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做牧师了,这时候我该如何祷告?
2020-09-29
| Jeff Robinson

每位牧师都很独特,都有自己的恩赐和个性,也有长处和短处;但大多数牧师也有共同点。我们大多数人常常与不安全感争战,我们往往都是工作狂和完美主义者,我们常常过分看重别人的看法(尽管我们倾向于否认这一点,特别是否认自己注重其他牧师的观点),我们常常失望,我们都不喜欢礼拜一。

如果我们在牧师岗位上工作了很久,我们应该都已经考虑过离开,用我们的生命去做点别的事情——随便什么都行。我曾经有一个牧师朋友,他沮丧到一个地步是想要说服他的妻子帮助他故意让自己不合乎事奉的资格。靠着神的恩典,我最终说服了他放弃这个荒谬的想法。

谈到我自己,有一次我特别想离开事奉。

那时我刚刚做了三年的全职牧师,我想我几乎可以说那一年是地狱般的日子。一个主日早上,一位同作长老的弟兄出人意料地在成员大会上要教会成员们就是否信任我进行投票,他说我是一个失败的领袖。虽然会众并没有配合他,但我的家人们坐在第二排观看了整个过程。这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几天后我就辞职了。

我向妻子发誓说,我已经永远退出了教会服事。一个失败的领袖怎么可能蒙召去牧养神的百姓呢?

不过那时我还做了一件我唯一能做的事:我读了诗篇,也读了很多遍哥林多后书,以至于我记住了其中的很多内容。我每天都要祷告几个小时。因着神的恩典,这么多年后我仍然在教牧事工中。所以如果你问我,一个不想做牧师的牧师该怎么祷告呢?下面有六个可以祷告的方面:

第一,求神帮助自己从长计议

撒但经常用情绪作为武器来攻击我们。对于牧师来说,这似乎是加倍的真实。我无法告诉你有多少个星期一(特别是在我刚做牧师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干别的工作可能会做得更好。有时候是我自己认为我的讲道平淡无奇,也有的时候是因为一个“评道专家”在会堂门口或在聚会后的电子邮件中向我卸下了他的“货”。

如果说服事教会了我什么,那就是耶稣在马可福音4:26-29中的教导:我不能控制一切,好事不会一夜发生。很快我就明白了,我绝不能纯粹凭着情绪轻率地决定退出事奉。随着时间的推移,神的目的会变得很清楚。于是,我们就需要第二个祷告。

第二,求神借着祂的护理光照我们的决定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实在告诉我什么?其他教会是否有兴趣请我上台讲道?是否有机会作为客座讲员在其他教会的讲台上讲道?新来的牧师是否还在征求我的意见?我越是想着要离开事工,这些事工机会就越多。离开第一个教会后,我几乎每个周末都在某个地方讲道。

我以前教会的一个小组想和我一起建立一个教会。这当然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我希望这在告诉我某些信息。还有两个教会让我投递简历,申请他们空缺的教牧职位。另一家打电话来给我面试,然后一周内就给我提供了主任牧师的职位。我没有给自己太多机会去思考和祷告,所以我拒绝了,但这些机会帮助我澄清了一些事情。于是我就祈求,求神光照我让我知道该怎么做,而他也确实光照了我。因为神借着祂的护理给了我一些光照,所以我明白了我作为牧师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到此为止。

第三,求神改变我对事奉的心

后来,我受到另一个职业的吸引。有一次我差点在家乡找了一份跟教会无关的工作,那份工作薪水很高,而且我从小认识那份工作的雇主。这将是安全的,那将会是一个避开批评的倾盆大雨之处,也是一个很好的堡垒让我可以避开那些似乎急切地注视着我倒下的目光。我也考虑过回到报社从事新闻工作,这是我全职服事前的职业。

但问题是:我仍然想做牧师。神并没有改变我的愿望。如果说神做了什么的话,那就是离开牧师职位让我的心变得更加渴望做牧师。对我来说,这就有足够的理由继续向他请求敞开大门。

第四,求神帮助我在基督里(而不是在牧养中)找到我的身份

我承认,有时我在想,我的身份是否被捆绑在了领导教会、做大部分讲道这样的职业身份上。当我做报社记者的时候,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追求成为这个领域的顶尖者,经常每周工作70到90个小时。当时如果你问我是谁,我会说:“我是个记者”——这是我身份的核心所在。当我在此后的岁月里探究我的内心时,我相信它是一个偶像。

我们很容易把好的事情——比如牧养事工——变成神的替代品。那么,求神审视你的心,帮助你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我再也不担任牧师,而“仅仅”作为一个活跃而忠诚的教会成员而存在,我会满足吗?当我在考虑是否继续服事时,一位导师问了我这个问题。从此,我就祈求神让我能够不要把牧师这个身份抓的那么紧,相反要紧紧地依附于基督,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满足和认同。受薪的服事可能会让身份成为自己的神。

第五,祈求谦卑和成圣

清教徒牧师麦琴有句名言:“神子民最大的需要是我个人的圣洁。”多年来,我一直不完美地努力着让钉死罪身和祈求神在我身上结出圣灵的果子成为一种不懈的追求,特别是在疑惑的时候。我曾求神用我的环境使我像耶稣,使我成为圣洁。全本圣经中最可怕的一节经文是希伯来书12章14节:“你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并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你知道为什么这很可怕吗?追求圣洁比“我真的蒙召全职服事吗?”这个问题更根本、更严肃。

我相信,事工中充满苦难和疑惑的季节是提升和令自己成长成熟的机会。套用约翰·派博的话说,我请求神不要浪费我的苦难和疑惑,而是让它成为催化剂,在我身上收获丰盛的义。当我们受苦或怀疑的时候,我们总是能知道神在做什么吗?不可能。事实上,我认为我们通常不知道神在我们身上或通过我们在做什么,因为基督徒的生活是一场信心的竞赛(来12:1-2)。但我们可以放心,他正在以一万种我们眼睛看不见的方式工作。

第六,祈求神不断赐下恩典

祈求保守的恩典也很重要。我们常常单纯地从救赎的角度来思考神的恩典。但因着恩典拯救我们的神,也因着恩典保守我们。整本希伯来书都是关于恩典中坚韧的讲道。

圣徒永蒙保守的教义也可以理解为神对圣徒的保守(诗31:23)。把这句话写在你的心门上:“你们必须忍耐,使你们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来10:36)每天都要祷告,求新鲜的恩典浪潮撞击你生命和事奉的海岸。

如果你牧养的时间长了,你就会怀疑自己的呼召。不要浪费这个成熟的机会。让它驱使你跪下来。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Should I Pray When I Want to Quit Ministry?

Jeff Robinson(杰夫·罗宾森)博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是福音联盟的高级编辑,同时牧养位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的基督团契教会(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学院担任教会历史方向的客座教授,并在浸信会安德鲁·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担任研究员。杰夫和他的妻子丽莎(Lisa)有四个孩子。
标签
牧师
祷告
沮丧
坚韧
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