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绵羊和山羊的真正区别
2021-09-27
—— Hayden Hefner

我喜欢凯斯·格林(Keith Green,美国福音歌手——译注)的音乐。我喜欢那激烈而沉重的钢琴。我喜欢那些字斟句酌的歌词。我喜欢它的80年代早期风格。我喜欢它的耶稣子民(Jesus People)风格。我喜欢它的激情。

是我父亲最初向我介绍了格林,经常是在我们从学校开车回家的路上。在我看来,格林作品的巅峰应该是《绵羊和山羊》("The Sheep and the Goats")。

在这首歌中,格林唱出了耶稣在马太福音25章31-46节的比喻。在那段经文中,耶稣把对世界的最后审判描述为牧羊人把公义的绵羊和不公义的山羊分开。牧羊人区分这两组人的方法是查验他们对“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所表现出的牺牲之爱(马太福音25:40,45)。

格林的歌词非常贴近经文的内容。然而,在这首歌的最后一句,格林对这段经文做了最后的评论:“我的朋友们,根据这段经文,绵羊和山羊之间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做了什么和没有做什么。”

这些话震撼了我的童年世界,因为它们点出了我的假冒为善。在我年轻生命的那一时刻,我是一个认信的基督徒,但实际上我离耶稣很远。我声称爱耶稣,但我并没有像祂那样的爱心。因此,这首歌让我感受到我没有爱的假冒为善所带来的令人不安的沉重感。

没有什么比假冒为善更丑陋的了,不是吗?尤其是基督徒的假冒为善。没有什么比一个不爱别人的认信的基督徒更让人沮丧、不诚实和迷失方向的了。

爱的最高境界

为什么基督徒的假冒为善如此困扰我们?为什么认信的基督徒没有爱的罪会让人感到迷失方向、不和谐,以及(如果我们不小心)带来幻灭?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牧人恨恶没有爱的假冒为善?

从马太福音第25章中似乎可以看出,牺牲的爱对基督徒来说是最合适的。这是好牧人将他的绵羊与山羊分开的基础。

然而,我们并不只是从马太福音这样的经文中推断出这种合适性。我们看到它在整个新约中得到了明确的阐述。在约翰福音第13章中,耶稣宣称:“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5)。

耶稣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我们爱别人(尤其是“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 的方式很重要。这很重要,因为它使我们与众不同。这很重要,因为这种爱是牧人区分他的绵羊和山羊的方法。这很重要,因为进入天父的国至关重要(马太福音25:34)。

所有这些都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在什么意义上这至关重要?如果我们不能挣得我们的救恩,那么耶稣为什么在马太福音25章中说这些?换句话说,绵羊和山羊的真正区别是什么?

真正的绵羊,真正的羊毛

虽然我喜欢格林的歌,尤其是《绵羊和山羊》,但我认为这首歌的最后一句话有误导性。

公义的绵羊和不公义的山羊之间的唯一区别不是他们做了什么或没有做什么。区别不仅仅在于外在的特征。绵羊和山羊有不同的DNA。这种差别是细胞性的。它们是不同的物种。

是的,绵羊和山羊之间有外部差异。是的,我们能够根据这些外部差异来区分两者(“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但是我们必须小心,不要把症状和原因混淆。我们必须小心,不要将果实与根基混淆。我们必须小心,不要把羊毛和DNA混为一谈。

新约圣经一贯明确地指出,我们爱别人的方式具有永恒的意义。没有错,义人将根据对他人真正的爱而得以与不义的人分开。然而,这种牺牲的爱并不是公义这一新本性的原因。它是接受新本性所结出来的必然果子。

牺牲的爱是区分绵羊和山羊的真正羊毛。拥有真正的羊毛并不能使你成为一只绵羊。但作为一只绵羊,你会拥有真正的羊毛。

因此,当基督把绵羊和山羊分开时,祂是根据必然的结果的存在而把他们分开的。是的,我们可以通过牺牲的爱的存在来识别真正的归信。但我们决不能相信我们的牺牲的爱会导致真正的归信。牺牲的爱对于重生来说,就像真正的羊毛对于成为一只绵羊一样。

不坏种子的必然果子

彼得表达了这一现实,他要求信徒“从心里彼此切实相爱”,因为他们已经“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彼得前书1:22-23)。

爱别人的诫命是真实的。但它绝不是为了让我们凭自己的力量去遵守。彼得非常清楚地指出:牺牲的爱是不能朽坏的种子所必然结出的果子。

牺牲的爱不是罪之死的臭味,而是复活的新受造物的香气。牺牲的爱不是叛逆之子沾满污垢的抹布,而是浪子重获新生的漂亮袍子。牺牲的爱不是不义山羊的肤浅礼节,而是真正绵羊的真实而持久的羊毛。

牺牲的爱不是从巴比伦的烂根上长出的凋零的花朵,而是不坏的种子所结出的美丽、永恒和必然的果子。


译:Jeff;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Real Difference Between Sheep and Goats.

Hayden Hefner(海顿·何夫纳)是俄克拉荷马城布里奇韦教会的学生事工传道人,刚刚毕业于西南浸信会神学院。
标签
重生
绵羊和山羊
牺牲的爱
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