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祷告争战中得胜的指引
2019-08-14
| Bryan Litfin

编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议的那样,我们要帮助我们的读者“让这几个世纪以来干净的海风吹过我们的心”(出自 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 ——译注)。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只有通过阅读经典”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接下来要审视一些可能被遗忘、但是依然和现今的教会相关,并且能帮助今日基督徒的经典著作


祷告是一个我们如今仍在持守的基督教古旧美德,我们如此行是因为知道自己应该这样做。当朋友面临麻烦时我们会这样说:“我会为你祷告。”不过说过之后我们到底会花多大精力祷告呢?比这种情况还要糟糕的是,即使是非基督徒在遭遇厄运的时候都能说出这句寡淡的陈词滥调:“我们的思念和祷告会陪伴着你”。现代祷告已经变成了仅仅是美好的祝愿。

尽管如此,在我们当中仍然有一些名副其实的祷告勇士,教会总还是有她的但以理的。不过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希望自己在祷告上能做得更好。并非我们不祷告,只是我们的祷告缺少配得上祷告在基督徒生活中地位的大能大力。

我们的问题并不是一个新的问题,以前的世代也曾面临过这个问题。从慕迪(D. L. Moody 1837–1899)所著的《得胜的祷告:什么拦阻了它?》(Prevailing Prayer: What Hinders It? 中文名暂译)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点。他所探求的问题——是什么让我们的祷告能够得胜而不失败?——也是我们至今仍然在问的问题。慕迪所提供的答案对于当代仍然适用,就像适用于1884年他写这本书的时候一样。他的智慧适用于已经过去的高顶礼帽、络腮胡子的时代,也同样适用于我们这个文青胡子、紧身牛仔的时代。祷告在基督徒生活中一直都是一个挣扎。

祷告是争战

得胜(prevailing)是镀金时代(Gilded Age,美国历史中南北战争和发展时代之间,约1870-1900。——译注)用来谈论战场胜利的一个术语。谷歌对英文词语的使用分析表明自1800年至今这个词的使用频率在稳定下降。不过词义仍然足够清楚。它意味着胜过或得胜,特别是在战争处境中。祷告被看成是一种争战,在这个战场上我们可能得胜也可能失败。对慕迪的原始受众而言,南北战争依然历历在目,因此使用战争术语思考生活非常贴切。

但是祷告如战争的比喻也为我们所熟悉,即使我们并不总这样说。为什么呢?因为这来自于圣经。在旧约中,祷告是与以色列能否胜过仇敌紧密相关的。当上帝的子民终于受够了外邦势力或好战邻国的压迫时,他们就在祷告中转向上帝。只有这个时候上帝才会兴起一位士师或者赐给他们战场上的胜利。祷告是以色列的得胜法宝。本书在亚马逊上的简介是这样写的:

上帝做工之处,也是人祷告之处。哈拿祷告求子,神赐下撒母耳。以利亚呼求上帝,看到火从天降下。保罗和希拉祷告监狱就震动了。为什么有些祷告让大山挪移而另一些祷告仅能移动石头?在《得胜的祷告》中,作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福音布道家之一,作者向我们解释了什么是符合圣经的带有能力的祷告。这本书蕴藏着丰富的故事和例证为宝藏,它会使你渴慕祷告并且引导你用最佳实践方式祷告。

此外战争的比喻并不局限于旧约中振雷般的战车和全副武装的士兵。新约信徒的属灵争战也依靠祷告。这样的用语如今很普遍。提到福音布道,约翰·派博(John Piper)会说“通过祷告赢得战争(Winning Battles through Prayer)”。还有,他会默想“祷告及神的得胜(Prayer and the Victory of God)”。这可不仅是福音派的专属的僻字涩句。天主教也用这个概念:“祷告的争战”(The Battle of Prayer)是天主教教理问答的一个主要部分。这是普世基督教主题,因为它来自于圣经。

“是什么拦阻了它?”

天主教教理问答中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会埋怨祷告未蒙垂听?”慕迪在维多利亚时代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他的妻弟弗莱明·雷维尔(Fleming H. Revell)于1870年建立了一个出版社,该出版社热销的第一本书就是这位娶了他姐姐的芝加哥著名福音布道家写的。为了回答是什么拦阻了得胜的祷告这一永恒的问题,雷维尔于1884年出版了慕迪的书。现在,另一个创立于慕迪和雷维尔时代的事工机构——慕迪出版社(我所在的机构)出版了这本书的更新版

拿起这本被遗忘的经典,你立刻就会注意到慕迪从不质疑祷告的功效。他赞同地引用了一句十九世纪的谚语——“祷告摇动了那移动世界的手,”这句话早在1836年就开始广为流传了。当恒切的祷告上达于上帝时,神圣的回应就如雨降下。基督徒未能在祷告中得胜的原因,慕迪相信,是因为他们不祷告。他是对的。这难道不就是圣经所说的吗?使徒雅各提醒我们“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雅4:2),可是即使我们不怕麻烦地向上帝求了,我们却发现有时他并不回应。雅各继续告诉我们为什么祷告被拦阻:我们求错了,要将所得的花费在自己的情欲上(雅各书4:3)。慕迪应该对此毫无异义。被上帝应允的祷告都有某种特质,缺失了它就无法得胜。归根到底,这个特质就是单纯地相信祷告是有功效的(雅各书5:13-18)。“在整本圣经中,”慕迪宣告说,“你都会看到当带有信心的祷告达于上帝时,祂就赐下回应。”

得胜祷告的九个要点

慕迪相信,祷告勇士单纯的信心围绕于九个态度和行为,这是祷告有果效的必备条件。他详细地罗列了出来。其中一些通过流行的ACTS缩写(Adoration赞美、Confession认罪、Thanksgiving感恩、Supplication代求)为当代读者所知,这个如今广为流传的缩写出自于慕迪时代的出版物。他在这四点上又加添了几点。他所扩充出的清单如下:

  1. 赞美(Adoration):“基督徒们,当我们以祷告亲近上帝时,让我们给祂正确的地位。”
  2. 认罪(Confession):“你会发现离上帝最近的人,从祂那里获得最大能力的人,就是那些承认自己的罪和失败的人。”
  3. 补偿(Restitution):“或许我们生命中有些事情需要做出补偿;可能是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早就被遗忘了,直到圣灵提醒我们。如果我们不愿意做出补偿,我们就无法期待上帝赐下祝福。这也许是为什么我们许多祷告未蒙垂听的原因。”
  4. 感恩(Thanksgiving):“我们,日复一日地从上帝那里领受祝福;然而,在主的教会中赞美和感恩却为数寥寥。”
  5. 饶恕(Forgiveness):“我相信这是正在拦阻大多数人的祷告被垂听的最主要的事情——人们不愿意培植饶恕的灵。”
  6. 合一(Unity):“何处有合一,我就无法相信任何来自世界或地狱的力量能抵挡合一的工作。当教会,牧师和会众合一,神的百姓都一心一意,基督教就会如烧红的铁球一样滚过世界,死亡和地狱的势力在其面前无法站立。”
  7. 信心(Faith):“不信是看到上帝手中的某物说,‘我得不到’。信心看到它说,‘我将要得着’。”
  8. 请求(Petition):“有些人认为上帝厌烦我们持续不断地到他跟前请求,这会打扰他。然而唯一打扰上帝的方式就是根本不到他面前。他鼓励我们反复到他跟前,向他直求。”
  9. 降服(Submissi):“所有真实的祈祷者都要完全降服于上帝。当我们向他提出请求之后,我们应该说,‘愿你的旨意成就。’我一千倍地盼望上帝的旨意而不是我的意思成就。我不像上帝那样能看穿未来;因此,让上帝为我选择比让我为自己选择要好得多。”

传世经典

最后一章“被应允的祷告”着重于慕迪永不过时的提醒,那就是等候上帝的祝福是艰难的争战——不过从不徒然。“如果我们的祷告未蒙垂听,”慕迪写道,“可能是我们祷告时的动机不对;或者我们没有按照圣经祷告。所以让我们不要灰心,或放弃祷告,虽然我们的祷告并未以我们盼望的方式成就。”上帝有祂自己的时间——那是最好的时间。

《得胜的祷告》中字里行间都满溢着慕迪对圣经这本好书的解释,他从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鞋子推销员变为举世闻名的布道家并且如此了解圣经。他也为读者提供了许多家常故事和附有启迪的小故事——这些来自于他那漫长又奇妙的事工。慕迪在多处引用诸多新教不同宗派著名圣徒的话,这反映了他根深蒂固的普世教会合一观。他引用了英国圣公会的主教杰里米·泰勒(Jeremy Taylor)、清教徒神学家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长老会圣经学者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和普利茅斯弟兄会传教士及孤儿护理倡导者乔治·慕勒(George Müller)——仅举几例。

虽然发表于135年前,但是《得胜的祷告》仍然具有现实意义。或许慕迪开篇的一个鼓励就最好地总结了这本书:“当我们来到施恩宝座前时,让我们牢记上帝是垂听祷告的。”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屈膝跪下并且开始期待祷告让伟大的事情发生。


译:Jenny XJT;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 Guide to Prevailing in the Battle of Prayer

Bryan Litfin(布莱恩·李特芬)在慕迪神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教授神学和教会历史16年,现在是慕迪出版社的编辑。他在达拉斯神学院获得历史神学硕士学位,在弗吉尼亚大学获得古代基督教博士学位,并且是好几本书的作者。
标签
祷告
信心
传记
见证
基督徒经典著作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