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应该每次讲道都呼吁悔改信靠吗?
2021-05-24
| Steven J. Lawson

解经式讲道针对的是全人——理智、情感和意志。不幸的是,很多人以为解经讲道不过是理智层面的讲道;讲道当然有教导的层面,但也有必要更进一步,超过仅仅理智上的教导,解经讲道也必须触动情感。

例如,爱德华兹就谈到过这种愿望——一种激发听众的情感、让他们对主发热心,对真理作情感回应的愿望。但是,一篇证道不仅仅教导理智,也不仅仅激发情感,还必须挑战听众的意志;换句话说,解经式讲道也要包含呼召人回应神的话。讲道本来就该对人的意志提出挑战和要求。

宣告带来呼吁

一篇福音性的证道显示呼吁人悔改跟随基督的重要性。在一个福音性布道中,信息邀请不信的人从他们的罪中悔改、信靠主。基督的事工再三阐明这样的呼吁是必须的,基督说:“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还有别处的经文也说:“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7:37-38)

因此,可以说耶稣不断邀请不信的人悔改相信,对祂作出回应。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

耶稣对不信者的意志提出挑战,我们的解经讲道也不能不发出作决定的呼吁,邀请人有意志上的回应。

避免两种危险

作这种呼吁时,传道人必须避免两种危险。首先是操纵意志,传道人绝不该胁迫或哄骗,信徒不该被操纵而有所谓的为基督“作决定”,加压的方式不属牧者该做的事;第二个(具有相同伤害程度的)危险是,从来不向意志挑战。忠于解经式讲道的传道人绝不操纵,但他们也一定会呼召人们作生命的回应。

当年在和我未来的妻子约会的时候,最后到了需要跨过只说“我爱你、我觉得你很棒、我不能没有你”的阶段,我才明白过来,必须由我提出:“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需要听见我问这个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带出她的回应:“我愿意!”

不可缺的要素

传道人讲道,不单靠研究有关救赎、挽回祭的经文,也不是仅仅把福音框在神学架构里以保证其正确,每一个信息迟早要提出悔改信靠的呼召,请求人们来到基督面前。有一点需要澄清,这种呼吁未必是叫人离开座位,走到前面,虽然你的教会可能这样做;而是由传道人要求会众在他们的座位上、在他们的心中,作出回应。这样的请求,正是呼召人跨出信心的一步,委身于耶稣基督。

呼召人悔改信靠是福音性讲道一个必需、不可缺的要素。基督在他的教导中做了榜样,也出现在彼得五旬节那天的证道,众人打断他问道:“ 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徒2:37),彼得直接回答:“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2:38)

彼得的例子不是唯一的,整本使徒行传里,使徒们呼吁听众回应都非常直接。即便在今天,身为传讲神话语的人,一定要让听众作出决定;只让他们认知一些事情不够,只让他们有所感觉不够;他们需要有所行动,我们必须要求相信的和不相信的人都悔改信靠。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Preacher's Toolkit: Should I Always Call for Repentance and Faith?

Steven J. Lawson(史蒂芬·劳森)博士是OnePassion Ministries的主席和创始人,该事工旨在装备解经式讲道者,以实现教会中的改革。他还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主办解经式讲道学院,并且担任林格尼尔事工的教学研究员。劳森博士在阿肯色州和阿拉巴马州担任了34年的牧师,著有28本书。
标签
教牧事工
讲道
教导
讲道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