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评议和哀怨的牧师
2018-12-03
| Jared Olivetti

目前我在预备参加由查尔斯·西缅(Charles Simeon)基金会主办的一次讲道工作坊,我已是第三年参加了,期望今年能像过往一样蒙神祝福。和其他神学培训或牧师特会不同,它是真正的工作坊,整周都要做大量预备工作,有大量与你同样服事的人对你作评估。如果你附近的地方有这样的工作坊,我会鼓励任何一位牧师参加。为了达到这目标,以下是我对讲道人工作的一些随想和鼓励。

  1. 牧师容易成为一群喜欢抱怨的人。公平地说一次,不只是牧师会这样做。经验告诉我,任何一种职业的任何一份子都有一种能力,能认出和哀叹他们工作的不利处境和挑战。但再公平地说一次,牧师也会这样做。人很难在认出真正的问题,与此同时有足够强的承受力,在挑战中努力解决问题之间找到平衡点,但这种对平衡的追求是值得为之付出努力的。
  2. 牧师需要坦诚的批评和健康的督理。在一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大多数人是独自工作。我们极少有人让其他人在星期天早上之前看,或者听我们讲道。我们很多人从会众听到普遍来说是表扬的评论,但这些评论通常缺乏实质内容。我们真的受到批评时,这批评常常是分散不够集中,或没有爱心,或来自我们完全不能容忍的地方。因此,无论这批评是来自善意的治理长老、其他牧师或一个长老会,牧师都应料到会受到监察,要向他人负责,接受他们信赖的人中肯的批评。
  3. 几年前,唐纳利( Ted Donnelly)提醒一群牧师,在他们教会中,几乎每一个上班的人都会收到每季度的表现评估,而对许多牧师来说,每次他们的工作被置于显微镜下,却会受到试探,要退缩到自我保护当中。如果我们的工作重要,它就应接受评估。如果评估是诚实的,就不会总是听起来令人感到好受。
  4. 牧师需要同行评议。我们大多数人在神学院和长老会接受考试,我们讲的每一篇讲道都会受到许多熟练和关心我们的人认真评估。然后我们接受按立,然后评估就停止了,完全停止了。我们的讲道从来没有接受其他熟练教师或讲道人的坦诚批评,这对我们确实是不健康的。我经常想,我们的长老会要是有某种机制,要求或至少鼓励讲道人固定(每隔六个月?每年?)接受他们教会以外的人对他们的讲道进行评估,这就好了。再说一次,这种评估不会总是令人感到好受,但它总应该大有帮助。

保罗称我们这些长老是“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提前5:17),呼吁我们要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当我们不努力争取机会接受坦诚的批评,我们就是含蓄地满足于我们目前的技巧水平,乐意像现在的样子一样作讲道员,但没有动力要做得更好。

愿神让牧师对他们的工作如此充满激情,以至于我们绝不止步,不会停止努力追求进步。


译/校:改革宗经典出版社,原文刊载于Gentle Reformation网站:Peer Review and Whiny Pastors

Jared Olivetti(杰德·奥利弗提)是印第安纳州西拉法叶以马内利改革宗长老会(Immanuel RPC, West Lafayette, Indiana)的牧师。
标签
牧师
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事奉实践
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