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社区中向天主教徒传福音
2020-11-09
| Chris Castaldo

确定天主教是否是你所在社区的主流曾经是一件相当简单的事。例如,你会四处看到教区的名字,比如“圣佩特罗尼尔”和“圣家”;或者当地的五金店会出售圣约瑟雕像(据说把它倒立着埋在院子里可以加速卖房的过程);或者在大斋期看到灰白的额头,并且在超市里找不到一个金枪鱼罐头。然而在今天,这些痕迹并不那么明显。

我们在凯瑞·肯尼迪几年前的畅销书《现在就做天主教徒》(Being Catholic Now)中看到了这种变化。在这本书中,37位受访者(其中大部分是公众人物)分享了他们各自天主教信仰的形式和实质。正如我当时在我的书评《身份盗窃》("Identity Theft" )中所说的那样,这些“见证”展示了美国当代天主教广泛地得到了重新定义。你也可以读一读天主教作家彼得·费尔赫德(Peter Feuerherd)在他的《美国圣地:发现美国福音派世界中的天主教》(Holyland USA: A Catholic Ride Through America’s Evangelical Landscape)一书中的总结性陈述:

事实上,天主教包括了那些认同不同权威和不同观点的人,他们对日光之下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有不同的看法。有自由派的主教,也有保守派的主教。教皇有时与他自己的委员会也意见不一。美国天主教选民经常被专家们视为每次全国大选中至关重要的摇摆群体,他们的立场太过分散,无法真正分类。事实上,有些宗教学者称天主教为基督教版印度教,因为它有太多不同的祷告、仪式和观点,就像印度的本土宗教和多样化的宗教,现在都被称为印度教一样。

作为局外人,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以为天主教的信仰和实践必须是高度一致的。我们看到了传统的外在形式:神父的神职装束,共同的礼仪,以及构成教区生活的教会符号。但这种分析是不够的。无论是通过特定的修会(考虑耶稣会和方济各会之间的差异),还是通过自由派和保守派神父之间的差异,深刻的多样性隐藏在很多不同的领域里。作为一个前天主教徒,我观察到当今美国天主教的三种大致类型。这种知识可以帮助我们向天主教朋友和家庭的传福音事工。

传统天主教

当代天主教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倾向于天主教的基要主义。这些“传统”天主教徒以梵二公告(1962-1965年)之前的思维方式看待世界,他们往往回避信仰的个人和主观层面、对新教抱有敌视的态度,厌恶个人读经。他们常常会说:“我的牧师会告诉我《圣经》的意思。”因为传统天主教不承认新教是合法的基督徒,所以他们拒绝拜访你教会的邀请,并避免面向他们和他们家人的宗教对话。

在我们想要苛刻批评这些传统天主教徒之前,我们必须认识到,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只是在忠于自己的信仰。你可以这样想。当摩门教徒或耶和华见证人拜访你的小妹妹、儿子或孙女并邀请他们参观他们的教堂时,你会有什么感觉?因为福音派教徒认为这类团体是基督教正统观念之外的异教,所以我们会防备那些试图破坏正统信仰的人,甚至对他们不那么友善。这就是我们与传统天主教徒交谈时的障碍。

灵恩派天主教

这一类有时被称为“福音派天主教”(见乔治·维戈尔George Weigel的新书《福音派天主教》,Evangelical Catholicism),他们体现了天主教新福音运动(New Evangelization movement)的想要以圣经和圣灵为中心的愿望。教宗保禄六世(1963-1978)经常在塑造灵恩派天主教身份上居功至伟,特别是在他题为《福音书》(Evangelii nuntiandi)的谕令中。教宗的这一声明强调梵二公告呼吁了每个天主教徒都有福音责任。保罗六世也强调了一些福音派新教徒所熟悉的主题,包括与永活基督的个人关系、圣灵内住,以及为更大社区服务的需要。因此,灵恩派天主教徒表现出充满活力和灵恩的信仰体验,他们关注圣经教导、每日以耶稣为中心的个人灵修,他们会收听新教电台、访问福音联盟网站,并定期参加各自教会的查经和祷告小组。

文化天主教

当这些人进入医院或完成人口普查时,他们会把自己登记为“罗马天主教徒”,哪怕事实上他们已经连续9年错过了弥撒。或者他们也许每年参加两次弥撒,分别在圣诞节和复活节(因此被称为 “Chreaster”,圣诞节和复活节的混合词)。他们是“餐厅天主教徒”,根据自己的口味挑选宗教元素,就像素食者在自助餐柜台上挑选生菜和洋葱一样。也许他们在需要从上帝那里得到什么的时候才会去教堂,就像挂名的新教基督徒一样,这些天主教徒使用宗教标签,但基督教对他们的生活几乎没有影响。

福音事工的意义

仅仅理解天主教教义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停下来考虑每种人的假设、优先事项、态度、恐惧和委身之处。就像优秀的宣教士会仔细“阅读”福音对象的背景一样,我们可以(也应该)这样做。具体来说,我们要寻找能够带来有意义对话的共同点。

要找到与灵恩派天主教的共同点很容易。由于我们都乐意委身于圣经,我们可以邀请这位朋友一起研读圣经或读一本灵修书。

在传统天主教徒中,我采取一种做学生(真心)的姿态,有兴趣去了解这位朋友所关心的宗教习俗。圣诞节、复活节等假期,节日、各种圣礼(如领圣体和坚振)都是典型的例子。

无论从表现还是目的来看,文化天主教徒就像一个不可知论者。他们口口声声说上帝存在,却抵制他的神权。我以基督徒的爱和恩典把自己的资源投资在这种关系上,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赢得对方信任和信赖。当我的文化天主教朋友遇到危机时(就像每个人一样),我希望能有幸向他解释挂在他脖子上的十字架饰物的意义:在一个真正的十字架上,一位救世主真正地被挂在上面,然后从死里复活,这样,相信他的人就能得着将来复活的希望。

在实现我们传福音的呼召时,保罗劝告歌罗西人要清晰,有目的和用恩典说话(歌罗西书4:2-6)。他憧憬着一个充满圣徒、专心于用口传讲福音的教会:“好叫你们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各人。”除了明白圣经如何传达福音信息外,我们还有机会反思我们福音对象——甚至是我们的天主教朋友和亲人——的特殊信仰和价值观。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Reaching Catholics in Your Community

Chris Castaldo(克里斯·卡斯塔尔多)博士毕业于伦敦神学院(London School of Theology),现在正在担任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Naperville, Illinois)新圣约教会(New Covenant Church)的主任牧师。
标签
宗教
传福音
天主教
福音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