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在传讲一个自己不该去的地狱和一个自己配得的基督?
2019-10-25
| Peter Gurry

近日,我教导了两次有关地狱的教义,而这两次课程结束时,我都感动得泪流满面。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第二次。当课程的结束时,一位与上帝同行多年的老姊妹,她和蔼地向我走来,然后问了我一些关于她母亲的问题。正当她讲述时,她哭了起来:她很想知道自己的母亲现在是否在地狱里。

我又能说些什么呢?我只能告诉她大多数基督徒在这个时刻会说的话。我说:我们无法知道在人们生命最终的时刻做了什么,因此我也无法知道她妈妈现在在哪里。

这是真的。我并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

然后,我还告诉她:“但这是我所知道的事:我知道假如她现在正在地狱里面,这是公义的。而我知道若神也把你我送到那个地方,这也是公义的。因为那是我们罪人应得的结果。”这是一个严肃的对话,我不会忘记当时她缓缓地点点头,然后我们流着眼泪彼此拥抱。

我们如何思想地狱?

我发现一个重要的事实:我们如何思想地狱总是在反映我们如何思想罪,进一步,也反映了我们如何思想基督。问题是,基督徒很容易认为地狱只是“存在在那里”的一个地方,而且认为其他人应该去那里——也就是那些与我们思想不同、投的票和我们不同或者生活方式和我们不同的人。然而,这样的思维方式最终会使我们冷酷无情地看待福音和看待那些不同于我们的人。

约拿单·爱德华兹对这一现象有很深刻的理解。他发现,如果一个基督徒认为“地狱仅属于其他人、但不属于他自己;他就会把地狱当作一个武器挥舞着去攻击那些拒绝相信地狱的人士。”人们更喜欢相信一个自己不用去的地狱。爱德华兹发现,很多人对地狱的认识其实是用来服事自己的。

这样的思想今天仍然存在,但却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的。自由派新约学者戴尔·埃利森(Dale Allison)在他的书中这样描述他年轻时怎么思考这个问题:

我想起我曾经读过……一本讲论基督教和其他宗教区别的小册子。整本小册子都是在讲犹太教徒、穆斯林教徒、以及印度教徒将会在那里如何永远被火焚毁。为了证明这一论点,作者引经据典、使用了很多圣经经文。读完了之后,我倒抽一口凉气,然后我站了起来并焦虑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我无法接受所有与我们信仰不一样的人都要在死后遭遇酷刑折磨,直到我遇到自由派神学,我才为此释怀。

的确听起来令人反感,的确我们需要抵挡这样的观点,但我们并不是要像埃利森那样否定地狱的教义,而是要抵挡“所有和我们不一样的人都要下地狱”这样的观点。后者并不是圣经所教导的,这就引导我们去重新认识耶稣基督的福音。

没有人下地狱是因为在某个特定的方面和你不同。不!在地狱中受刑罚恰恰是因为他们和你一样。这正是地狱的教义令人惊讶的地方。我们都配得这样的结局,没有一个人可以例外,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当我们读到保罗在罗马书3:23写下的“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时,真理应当驱散我们所有自以为义的骄傲。

基督徒规避了地狱的刑罚,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和其他人有不同的观念或做法;我们被免予刑罚,因为基督我们不同,因为神圣洁、无瑕疵的圣子基督,也就是那无罪的的替我们成为罪(林后5:21)。基督,唯独基督,使我们变得不一样。

我们该如何教导有关地狱的教义呢?

基督使我们免予地狱刑罚这一真理以三种方式影响着我们传讲和教导地狱。

第一,当我们谈论为什么一位慈爱的神会把人丢到地狱去时,我们应该更多地讲我们自己。

当我们把斯大林或者希特勒的罪行拿出来看的时候,会面临一种试探,就是认为一个公义的神必然要把罪人丢进地狱,这是出于一种护教学的考量。但是谁会认为自己和那些犯下邪恶暴行的恶徒们是一样的呢?但事实是,我们和他们是一样的,我们内心恨人、我们有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我们也在心思、意念和行为上没有爱神。如果我们在考虑地狱问题的时候,不是先说那些大家公认的恶人,而是从自己开始,这会对我们理解和传讲地狱更有帮助。

第二,不要为宣讲地狱的真理感到尴尬。

有些人否认终末的惩罚,更遑论会去相信地狱的存在。还有一些人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他们不但在公开的讲道和教导中不敢过多谈论地狱,而且在平时的对话中也尽可能不提及这档事。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想要关心某些人,因此不想冒犯或者不希望所爱的人承受永远的痛苦。这两个顾虑都是以可理解的,但如果隐瞒地狱的严重性,我们就弱化了耶稣为了爱世人而给出了祂自己这一极大的代价。毕竟,“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路7:47)

第三,地狱的真理必须影响着我们传讲福音的方式。

倘若我们宣讲一个我们认为自己不会去的地狱,那么我们必定会宣讲一个我们理应得到的基督。

这两者都是不可避免地环环相扣。我们对下地狱的恐惧必须与我们的呼求紧密相系,就是耶稣会拯救我们这些配下地狱、配受刑罚的罪人。我们必须以迫切、敬畏和强调的态度来同时谈论地狱和耶稣,然后用保罗的话来发出呼吁(罗11:33):

深哉,神丰富的智能和知识!祂的判断何其难测,祂的踪迹何其难寻!


译:Deborah Lwo;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re We Proclaiming a Hell We Don’t Deserve—and a Christ We Do?

Peter Gurry(彼得‧格里)是剑桥大学博士,现任凤凰城神学院(Phoenix Seminary)新约助理教授,教授希腊文及新约课程。
标签
教义
地狱
系统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