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
如何把悔改变成了没有道歉的道歉
2021-11-16
—— Sam Allberry

新闻里似乎每天都在发生类似的事情:

一个公众人物做了或说了一些对许多人来说已经跨越了重要道德底线的事情。于是他(及他的团队)试图发表一个声明以表达悔意(以满足那些感到受伤害的人),但实际上并不承认任何错误行为(从而保持他们的公众声誉)。这种解决方式就是没有道歉的道歉,或者说是假道歉,即“我很抱歉但不道歉”的姿态。他们会说,“我很抱歉,我的行为冒犯了人”或“我犯了一个错误”。你会感受到对方的忧愁,但没有任何接近于承认具体错误行为的内容。

我们甚至会很本能地用这样的方式面对他人对自己错误的指责。当有人向我们提出不满时,我们会条件反射地这样做。可能是一种条件反射。因此,当我们面对神的时候,也可能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它也可能成为一种条件反射。花时间读圣经会不可避免地让我们接触到神对悔改的呼召。耶稣自己说,对祂传道的正确反应是“当悔改、信福音”(可1:15)。然而我们想,既然很多人都能接受一个没有道歉的道歉,或许神也会接受?

但是,如果我们外面表达悔改,实际上却在心里保持戒备,我们就是没有悔改。真正的悔改是深深的哀恸,而不是表面上的忧愁——后者不会带来任何真正的改变。一个没有道歉的道歉可能会化解与别人的关系,但神仍然会追究我们的罪责。

大卫在这方面给了我们一个明显的例子。他用诡计与拔示巴行淫,并为了自己的欲望对她和她的丈夫(后来被他杀害)犯下了严重的罪。大卫在诗篇51篇中表达了他的悔改和哀恸。

如果我们想要逃避真正的悔改,躲在没有道歉的“道歉”背后,那么我们就需要做与我们在圣经上看到的大卫所做相反的事情。不道歉的“道歉者”会做这四件事情: 

第一,不把罪称为“罪”。

大卫承认他所做的事是罪,不是不理想或不完美,而是“罪”——对至高神的冒犯。圣经给我们真正的道德底线,大卫知道他已经越过了这一底线。“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诗51:3)

没有任何包装或者掩饰,他没有说这是一种“软弱”或者“失败”,他说自己所做的事在神看来是“”(第4节)。他也没有用被动语态(好像这一切不是自己干的一样)说“过错发生了、罪形成了”。没有任何回避、伪装或包装,罪是他犯的,他有责任。

第二,认为这只是一个外在的问题。

一个人的罪恶被揭露时,他们通常会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这不是真正的我。”

大卫说的却不是这样:“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51:5)

大卫的基本观念非常清楚:他的作为是他内心深处问题的外在反映。他犯了奸淫,因为在他的心里,他就是一个犯奸淫者。他撒谎是因为他的内心是撒谎者。他杀人是因为他的内心是杀人犯。大卫明白这是一个心的问题,而不是一次性偶发的行为异常。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的心就是这样的。

我们倾向于认为我们在内心深处,从根本上来说是个好人。当然,我们知道我们并不是每件事都做对了,但承认我们最深处的内在有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则完全是另一回事。然而,这正是耶稣坚持要我们面对的问题。有一次,他宣告了这个令人不舒服的诊断:“因为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讟。这都是污秽人的;至于不洗手吃饭,那却不污秽人。”(太15:19-20)

耶稣列出了我们生发罪的根本原因:我们的心。我们有邪恶的想法是因为我们的内心邪恶,我们偷窃和撒谎是因为我们的内心偷窃和撒谎,我们滥用神赐给我们的性(我们的和其他人的),是因为我们内心渴望如此。除非我们承认这一点,否则我们永远无法真正了解自己。

对于现在得着圣灵内住的基督徒来说,我们享有的一个应许是我们的心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罗8:9)。我们有了新的本性。但我们仍然需要认识到,我们还没有彻底离弃我们的罪恶本性,我们的心里仍然有罪。我们不仅要承认我们做了什么,还要承认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第三,只承认罪对他人的影响。

我们可能会被迫承认我们对别人所做的错事。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暗示我们只对一两个人做了错事而把它的程度降到最低,等于在说:只有他们受到了影响——没有其他人。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才是问题所在。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其实是在暗示要解决“他们”,而不是“我们”。

大卫再次向我们展示了一种不同的方式。当他意识到自己罪的严重性时,他写下了这些话(诗篇51:4):

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
在你眼前行了这恶,
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
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

乍一看,这似乎是大卫在回避他对人的得罪,但其实恰恰相反。

大卫对拔示巴犯了许多罪,也很严重:他贪恋她,他侵犯她,他使她成为寡妇,他夺走了她享有的生活。但这些对她所犯的罪之所以如此严重,因为它们首先是对神的冒犯。所有的罪最终都是得罪神的。拔示巴是神所创造的人,有神的形象。对她的侵犯就是对神的侵犯。对任何人的犯罪都是冒犯创造他们的那位主。

第四,远离神。

要避免真正、深刻的悔改,就要远离神、不看神。神可能会揭露我们,要保持我们活在自以为是的正确生活,就要小心翼翼地与神保持距离。

但大卫发现,接受犯罪这一事实实际上使我们可以安全地来到神面前(诗篇51:1):

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
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

大卫从他自己和他的子民与上帝的相交中看到,他的这位神确实有恩惠、有怜悯,充满了信实和爱。而这一点在耶稣的生活中体现得最为清楚。当我们阅读四本福音书中的任何一本时,我们不可能错过耶稣向我们揭示的那位神——这位神不会欺骗我们、让我们以为自己过得不错,也不会简单地责备我们的现状,而是惊人地走进我们的现实,把我们所有的破碎都揽在自己身上。

这就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由于耶稣的降生和受死,现在终于可以安全地来到神的面前。我们不需要隐藏、不需要转弯抹角,我们可以深深地、自由地承认我们心中最糟糕的事情,因为他爱我们,渴望饶恕我们。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Turn Repentance Into a Non-Apology Apology.

Sam Allberry(山姆·奥伯利)是福音联盟的编辑之一,也是RZIM的全球讲员。他在英国的梅登黑德牧养教会,同时著有多本书籍。
标签
诗篇
悔改
大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