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宗教自由是否已经到了最好的时候?
2021-07-01
| Sarah Eekhoff Zylstra

今年3月下旬,新闻媒体对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发表的一份声明大加赞赏。

布林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人权也是平等的;不存在使某些权利比其他权利更重要的人权分级。”然后他对特朗普政府进行了抨击:“过去那些暗示这种人权分级制度的不平衡声明,包括遭到最近解散的国务院咨询委员会所发表的声明,都不代表本届政府的指导性立场。在我的确认听证会上,我承诺拜登政府将驳斥这些不平衡的观点。我们今天果断地这样做了。”

他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新闻媒体知道他在说什么。由前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召集的咨询委员会没有把宗教自由放在人权的优先位置,但确实指出它在国父们所说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中居于突出位置。

“布林肯指责特朗普政府对宗教自由的强调‘不平衡’,过分高于其他人权,”《今日美国》(USA Today)这样报道。“国务院推翻了特朗普关于生殖和宗教自由的政策,”这是《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标题

美联社(AP)说的则是:“在对特朗普时代的政策进行尖锐的斥责中,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周二正式废除了他的前任所倡导的蓝图,即把美国在海外促进人权的工作限制在宗教自由和财产问题等保守派所青睐的事业上,但却往往忽视摒弃生殖和LGBTQ权利。”

宗教自由的倡导者也听到了与新闻媒体相同的信息。哈德逊研究所的尼娜·西亚(Nina Shea)认为这一新闻“很能说明问题”。

她为《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提供的稿件中这样写道:“当他宣称‘不存在使某些权利比其他权利更重要的人权分级’时,是引用了克林顿政府的一句话,后者在1998年用这句话来反对《国际宗教自由法》(IRFA)。”

但是,尽管克林顿政府和国务院在投票前一直反对该法案,但IRFA确实获得了通过——虽有争议,最后却一致通过。

在过去的23年里,它所设立的办公室一直在跟踪全球范围内的宗教自由情况。其报告不仅被美国外交官使用,而且被外国政府使用。它是我们了解中国劳改营中的维吾尔族穆斯林、朝鲜监狱中的基督徒和伊拉克雅兹迪族失踪女孩的一个主要信息来源。通过对宗教迫害行为的揭露,IRFA也为其他人权运动和立法铺平了道路。

那么,为什么国际宗教自由这个问题今天又被降温了呢? 

输出宗教自由

宗教自由一直是美国人最喜欢的东西之一,从当初的天路客(Pilgrims)到第一修正案,再到过去几年最高法院在宗教自由方面的一系列胜利。今天,美国获报的政府和社会对宗教的逼迫与限制比任何其他地区都少。

但美国并不总是出口这种自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它很多时候都是只管自己的事情。二战后,随着美国的成长,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通过领导联合国的成立巩固了它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三年后,罗斯福总统的妻子埃莉诺带头提出了《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其中包括了信仰、实践和改宗的自由。

但纯粹的理想主义总是会遇到实际的现实。美国花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拖垮了苏联。在这期间,虽然有一些基督徒总是为铁幕后的基督徒弟兄们感到担忧——安德烈弟兄(Brother Andrew)在1964年出版了《圣经特攻队》God's Smuggler),魏恩波牧师(Richard Wurmbrand)在1967年出版了《为主受苦》Tortured for Christ),但他们同时也在担心着柏林墙、核导弹和防空洞。然而,更多美国基督徒完全没有意识到宗教迫害的存在。

1991年苏联解体后,旅行和通信突然增加。随着浸礼会、五旬节派和卫理公会在世界各地的宣教士人数增加,他们的发言人成为国会的资源。

研究员艾伦·赫兹克(Allen Hertzke)在其1988年出版的《在华盛顿代表上帝》Representing God in Washington)一书中写道:“委员会成员将宗教团体视为(独立于政府的)有关战略对象国家内部情况的关键信息来源。”一位众议院外交事务工作人员说:“他们(教会团体)很有用。……他们拥有我们所没有的宗教网络。”

宗教游说团体正在帮助他们的议员代表了解不同国家政府、经济和人权方面的情况。但要知道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就比较困难了。

谁能想出办法?

到80年代中期,约翰·汉福德(John Hanford)走上了他的第三条职业道路。在大学期间,他努力进入顶尖的法律和商业学校。但是,他越来越多地被吸引到全职服事的方向上。

他说:“当我坐下来告诉我父亲我不去商学院的时候,我手中的铅笔真的断成了两截,因为我感到自己真的让他失望了。”

汉福德非常了解他的父亲。“这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他的父亲告诉他。“事实上,我宁可从政也不想做牧师。”

尽管保留自己的观点,但汉福德的父亲仍然支持他转向B计划,也就是去哥顿-康威尔神学院学习道学硕士课程。当他的儿子后来将这两个“最差”选择合并为一个职业时,他甚至仍然支持。

“神学院毕业后,我非常幸运地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主要是蓝领阶层的教会服事,我的同事是一个优秀但当时并不出名的牧师——提摩太·凯勒。”汉福德笑着说。“我很高兴能与凯勒一家住在一起,从他们的榜样中学习是一种惊人的经历。”

最后,汉福德就他正在挣扎的新使命感——C计划——寻求凯勒的建议。他想知道自己是否能找到一种方法,通过美国政府在全世界倡导宗教自由。

“我记得我当时被打动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野心和想法,”凯勒告诉福音联盟,“这并不容易,但……我认为他和其他人一样,有机会做到这一点。”

凯勒之所以对汉福德有信心,其中一个原因是汉福德的姨妈和姨夫——伊丽莎白和鲍勃·多尔(均为美国参议员,鲍勃·多尔曾任参议院共和党领袖——译注)。但汉福德决心不利用这些关系。“我告诉我姨妈我不需要任何帮助,”汉福德说,“因为如果这是我要做的正确事情,我希望上帝能打开这扇门。”

门开了

汉福德在80年代中期搬到华盛顿,花了几个月时间与白宫、国务院和国会的人喝咖啡。

他的目标不是宣传宗教自由问题——“敞开的门”(Open Doors)这样的团体已经在这样做了。相反,他正在寻找一种有效的方式来直接解决问题,并通过与每个国家都存在的既定外交渠道进行干预。

他的消息来源鼓励他在国会开展工作,汉福德最终找到了参议员理查德·卢格(Richard Lugar)——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共和党人,他曾担任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卢格说他会给他六个月的试用期。

“我们早期取得了一些成功,”汉福德说。这是一些实质性的成功,包括苏联承诺释放200多名宗教囚犯,还同意制定新的政策,给予国民更大的宗教自由。

于是汉福德在卢格的办公室里留了下来。一段时间后,他的工作吸引了其他几个志同道合的工作人员。一个是威尔·英博登(Will Inboden),他开始在民主党参议员山姆·纳恩(Sam Nunn)的办公室做汉福德正在做的事情。另一位是劳拉·布莱恩特(Laura Bryant),她刚刚结束在美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担任人权官员的工作。

在他们的第一次聚会上,“我向约翰提问,从他认为基督徒应该如何参与政治到他的信仰如何发挥作用,问了很多。”她说。她喜欢汉福德如何不寻求聚光灯、他如何与他人建立良好的关系、他如何不断地为如何工作祷告。“当他让我考虑与他和其他几个人一起专注于宗教自由的工作时,我非常兴奋,感觉就像有人向我求婚一样。”

不过,就像婚姻一样,日常工作比求婚要难得多。

受苦,但不被压垮

让人们关注一个遥远的问题并不容易——即使这是某人因其信仰而被折磨或监禁这种令人不安的问题。更加困难的是核实当地发生的情况、解读该国政府的运作方式,并制定涉及美国参议员、国会议员或国务院官员推动变革的战略。

“这需要大量的时间,”汉福德说。“你正试图影响一个在世界另一端的国家,想要改变他们的法律或是让一个人摆脱死刑判决。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有过惊心动魄的成功:例如,1990年,埃及的三个年轻人因皈依基督教并分享他们的信仰而被捕。他们被殴打、胳膊被吊起来、被烟头烫伤、被电击折磨,还被剥夺了食物。埃及法官两次认定他们无罪,但他们很快被再次逮捕,理由是“蔑视伊斯兰教”和“威胁国家统一”。汉福德组织多名参议员反复上诉,接着是副总统丹·奎尔,然后是总统乔治·布什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入狱10个月后,他们获得了释放。

但也有令人心碎的挫折:当汉福德得知一名伊朗牧师即将被处决时,他通过一名在联合国工作的伊朗官员使死刑得到暂缓执行。六个月后,这位牧师决心继续布道,而不是逃到国外去寻求安全,他被绑架并被折磨致死。

当俄国家杜马在1993年通过一项严格限制宗教自由的法律时,汉福德召集170名参议员和国会议员写信给叶利钦总统,叶利钦否决了这项法律。但四年后,俄国家杜马再次通过了一项限制性法律,尽管国会范围内另有一项努力有助于确保最初的否决,但叶利钦还是将其签署为法律。

被迫害,但没有被抛弃

尽管如此,汉福德和他的同事们仍在继续努力,因为他们在海外取得了一些来之不易的胜利,而且国内的关注度也在上升。

1994年,共和党人在基督教联盟(Christian Coalition,1997年排名第七的最有影响力的游说团体)、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家庭研究委员会(FRC)和美国关心妇女组织的支持下,在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获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并巩固了他们在参议院的领先地位。他们在1996年的选举中保持了这两个多数席位。随着政治兴趣和选票的增加,事情开始升温。

全国福音派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发表声明,呼吁政府帮助海外受迫害的基督徒。众议院代表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举行了关于迫害基督徒和犹太人的委员会听证会。《今日基督教》杂志刊登了一篇关于“受逼迫教会”封面故事。世界福音派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发起了为受迫害教会祈祷的全国祷告日。众议院和参议院呼吁比尔·克林顿总统建立一个宗教自由顾问委员会,他也的确这样做了。1997年,FRC主席加里·鲍尔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就中国对基督徒的迫害作证

然后,在1997年5月,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和参议员阿伦·斯佩克特(Arlen Specter)提出了《免受宗教迫害自由法》(Freedom from Religious Persecution Act, FRPA)。

从FRPA到IRFA

沃尔夫是一个因经济和交通问题而被选入国会的弗吉尼亚人。但在几年后,他去看了埃塞俄比亚的饥荒,随后又去了罗马尼亚,在那里,基督徒给他传来了请求帮助的秘密纸条。(“我的儿子在监狱里”、“我的丈夫失踪了”)作为一个基督徒,沃尔夫无法对此视而不见。

他让美国放弃给予罗马尼亚共产主义独裁政权的最惠国待遇。然后,他开始对中国的强制堕胎和宗教迫害进行调查。他的《免于宗教迫害自由法》紧随其后,重点是制止针对基督徒和其他少数宗教的恶劣行为:“广泛和持续的绑架、奴役、杀戮、监禁、强迫集体安置、强奸、或钉死在十字架上或其他形式的酷刑。”

这一法案将这样运作:白宫工作人员中有一名主任,他将确认有哪些国家犯有这些类型的强烈迫害。这一发现将自动触发对该国的经济制裁,并切断对实施迫害的国家和实体的外国援助——除非总统以给予豁免权的方式停止这一行动。

这一法案带来的是一种要么制裁、要么不制裁的后果。许多人为它认真对待迫害而欢呼,但有些人认为它既过于强硬(自动制裁是唯一的反应),也不够强硬(它只针对最严重的迫害国家)。

克林顿总统直截了当地告诉福音派领导人,自动制裁将给“官僚机构内部带来巨大的压力,使其篡改调查结果。”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说,该法案将创造“一个人为的人权分级制度”,并“建立一个新的和不需要的官僚机构,剥夺美国官员保护美国整体外交政策利益所需的灵活性。”

沃尔夫·斯佩克特法案在1997年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支持。经过委员会的一些修改,它在1998年5月以375票对41票通过了众议院,然后在参议院夭折。

同时,汉福德和他的团队担心这种要么制裁、要不不制裁的方法会将法案的范围限制在一个或两个国家身上。因此,汉福德、布莱恩特和英博登撰写了另一项法案,由参议员唐·尼克尔斯(Don Nickles)和乔·利伯曼(Joe Lieberman)于1998年3月提出,名为《国际宗教自由法》(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Act, IRFA)。

IRFA的基石是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Ambassador-at-large),一个可以代表美国政府进行谈判的高级外交官。他所提供的年度报告将涵盖每个国家的宗教自由状况,要求各使馆调查并汇报他们当年为促进宗教自由所做的工作,一个委员会将提供独立的政策建议。

但关键的基本结构是指定了一个“特别受关注国家”("countries of particular concern", 以下简称CPC)的程序,这需要每年决定一个国家是否达到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门槛。如果一个国家进入了这个名单,就会引发一系列的谈判和行动,包括制裁。

“当我们研究如何创造最大的变革动力时,我们发现在使用制裁方面最有效的地方是贸易法,”布莱恩特说。“这些法律使用了一个针锋相对、逐步推进的过程,有一个结束日期。所以我们使用了这种模式。”

作者还从贸易法中提取了一个从未在人权法中尝试过的模式。她说:“如果你能与另一个国家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以扭转侵害人权的行为,那么就不会对其实施制裁。”这是一个理想的结果——为当地受压迫的信众确保有意义的改变。我们满怀希望,但我们不知道它是否会成功。"

最后一分钟的投票

第105次国会还剩下两天时间,这时候IRFA才进入参议院投票程序。

“这是该国会的最后一次实质性投票,”汉福德说。“直到几个小时前,我们仍在与反对的民主党人进行谈判。”

原本主张搁置的民主党人最终加入了进来,该法案在参议院以98比0通过。然后,它飞奔到众议院。由于没有时间在妥协中调和这两项法案,而这通常是在类似的法案分别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时发生的情况,沃尔夫为团队做了一个决定。

他接受了一项修正案,用IRFA的全部内容替换他的法案(FRPA)。该法案在众议院一致通过(在众议院批准克林顿的弹劾调查的同一天)。

宗教自由专家艾伦·赫兹克(Allen Hertzke)在2006年对皮尤研究中心说:“如果这项立法太容易通过国会,它的影响就不会如此巨大。”由于存在深刻的分歧,两党人士就要不断摸索合适的解决方案。如果这个过程不那么戏剧化,投票结果就会反映某种拉锯。但事实是,因为法案的难产,导致它在1998年国会会议的最后几天获得了一致同意。

“上帝使用了所有的碎片——甚至是坏的——来推动事情的发展,”汉福德说。“这是对上帝怜悯的见证。”

它起作用了吗?

IRFA通过一年半后,汉福德向布莱恩特求婚(她就像他邀请她从事宗教自由问题工作时一样兴奋)。

他在2002年的确认听证会上对民主党参议员芭芭拉·博克瑟(Barbara Boxer)说:“撰写法案可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他正在步入为自己设定的工作岗位——国际宗教自由问题无任所大使。

汉福德说:“我们的办公室很小,而且被边缘化,我们在国务院联系的人对这个问题很有敌意。他通过谈判获得了更多的工作人员,然后致力于建立特别关注国家(CPCs)的名单,并将一些国家从名单中剔除。”

这个过程是漫长而复杂的。你必须多次前往海外,与当地政府官员和宗教领袖举行几十次会议。你需要整理很多东西——当地的暴行、否认、模糊的答案——以了解事实。你要通过漫长而艰难的谈判来确定需要改变的内容,然后你要跟进,然后再跟进。你把问题提交给整个外交系统,无论是在迫害国还是在国务院。如果有必要,你要说服国务卿将一个国家列入CPC名单,花几个月的时间谈判一项有约束力的协议或制裁,然后同样努力地说服他们做出实质性的改进,以便他们能够从名单上消失。

有时这很有效。越南在2003年被列入CPC名单,因为它关闭了数以百计的教堂,迫使数以万计的人放弃他们的信仰,并监禁了数十名不同宗教信徒。在汉福德于2006年谈判达成了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后,越南通过释放所有已知的宗教囚犯,重新开放数百个教堂,允许扩大宗教团体的注册范围,以及取缔强迫放弃信仰的行为,努力让自己从CPC名单上消失

经过几个月的类似谈判,沙特阿拉伯公开申明了停止印刷极端主义教科书和遏制骚扰某些宗教活动的承诺。土库曼斯坦对其法律进行了全面的修改,以前只允许两种宗教合法存在。

而有时并不如此。北朝鲜就没有改变。

这往往是缓慢和令人沮丧的,汉福德曾经和他的工作人员一起熬夜,以争取国务院公开声明朝鲜有宗教自由问题。无任所大使这一职位提出的问题并不总是总统的优先事项,而且常常遭到长期搁置。布林肯的反击——宗教自由不需要被优先考虑——是华盛顿许多人的观点。

但是,“由于世界上大多数人口生活在公然迫害或严重限制宗教自由的情况下,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站出来,热情地倡导结束他们的痛苦,”汉福德说。“没有其他国家能接近我们对宗教自由的追求,如果我们退出斗争,情况肯定会更糟。”

原因和效果

由弗兰克·沃尔夫共同创立的宗教自由组织“廿一威尔伯福斯”(21Wilberforce)报道说:“很少有人会质疑《国际宗教自由法》的重要性及其在过去20年中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

要清楚的是:它并没有在全球范围里消灭宗教逼迫。从2007年到2017年,皮尤研究中心发现政府和社会对宗教的限制“在全世界范围里明显增加”。而天主教组织“帮助有需要的教会”(Aid to the Church in Need)则报告说,近三分之一的国家不尊重宗教自由;在这些地方,95%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糟。

但是,伴随着当地的实际变化,IRFA现在给宗教自由提供了严肃的、最新的信息(外交官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问:“什么是家庭教会?”),CPC程序成了促进变革的工具(没有人愿意成为“特别受关注国家”),以及现在每年行动和报告都有了期限(虽然年度报告不经常被主流媒体报道,但《今日基督教》每年都有报道)。IRFA的结构已被证明是如此有效,以至于它在2000年被用作反人口贩卖立法的原型

但IRFA最好的成果最难量化。

赫兹克告诉皮尤研究中心:“在通过《国际宗教自由法》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个联盟成立了,一个人权架构得到了建立,并继续发展和表现出来。这场运动本身帮助激发了在美国外交政策中更广泛地关注人权的运动。在该立法之后,国会通过了具有一些真正效力的反人口贩卖立法;2002年,国会通过了《苏丹和平法》;2004年,朝鲜人权;今年,反国内人口贩卖立法和推动世界各地的民主立法。一系列的立法都是从关注国际宗教自由的运动中产生的。”

“简单地说,IRF运动影响了一长串基于信仰的国际行动,影响了全球数百万人,” “廿一威尔伯福斯”前执行董事莎朗·佩特(Sharon Payt)这样写道

“可以说,没有什么人权比宗教自由对我们的生活更具有基础性,”汉福德说。“你可以问世界各国的人们,什么权利对他们来说是最宝贵的,那么多人会说‘宗教自由’,因为它让他们有能力寻求认识上帝,追求他们认为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编注:福音联盟非常努力地用以福音为中心的资源装备全球基督徒,请考虑奉献支持我们的全球福音资源事工。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as Global Religious Freedom Seen Its Best Days?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政治
宗教自由
人权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