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道家庭》和好莱坞眼中的基督教形象
2021-03-18
| Brett McCracken

2019年HBO出品的喜剧《布道家庭》(The Righteous Gemstones由喜剧演员丹尼·麦克布莱德(Danny McBride)(主演过《体育老师笑传》)执导,是近年来“福音派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恶棍”类剧集中最新的一部。和这一类型相关的影视作品还有许多。例如独立电影《追随者》(Them That Follow,该片探讨了阿巴拉契亚地区的一个由捕蛇人、科学怀疑论的五旬派教徒组成的社区,以及一位年轻女性为摆脱那种将信仰与医学对立起来的危险教派而进行的斗争。还有网飞(Netflix)的纪实剧集《家庭、权力与原教旨主义》(The Family则主张国家祈祷早餐会是由一个秘密的福音派“深层政府”(Evangelical Deep State)运作的,它与俄罗斯有联系,在华盛顿和世界各地有各种邪恶的、寻求建立神权政治的意图。

但就“拿福音派开涮”的娱乐价值而言,《布道家庭》非常成功。这部讽刺性的黑色喜剧对大教会、电视传道人和成功神学等等基督教世界的一切进行了讽刺——通常是以粗俗的、电视俚语的方式进行的(建议观众谨慎观看)。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东西的确应该得到嘲笑。但我感觉这本剧集(到目前为止,我只看了两集)建立在了糟糕的廉价镜头和简单的漫画形象上,而不是具有同理性和深入的观察(如果要更好的讽刺,编剧需要这些基础)。该剧既不试图理解,也不可能说服任何生活在它所批判的福音派世界中的人,真是可惜!

丑陋的伪善

本剧像是根据一个“情绪板”(Mood Board)而创作的,编剧从法尔维尔(Falwells),贝克(Bakkers),辛班尼(Benny Hinn),杰克斯(T.D.Jakes),约尔·奥斯汀(Joel Osteen),比伯(Justin Bieber)之类的假冒为善者和Ins上的PachersNSneakers中汲取灵感。《布道家庭》的原型人物是达拉斯的福音布道者尔温(Ewing)家族,在片中以珎石(Gemstones)为名展开剧情。这个家族的族长伊莱(约翰·古德曼饰)和他的儿子杰西(丹尼·麦克布莱德饰)和凯尔文(亚当·德文饰)住在富丽堂皇的豪宅里,大门口的牌子上写道:“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神的国是他们的。不得擅入!”三人开着路虎揽胜和以三位一体的一个位格取名的私人飞机四处游玩。

当他们不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举行传“福音”的布道大会时(节目开场时,三人在成都的一个波浪池中为数千名中国信徒施洗),他们就会沉迷于贪吃、贪婪、欲望和其他七宗罪中的大部分。简而言之:珎石家族是世界上最大的伪君子。我们看到他们前一分钟还在祈祷、布道、传递奉献盘,后一分钟就在吸毒、偷盗、犯罪。所有他们的敌人和威胁都归结为魔鬼的势力在与上帝所拣选的使者作对。当一个女人质疑杰西的妻子安珀(卡西迪·弗里曼饰)所享受的奢华生活方式时,她的回应是:“这是魔鬼直接跳进了你的身体,让你质疑我。”

只要你能看完第一集,你不难得出这一结论:如果魔鬼能在任何人身上,它必定就在珎石一家人身上。他们的邪恶行为(包括拍摄性爱录像带、通奸、偷窃、企图谋杀和不断使用和“发明”淫秽语言都是未重生之人才会结出来的恶果。他们身上散发着耶稣所谴责的伪善气息,他们具有毒害性,因为他们符合耶稣所说的:“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马太福音15:8)

《布道家庭》的主要不足之处在于,片中这一家人的虚伪如此过分和明目张胆,珎石家族表现得太过于可恨,以至于它没有办法批判到福音派更广泛、更常见的虚伪。片中所呈现的宗教虚伪是一个很容易攻击的目标,谁看了都会认同这样的虚伪应该被谴责。大多数观众(包括福音派)都能够与它保持距离。但如果能对宗教虚伪进行更微妙、更贴近现实的批判(例如,在对待某个民选领袖的时候道德标准上有“双重标准”)可能会给这个剧集带来更多的讽刺机会,但感觉该片错过了一次机会。

对成功神学的批判太过狭隘

该剧对以成功神学为主题的基督教描述也是如此。《布道家庭》过的那种闪亮生活中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了,非常陌生,以至于它有可能将成功神学“另类化”或异国情调化,结果是观众在看的时候联系不到自己身上,也会免除自己的罪责。但今天大多数基督教福音派的现实(如同大多数流行的“灵性生活”一般)是,至少在某种程度上都带有成功神学的阴险味道。

即使我们不看电视传道人或参加感觉像五星级度假村的巨型教会,我们的许多教会和信仰方式都是把我们当作消费者来看待的:什么东西“在我所处的地方满足我”,“搔到我的痒处”,“改善我的生活”。我们可能不会去假设信仰会带领我们走向健康和财富,但我们中的许多人仍然主要通过“它对我有什么作用?”的消费主义视角来对待信仰。敬拜的音乐是否能给我带来情绪上的刺激?传道人的讲道是否给我的生活带来价值?教会是否认可和肯定我的恩赐?耶稣是否帮助我实现梦想或带领我走向更好的生活?即使对于那些抨击约尔·奥斯汀这样的人来说,我们也要问自己是否确信我们的基督教口味——毫无疑问,我们选择现在教会的部分原因是它符合我们的口味和喜好——是不是也带有消费主义的倾向?我们是不是也是在寻找一个教会和一个耶稣,方便地肯定我已经走的方向吗?

一部比《布道家庭》更好的讽刺作品会猛烈抨击成功神学的所有广泛触角,而不仅仅是它最荒诞和最极端的形式。它还会试图理解为什么成功神学(不管它怎么变)如此吸引人。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看电视传道人的讲道、参加感觉良好的巨型教堂,或在“名牧”的播客、书籍和广播节目中找到安慰,难道真的要被当作容易被操纵的傻瓜和文化上的非利士人吗?对HBO的普通观众来说,嘲笑那些不假思索地买进宗教鸡汤的群众也许很容易,但他们复杂的精英主义不也一样不假思索和容易被操纵吗?讽刺总是在齐心协力了解对象的时候更有效。在我们批判成功神学的世界之前(我们应该这样做!),也许可以通过研究它的大众吸引力来学习。

我们能学到什么?

说到教训,我们能从《布道家庭》中对福音派的描述中学到什么?每一部恶搞基督徒的电影或节目(有很多,从《猎人之夜》到《救世主》,再到《耶稣营》)都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对好莱坞反宗教偏见大喊大叫的机会。它也可以是一个自我反思的机会。

即使我们可以指责《布道家庭》对一个真正虚伪布道者家族的描述过于狭隘、过于极端,但我们也必须知道,该剧试图对美国福音派提出更广泛的观点;对一些观众来说,《布道家庭》很容易成为我们所有人的代表。我们是否做了什么事,配得上这幅丑陋的画像?也许我们应该考虑一下,该剧对珎石家族的描述:他们对个人的舒适更感兴趣,而不是对代价高昂的、像基督一样的爱更感兴趣;在教堂里是一套,回家关上门又是另一套;为了维护权力和影响力,他们愿意跨越道德的界限……其实这就是很多人对福音派的看法。也许它比我们想的更接近现实。

就像任何流行文化一样,像《布道家庭》这样的剧集,或者像《追随者》这样的电影,以及像《家庭、权力与原教旨主义》这样的纪实剧,都是因为偏见和某个议程,我们应该对这些偏见和议程多加考虑。但它们也反映了某种程度的现实,无论多么不完美。我们无法真正影响第一部分(偏见),但我们可以影响第二部分(现实):尽我们所能过里外一致的、可敬的基督徒生活(彼前2:12),这样我们给好莱坞的原材料就不会那么容易被讽刺。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Righteous Gemstones' and Hollywood’s Christian Villains.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成功神学
好莱坞
美剧
H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