好的方式。在福音书中,耶稣清楚地表明我们最高的优先是爱神爱人,即便在犹太安息日也是如此。当法利赛人因为耶稣的门徒在安息掐麦穗,祂亲自医治手枯干的人责问祂时,祂回答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太12:7),几节经文后祂又说,“在安息日做善事是可以的”(太12:12)。

安息日休息的重点不在于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相反,我们每周都该记得我们的神是圣洁的,作为祂的百姓,我们也要像祂一样。当我们将这样的安息存在心里,我们的手可能在“做善事”,心却能安息在福音的好消息中。

这意味着安息有时看起来像是妈妈打了个盹儿,有时看起来像是在洗满是泥污的床单。有时它像是在读本书,有时却像是为教会有需要的人送餐。当耶稣是我们的安息时,这一天可以是展现怜悯与爱,在混乱中牺牲,在年幼孩子的缺乏中仍得满足的日子。为了向别人展示耶稣,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代价高昂的一天。

这是因为我们每周的安息不是关乎严格遵守界限,而是在主里得享喜乐和寻找喜乐。当我们在主日和众圣徒一同去教会,花时间自己读经灵修,或者外出有段祷告的时间,我们将自己的依靠更深地放在基督身上。作为母亲,我们可以带着自己的孩子——给他们讲圣经故事,练习经文背诵,或者在探访生病和有需要的时候带着他们——以此教导他们一个信徒的日常节奏,并向他们展示一位母亲如何全然地依靠神,而非她自己的努力。

活出祂话语的真实

我常回想我生命中的韦恩图。 自那以后,有些圆圈发生了改变,一些新的圆圈被加了进来,有些则完全消失了。这提醒我生活总在变化之中,但我们的神是不变的。基督来替我们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一切都成了。

让主日成为安息日是可能的,即便在你孩子还小的时候。如果你持续工作没有休息,停下来悔改吧。相信神是他所宣告的。活出耶稣话语的真实:“凡劳苦担重担的人都到我这里来,我要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


译:EYZ;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abbath Rest Is for Busy Moms, Too

Laura Wifler(劳拉·韦弗勒)是“兴起母亲”(Risen Motherhood)机构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她与丈夫及3个孩子生活在爱荷华州中部。
标签
父母
信心
安息
优先次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