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拉维·撒迦利亚的性侵害行为
2021-02-18
| Joe Carter

最近发生了什么?

最新发布的报告详述了对已故福音派护教学家拉维·撒迦利亚性侵害(sexual abuse)和行为不当的指控。在本文“这意味着什么”小标题后,我们思考三个可能导致牧师和事工领袖陷入这种罪中的原因。

背景

去年9月,《今日基督教》发表了一篇新闻报道,该报道引用了三个匿名消息来源的指控,称拉维·撒迦利亚在他与人合伙开设的两个水疗中心对她们进行性骚扰。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事工(RZIM)聘请了米勒与马丁事务所(Miller & Martin PLLC)对这些指控进行独立调查,还聘请了由前联邦执法人员组成的私人调查公司穆勒国际(Muller Group International)协助调查。

2021年2月11日,RZIM公布了这份长达12页的报告。以下是该报告揭露的一些主要调查结果:

  • 调查范围并没有延伸到RZIM的财务状况和可能对员工的报复,也没有涉及组织文化的其他方面。报告中的结论“仅仅基于我们判断有可信证据的行为”。调查人员认为,没有证据表明RZIM机构内部或理事会中有人知道撒迦利亚的性行为不端。
  • 调查人员采访了50多人,其中包括十几名为撒迦利亚提供服务的理疗师。撒迦利亚的手机里有200多个理疗师。调查人员也没有去联系那些亚洲的证人,虽然这些联系人中有许多都住在亚洲。调查人员联系的一些人拒绝接受采访。
  • 有几位按摩师证实,用一位按摩师的话说,撒迦利亚常常想要表达他要的“不只是按摩”。这些按摩师彼此本来互不相识,她们为撒迦利亚提供服务的场合和处境也各不相同。
  • 报告表明,撒迦利亚在按摩开始时要么全裸,要么在按摩时会撤掉盖在身上的被单。六名治疗师报告说,他总是或几乎总是身体兴奋,而四名按摩师报告说,他要么对按摩师进行性触摸,要么要求被触摸。五名按摩师见证说,他对她们进行了性触摸。
  • 只有一名目击者说撒迦利亚进行了性行为。“这名证人报告了多年来多次接触的细节,她说自己被强奸了。”
  • 有一位证人报告说,在撒迦利亚安排了机构为她提供经济支持后,他要求与她发生性关系:

据这名证人说,撒迦利亚使用宗教表述来获得她的服从,因为她从小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她报告说,他让她和他一起祈祷,感谢上帝给他们两人“机会”。她说,他称她是他的“奖赏”,因为他一生都在服事神,他还提到《圣经》中那些有一个以上妻子的“敬虔男人”。她说,他还警告她千万不要乱说话,否则她要为“数百万的灵魂”负责,如果他的名誉受损,这些灵魂将失去救恩。

  • 一些治疗师描述,撒迦利亚通过询问妇女们的背景,包括“经济上的挣扎或情感上的破碎经历”,让她们放下警惕: 

例如,一位按摩师报告说,撒迦利亚在第一次按摩的前半部分时间询问了她的属灵历程和以前的受虐情况。这让她感到放松,让她觉得他很关心她这个人,后来他才让她按摩他的生殖器。另一名妇女报告说,他在抚摸她的乳房时,会谈论她的职业前景和如何努力改善她经济状况的方式。她从来没有站出来,因为她认为,“谁会相信我”对一个著名基督教领袖的指控呢?一些按摩师还报告说,撒迦利亚花钱很慷慨,或者会留下大笔小费,送的礼物有时也很奢侈,比如一块波斯地毯或一个内有500美元的路易·威登钱包。

  • 撒迦利亚一直用事工资金支持他的一些长期理疗师。RZIM机构预算的一笔可自由支配的资金中,有很大一部分提供给了四位不同的治疗师。
  • 在撒迦利亚出差旅行的时候,有一名妇女经常陪同他提供理疗。当RZIM的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关心撒迦利亚的工作并希望他停止与理疗师一起出差时,他“变得很生气,很长一段时间几乎不和这名员工说话。”
  • 撒迦利亚经常独自前往曼谷和东南亚其他地区旅行,时间相当长。他在曼谷拥有两套公寓。2010年至2014年期间,他在其中一间公寓共呆了256天,并就这些停留时间向RZIM申请租金补偿。另一套公寓在同一栋楼里但在不同的楼层,他让一个理疗师住在那里。
  • 撒迦利亚在一段时间内使用多个电话和电子邮件地址,他在任何时候都至少有两部电话。他坚持不安装RZIM机构的内部通讯软件(这样的软件一般会要求对手机通讯有部分权限——译注),他的手机也不在RZIM机构的企业付费账号下。他使用私人电子邮件地址而不是RZIM机构邮箱,在RZIM总部办公时,他总是用公共无线网络而不用RZIM机构自己的无线网络。他使用加密的通信平台,包括黑莓Messenger和WhatsApp,从这些平台上无法找回已删除的信息。
  • 在手机上的笔记应用中,撒迦利亚保留了某些单词和短语的泰语和汉语普通话翻译。泰语短语包括“我好想你。我想看看你的脸”和“再下去一点”。普通话短语包括“柔和点,轻点”、“你真美”、“不够”、“我希望我们的爱永远持续下去”、“我从心底里爱你”、“我想和你有一个美丽的回忆”、“生活真美好,因为(原文如此)我能见到你”、“你的嘴唇特别美丽”、“我爱你,亲爱的”。
  • 撒迦利亚的手机里还有与并非他妻子的女性长时间通话记录和照片。例如,他给曼谷的一位按摩师写道:“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知道,你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挚爱。我等着再次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请注意安全,我的天使。我爱你,晚安。”他告诉她,要让他“成为你心中唯一的人。我爱你,我最亲爱的×××。”这位女性从RZIM机构中撒迦利亚可以自由决定的支出预算里获得了大量的经济支持。
  • 加拿大女子汤普森(Thompson)曾指控撒迦利亚“参与了性爱在线对话”。根据该报告,她声称他“培养”了她,因为他“获得了她把他当作属灵导师、知己和著名基督教人物的信任”,之后她向他“敞开了自己的生活”,以至于他“作为一个具有属灵权柄的人对她施加了控制性影响。”

    她声称,撒迦利亚利用了这种影响力,“利用她的脆弱来满足(他)自己的性欲。”虽然他们从未发生过身体上的亲密关系,但汤普森称,他们通过电子通讯建立了情感关系,最后他要求她提供照片,包括她发送的裸体照片。

    汤普森不允许调查人员证实这些指控,因为她在与撒迦利亚的法律和解中签署了保密协议。不过,接受这次调查采访的其他证人也讲述了撒迦利亚的类似行为,这与汤普森的一些指控一致。

  • 除了在聊天软件里,撒迦利亚的手机里还有200多张比他年轻得多的女人的照片——包括6张汤普森的照片以及几十张他自己拍的照片。虽然在大多数照片中,女性都衣着整齐,但在一些照片中,她们至少是部分裸体的。
  • 撒迦利亚在去世前曾声称:“在我和玛吉45年的婚姻中,我从来没有过任何形式的不当行为。”他还曾宣称,他早已将“除了玛吉和我们的女儿外,不与其他女人单独相处”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

RZIM机构国际理事会已经发布了一封关于调查的公开信

这意味着什么?

这篇关于拉维·撒迦利亚犯罪恶行的可怕报告,不可避免地让我们问:这怎么会发生?一个如此受人爱戴和尊敬的人,怎么会对这些女人和圣洁的神做出这样的行为?我相信这是因为膨胀的权利、秘密的生活和廉价恩典这三者的危险组合。

首先,撒迦利亚和类似的知名牧师的曝光会让我们产生错误的假设,认为问题在于“他们是基督徒名人”。虽然名声确实会带来危险,但名声并不自然导致权力滥用。不过,名声的确能够激起一个人的权力欲。

圣经的确命令教会要在很多事上善待领袖,例如经济报酬(提摩太前书5:17-18),顺服和恭敬(来13:17),还有在遭到指控时的谨慎(提摩太前书5:19)。但是,伴随着职位而来的恭敬和尊重会使一些人认为他们理应得到这样的恭敬,这尊重是因为他们的地位,而不是因为他们服事的对象。

他们开始认为,因为他们是“伟人”,所以他们为服事所做出的牺牲应该有一部分可以借着容忍他们的某些行为——包括犯罪行为——而获得补偿。他们开始产生一种感觉,认为自己为国度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使他们有权得到所有这种“伟人”应得的战利品。

正是这种伟人心态,而不是因为知名(许多跌倒的领袖并不出名),往往导致了他们的跌倒。

其次,这些“伟人”认为自己的能力或成就使他免于普通人的责任和约束。但由于他们的信众、追随者和粉丝不会理解他们,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虽然因为他们的“伟人”心态而自圆其说——必须远离公众监督,于是他们又变身扮演了秘密守护者的角色。

因为不是所有的信息都应该公开,所以事工领袖经常期待获得个人或组织的信任。例如,我们应当保守在辅导过程中或事工会议上获知的秘密,以免把我们所服事的人以没有帮助的方式暴露出来。但是,这种对保密的合理需求可能会导致隐秘的习惯——一种狡猾、隐秘和偷偷摸摸做事的倾向。

获得他人信任的需要变成了一种自私自利的需要,使这些“伟人”的行为不在公众视野之下。夸张的权利感助长了隐秘的需要。毕竟,如果被期望保守受助者的秘密,那么“伟人”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秘密呢?

第三,支撑这两个缺陷的是廉价恩典这一错误的教义基础。正如朋霍费尔所说

廉价的恩典是不悔改就讲饶恕、不需要教会纪律就举行洗礼,不需要认罪就给主餐,不需要忏悔就讲赦免。廉价的恩典是没有门训成长的恩典、没有十字架的恩典,没有活生生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的恩典。

我们嘴上否定廉价的恩典,行动上却接受廉价的恩典,这是美国基督教最基本的一个表现。

像其他跌倒的领袖一样,撒迦利亚知道:“耶和华的眼目无处不在;恶人善人,他都鉴察。”(箴15:3)这些“伟人”知道神在注视他们,但他们也只选择神的恩典和怜悯。他们相信耶稣是一个仁慈的不择手段之人:只看目的、不问手段,只要他们带来好的结果,上帝就会忽略他们的罪。

廉价恩典是我们不仅允许这样的领袖逃脱他们的罪,而且还为他们的罪辩护的原因。我们会举出他们的成就,说:“但如果大家都只看他们的罪,这样的好事还会发生吗?”我们知道他们犯罪了,但是我们更重视为了神的目的而取得的成就。

也许因为我们不是被侵害、被调戏或被强奸的人,所以我们很容易为这种行为辩护。

对于牧师和其他事工领袖来说,撒迦利亚的教训并不是说“只有这样的人”才容易犯可怕的罪行和道德上的失败。教训是,只要我们想成为那种为神国度做大有作为的“伟人”,我们就和任何“名人”一样,容易跌入到这种罪的影响下。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Report: Ravi Zacharias Engaged in Sexual Abuse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跌倒
丑闻
RZIM
撒迦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