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啊,救我们脱离公式化祷告
2019-11-13
| Aaron Armstrong

我相信我们都曾经在祷告的时候发呆过。当时我们好像进入了一种“自动驾驶模式”,用重复的言语、同一种方式祈求某一件事。我上面写“我们”的时候,我其实是指我自己,但我相信我并不孤独。

有一个晚上,我下班回家的时候感觉累透了。我带领家人作谢饭祷告。开口的时候,我竟然说出一些不合理的话,我没有感谢上帝供应我们的需要,反而求祂帮助我们睡得好(当然,很明显我很需要)。我跟孩子一起祷告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我发现当我在说出祷告的时候,说的话跟我先前七个晚上是完全一样的。我竟然公式化地重覆着一句祝福的话,而不是从心里发出的、想与天父联系的渴望。

为了帮助我们可以用更深入的方法与神相交,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阿尔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写下了《翻转世界的祷告:以主祷文作为革命宣言》(The Prayer That Turns the World Upside Down: The Lord’s Prayer as a Manifesto for Revolution)一书。他渴望所有信徒都委身于祷告,并且承认我们都必须回归到耶稣那里,才能明白委身祷告的意义。正如耶稣最初的门徒一样,我们需要先学习用耶稣在主祷文中教导的祷告典范。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先明白主祷文的意义。

主祷文开首的几句,我们都熟悉得可以马上背出来,甚至有时候察觉不到我们在说。但对第一次听到耶稣说这几句话的门徒来说,这个祷告就像晴天霹雳,这是一个全新的祷告方式,将要改变他们和人类历史的进程。

在这本具开创性的新书中,莫勒再次提出祷告的迫切性和改变的大能,重新展示祷告惊人和颠覆世界的能力。

充满福音真理的祷告

《翻转世界的祷告》一书主要是马太福音6章9-13节主祷文的阐释。莫勒透过仔细地逐节分析,展示每一节如何被充满福音真理。

  • 这段祷文(对我们来说)令人意外地缺少单数代名词,耶稣教导我们,祷告是群体的操练。我们在此再次得到提醒,我们是被基督拯救,成为祂的身体,就是教会。并且,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是共同地荣耀上帝,不单是个人。
  • 我们祈求上帝国度降临,旨意成全的时候,我们是倾覆这个世界上的权柄和势力,祈求“历史得到终结”,好使“万国因上帝的荣耀欢喜”,叫“众膝都要跪下,众口都要宣认,耶稣基督是主,归荣耀给父上帝。”
  • 在祈求我们的罪得赦免,如同我们赦免别人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是以微型的福音作为祷告。“耶稣教导罪人,背叛上帝的人,要坦然无惧地来到上帝的施恩宝座前……寻求宽恕。”
  • 在祈求不遇见试探的时候,我们则承认罪在我们生命中真实、持久的威胁(和吸引力),我们无力靠己力抵抗诱惑,并且我们要倚靠上帝使我们可以忍受诱惑到底。

对我们来说,这不应该是新的教导——在很多层面上都不是。但能以这个角度去看主祷文,实在是新鲜和有益处的。

我们很多人都很熟悉主祷文的字句,以致忽略了当中革命性的含义。我们必须不时重新阅读,并在我们藉着这些字句学习基督的教导时,让它们塑造我们。

今天所需的恩典

我真希望可以告诉你,看完这本书以后,你会马上将一切所读到的应用出来,并且你的祷告生命会得到更新,不会再作公式化的祷告。但我们早就听过很多类似承诺,而且知道这样的承诺从未兑现过。

相反,以下是我可以凭信心说的话。读这本书不一定马上可以改变你的祷告生活,但会提醒你,上帝在赐你“日用的饮食”(马太福音6:11)的时候,也赐下恩典,让你顺从和忠心地祷告。

而这也许就是确实改变我们的一点。读过《翻转世界的祷告》,我们应该不会期待明天连续多个小时不停地祷告,相反,我们应该恳求上帝的恩典,帮助我们今天可以忠心地祷告。毫无疑问,上帝会把恩典丰富地赐给我们。


译:V. Wo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Father, Deliver Us from Autopilot Prayers.

Aaron Armstrong(亚伦·阿姆斯特朗)是“The Gospel Project”出版项目的品牌经理,也是多本书的作者,他还为《路德》纪录片撰写了拍摄脚本。
标签
祷告
改变
书评
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