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见一致是基督徒和好的前提吗?
2018-10-19
| Richard Phillips

考虑到此前的总统选举以及其他文化事件,我们很难不去注意种族紧张局势的加剧,而这种紧张关系已经影响到基督的身体——教会。我很理解那些强调这些事情的非裔弟兄姐妹,尽管并不总是同意他们。但是,常常发生的情况是,在福音里的合一并没有得胜,相反,政见分歧正在加剧。

这就引出了一个对福音极其重要的基本问题:基督徒在敬拜和服事上的合一,是否要以政见一致为前提?我这样问,并不是说福音信仰完全不包含政治意蕴。相反,我的意思是,福音的信仰并不必然产生统一的政治观点。这是否意味着,如果我们在文化和政治方面对福音的应用不同,我们就不能肩并肩、心连心地站在一起?

当今的政治分歧

为了论证可信度,我得先声明,我在最近的总统选举中没有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我当然也没投给希拉里·克林顿,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了。我不愿意投票给民主党的原因是,这个政党强烈推进继续杀害未出生的人(其中包含比例极高的非裔美国人),并宣扬一种异教的性观念和人论,直接违反了我们的创造主所定的规则。这并不意味着我总是投共和党的票;老实说,我对共和党人不太有信心。因此,一方面出于对特朗普品行的担忧,另一方面不愿作为基督徒支持性犯罪,那些人已经遭到众多福音派人士的批评,于是,我投票给了第三方的保守派总统候选人。

我解释这一点,是因为我知道许多非裔基督徒朋友会表达不同的政治观点。我知道很多人认为保守派的社会和经济规划是不符合圣经的。因此,我们发现基督徒之间的政见分歧大致反映了我们所属种族和社会阶层的立场。那么,问题来了:这种政见分歧是否决定了我们作为君王耶稣的门徒无法发自内心、喜乐地合一?我并不是在问,我们在基督里的合一是否要求我们彼此倾听,并在文化/政治问题上寻求一致意见——我知道当然有这样的要求。我想问的是,基于福音的和好,是否必须以政见一致为前提?特别是,当基督徒在我们的福音神学上有强烈的共识,并且这些神学问题对我们时代的教会具有重要意义时,我们还要为了文化/政治上的分歧破坏共融以及一起为福音所作的工吗?

唯有基督是一切

我在新约中找到了答案,使徒保罗所设想的正是这种情况。他在歌罗西书3:11写道:“在此并不分希腊人、犹太人,受割礼的、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毫无疑问,这些文化分类涉及在文化和政治观点方面差异很大的人群。在罗马帝国,尤其不可能的是,每一位基督徒都以同样的方式“投票”。然而保罗说,作为希腊人和犹太人,作为化外人和西古提人,作为奴隶和自由人,他们都要仰望基督并找到一种压倒一切的合一,这合一在共同的爱和福音工作中将他们联结在一起。保罗坚持认为,我们要在“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的基督里看待彼此。我们在基督里——以及基督在我们里面——的结果,造成了没有任何其他事物能够打破合一的身份。

最后,让我用一些问题来总结:如果以肤色和文化/政治观点来为我们的共同崇拜和福音工作划出界限,那么,我们把基督排在哪里呢?这个问题白人基督徒老早就已经合理地被问到了,因为他们种族主义的罪要求按肤色分开崇拜。我还觉得,一些非洲裔弟兄姐妹也需要被问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似乎表示不愿与白人基督徒一同敬拜,除非先解决政治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岂不是让我们的政治立场(至少在功能上)成为了一项将我们捆绑在仇恨和分裂之中的新律法吗?这样,圣子的死亡和复活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们不能在他里面找到我们那压倒一切的身份——只要悔改、他的宝血就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因神的恩典而被赦免的罪人彼此饶恕,以及福音本身成为我们平安的唯一盼望——我们真的可以跟保罗一起说“基督就是一切”吗?


译:Rebecca.C;校:徐震宇

Richard Phillips(理查德·菲利普斯)于威斯敏斯特神学院获得道学硕士学位,博士毕业于格林维尔长老会神学院,他同时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工商管理学硕士。他是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第二长老会教会主任牧师,也是福音联盟的理事会成员。他是Reformation 21的固定供稿作者,也是众多书籍的作者,包括《启示》(Revelation)。他和他的妻子Sharon有五个孩子。
标签
政治
合一
族群冲突
和解
种族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