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时事
如何迎接“元宇宙”?
2021-11-18
—— Ian Harber , Patirck Miller

亨利·福特(Henry Ford,福特汽车的创始人——译注)的初衷并不包括建立巨型教会(megachurch)。但是在个人汽车出现在市面上之前,大多数找教会的基督徒面临的都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宗派(神学?)决定:你是参加附近的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路德会,还是天主教会?但是拥有了汽车之后,基督徒突然可以决定参加有最好儿童事工的教会、青年事工最激动人心的教会,或是周日早上敬拜采用摇滚音乐的教会——只要开车半小时之内能到就行。于是我们成了教会的消费者,因为汽车让我们可以成为消费者。事实上,现在的教会使用丰富多彩的事工菜单来供应我们的消费主义需求,那种丰富性甚至可以让芝士蛋糕工厂(Cheesecake Factory)的服务员感到羞愧。

这不是第一次技术改变教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是,虽然近年来技术变革的步伐已经让教会感到眩晕和疲惫,我们也只是看到了数字冰山的一角。将真正改变我们的思想、属灵和教会面貌的改变很快就会到来:元宇宙(the metaverse)。

什么是元宇宙?

对大多数人来说,“元宇宙”是一个新词,我们之所以听到这个词只是因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宣布脸书(Facebook)的母公司将改名为“元”(Meta)。这个新名字是对未来的一种认可,Meta公司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新的数字宇宙的第一推动者。

但究竟什么是元宇宙?马修·鲍尔(Matthew Ball)是一家大力投资于元宇宙的风险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人,他在自己的入门读物中这样说:

元空间是一个大规模的、可以互动的、实时渲染的三维虚拟世界网络,可由无限数量的用户参与、同步和持续体验,并具有数据的连续性,如身份、历史、权利、对象、通信和支付。

元宇宙不是一个数字世界。它是一个由多个世界组成的数字世界,人们可以无缝地穿越这些世界,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能保留他们的外表和数字财产。这些世界不仅仅存在于VR(虚拟现实)中,而且还通过AR(增强现实)分布到物理现实中。

元世界仍然是一个雏形,但一些早期的例子提供了对于未来的一瞥:

  • 在福克斯新闻(FOX)的Alter Ego节目中,音乐艺术家以数字化身为节目的评委表演。参赛者解释说,以前外貌或社交焦虑阻碍了他们,但使用数字化身让他们变得真实。在元宇宙中,人们将拥有数字身份,而这数字身份可能会比现实中的身份更优先。
  • 耐安堤克(Niantic)公司的游戏《宝可梦GO》(Pokémon GO)允许玩家用手机摄像头看到AR宝可梦并捕捉它们。在未来,人们可能会使用AR眼镜来模拟办公室和与朋友一起玩耍。
  • 特拉维斯·斯科特(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Fortnite)中举办了一场现场音乐会,玩家可以参与其中、在里面跳舞和在多个世界中移动。那次音乐会有超过3000万人参与,使其规模超过超级碗的中场表演。在未来,人们可能期待甚至更喜欢将虚拟场所作为体验现场活动的场所。
  • 苹果的面部识别软件使用红外线来分析你脸上的3万个点。这就是让你制作3D表情(animojis)和拟我表情(memojis)的原因,它可以准确地实时呈现你的面部表情。在元宇宙中,人们的数字化身将无缝地反映他们的实际面部表情,创造一个真实的个人存在的数字模拟。
  • Playstation 5的控制器拥有革命性的触觉技术,使游戏制作者能够创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物理感觉。在未来,触觉手套将使你能够感受到数字式的握手、握住数字式的杯子,或者数字式的击掌。
  • 微软的PlayFab和亚马逊的GameLift这两种技术都使用人工智能来主持和匹配寻求多人游戏体验的游戏者。这可以保持游戏的趣味性,因为你只与技能相似的玩家竞争。在元宇宙中,匹配服务可能使用人工智能驱动的个性测试,根据共同的兴趣创建数字朋友群。
  • 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s,NFT)允许你拥有一块独立的数字财产。在元宇宙中,人们将使用这种代币购买数字设计师的产品、在VR中跨平台携带或使用它们,甚至通过AR在现实世界中使用。戴上你的AR眼镜,一个人或一个地方就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移动的艺术作品(或广告)。
  • 微软最新的《飞行模拟》(Flight Simulator)游戏包含超过250万GB的数据,因为微软绘制了现实世界的地图,并将其内置到游戏中。它有2万亿棵独特的树,和15亿个独特的建筑。模拟游戏与现实世界的活动保持同步和一致,甚至包括天气(有些人飞到飓风中只是为了检查它)。这被称为“镜像世界”,未来人们可能会使用这些数字资产来设计建筑,用于现实世界的建设或仅用于数字世界的建设。你可以购买一个超现实的数字房产,在其中居住、互动或进行小型度假。

这些例子本身都不是元宇宙。但它们共同勾勒出了元宇宙可能带来的未来前景。

基督徒如何做好准备

元宇宙对教会和基督徒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Facebook在2004年首次亮相,iPhone在2007年发布时,我们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14年后,我们逐渐知道了,但教会现在才刚刚跟上。我们不可能在元数据重塑文化的十年后才意识到它的影响,我们必须现在就为塑造未来的门徒做好准备,因为我们知道元宇宙只会加剧目前由入侵性较低(信不信由你)的互联网造成的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还有五到十年的时间元宇宙才会来到眼前。我们可以预测即将到来的变化,并准备好耶稣的门徒迎接它和在那个未来的世界中作为忠实的基督见证人生活。以下是我们今天应该开始强调的三个主题,以便我们能够塑造预备好迎接明天的门徒。

第一,在一个定制的世界中,身份是自我定义的。

如果你认为现在的社会正在与所谓“身份政治”争战,那就准备好吧。元宇宙中的个人将能够通过完全由自己设定的身份来表达他们想要表达的东西。例如,在马克·扎克伯格的演讲中,一位朋友作为机器人出现在了空间站里。

当我们对自己的虚拟版本比对现实中的真实版本更加认同时,会发生什么?人们可能会开始混淆他们上帝赋予的身份和他们在元宇宙中精心打造的自我身份。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的辩论就眼前,神的形象(imago Dei)即将遭遇元的形象(imago meta)。

在一个我们身份的每一方面都可以完全定制的世界里,庆祝一个神所赐予的身份——神设计了我们成为祂形象的承载者,用肉和骨创造了男性和女性以看守和护理这个世界——将与文化彻底背道而驰。但是,这一合乎圣经的观念同时也会带来生命和自由,因为“创造自我”的焦虑已经使Z世代和千禧一代陷入瘫痪。

教会可能是最后一个接受你原本被造的形象,而不是你为自己设定的形象之处。

第二,实体世界中的创造之善。

我们将开始更多地过着非实体的生活,要么是作为VR空间里的一个头像角色,要么在使用AR技术的全息实体世界中。我们感觉到的分离——在我们的物理身体和物理境与我们虚拟扩展的意识之间——将越来越大。我们将很快开始看到我们虚拟世界和虚拟身体的无限可能性,并认为它比物理世界更好、更真实。

世俗主义使世界失去了活力,并使它失去了超验、神圣的含义,而元空间提供了一个山寨版的超越世界。正如一位播客所说,它满足了“长期以来,人类渴望进入一个想象世界的愿望”。作为耶稣的门徒,我们却坚持认为我们的物质世界和身体原本是美好的。亚当第一份最基本的工作是培育一个园子。耶稣呼吁祂的追随者照顾病人、拜访孤独者、扶助被压迫者,并管理环境。我们知道,由上市公司创造的虚拟世界永远不会比上帝创造并称为“甚好”的世界更真实或重要。

耶稣的追随者必须不断地抵制数字化并形成共同体,让人们可以刻意脱离虚拟现实、与他人同在:看着他们的眼睛、给他们一个拥抱,并简单地陪伴他们。这将是最好的反文化方式。

第三,在一个无限的世界里,有限制就是恩典。

元宇宙将为我们提供机会,让我们体验到只有上帝力量的惊鸿一瞥。信息的无处不在将使我们以为自己是全知的,创造世界和个人身份的能力使我们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而轻易地征服(虚拟的)地理边界将使我们能够在任何时候出现在我们想出现的地方,好像无所不在。当我们能够通过VR体验回到过去时,时空障碍的打破将使我们以为自己能进入永恒。这未来的巴别塔正以“无限”作为诱饵来引诱我们成为神。

耶稣的门徒则需要通过拥抱上帝赐予的限制来进行抵抗。我们在地方性的共同体中同存,我们专注于导致人们繁荣的系统和结构的缓慢改进(包括真实的和虚拟的),并接受越来越不时尚的短语“我不知道”。我们的生活可以体现出这样的真理:我们不可能无处不在,也不可能无所不能,而这种有限性正是来自上帝的礼物。

在新领域的忠诚

虽然我们无法预测元宇宙将以何种方式改变我们,但我们知道,基督徒的见证总是反文化的。元宇宙可能会保证提供神一样的力量和知识,但就像所有的偶像一样,它索取的总会比给予的多。尽管它很有诱惑力,但元宇宙最终将超越自身而指向超然的君王,他的话使非虚拟的远像成为现实。

就像每一项技术革新一样,元宇宙带来机遇,也带来威胁。但是,如果我们今天就开始做门徒培育的艰苦工作,我们可能会发现耶稣坚韧不拔的门徒们在一个新领域的边缘忠实地带领着,并为着每个人真正的结果子而努力——无论在真实世界里还是在虚拟世界里,并能够在面对巨大的变化时都充满自信的谦逊。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Prepare for the Metaverse.

Ian Harber(怡安·哈伯)是德克萨斯州丹顿市(Denton, Texas)一间非营利组织的媒体总监。他道学硕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同时在教会中负责青少年事工。
Patirck Miller(派崔克·米勒)毕业于圣约神学院(Covenant Theological Seminary)是“交叉路口”教会(The Crossing)的牧师,负责数字媒体事工。
标签
技术
社交网络
元宇宙
虚拟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