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应该付钱给孩子做家务?
2019-02-21
| Jen Wilkin

教导孩子履行自己的责任是我们作为家长的首要任务。那么如果我们叫孩子做家务,我们应该给他们金钱作为报酬吗?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家长同时考虑给予孩子两方面的训练:训练工作的责任与训练对待金钱的责任。

正如最近《大西洋》杂志的一篇报道指出“绝大多数给孩子零花钱的美国家长(也是美国父母中的大多数)将给零花钱与叫孩子做家务捆绑在一起。”通过新的手机APP,父母们按件支付孩子零花钱,很明显,孩子们因此获得的劳务所得已经超过了我童年一周一美元的零花钱。家长究竟是否要为家务而向孩子付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并不是唯一的。

我认识一些家长,他们在使用零花钱作为给孩子的家务酬劳上执行的非常有效。从表面上看,仅仅给零花钱会让孩子以为他得到零花钱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不把零花钱与做家务挂钩,会自然地带来一个问题:我该怎么激励孩子做家务?即使有这些挑战,我们家还是选择了一条比较少的家庭选择的道路“我们决定不因为孩子做家务而给他钱”。如果你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会提供我们的一点经验、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这么做。

责任清晰

我们非常明确地列出期待孩子们完成的家务内容(比如,整理洗碗机,洗衣服等等),然后把它们列入清单。

如果一件家务没有及时和妥善地完成,我们会重新设定孩子需要完成的截止时间并且额外增加一项家务。拖延的时间越长,额外的家务内容就愈加繁琐。这是个十分有效的策略,家务累计几乎从未超过两轮。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几乎没有人愿意清理踢脚线。(有一次,我问家里最小的孩子,最不喜欢做的家务是什么时,我的问题尚未说完,他就脱口而出“擦踢脚线“)

零花钱是额外的

我们会根据孩子的年龄给他们相应的零花钱,金额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增长,直到他们足以通过在外打工赚钱(例如,作保姆或帮人草坪割草)。

他们可以随意支配自己的零花钱或其他的储蓄,可以自行决定购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作为父母,我们则致力于满足他们“必要”的需求。如果一个孩子需要一双新鞋,我会为他购买超市自有品牌运动鞋提供费用。但如果孩子们想要一双更高级的鞋子(例如:耐克),他们需要提供两者间的差价。

我们认为零花钱是个帮助孩子学习节制和区分“必要”与“想要”的机会。但我们不把零花钱作为劳动补偿。

当雇工的机会

我们确实会为一部分不属于日常家务的工作付费。如果一个孩子需要额外的钱,如果我们也有一些工作需要人来做,或者我们没有时间自己完成,我们也会给孩子们提供这些赚钱的机会。

每次家中来客人暂住,我的大女儿都会接下打扫客房的任务以为她的旅游计划筹集资金。而当她凑够旅游费用的时候,我会非常伤心——因为打扫客房的活又落在了我身上。于是我想出一个反制措施:在她的枕头下放各类的旅游介绍小册子。

区分贡献与报酬

几年前,我遇到汤姆·尼尔森牧师(Tom Nelson),他花了很多时间研究信仰与工作之间的关系。他阐述了一条我之前未能用语言表达的原则,这个原则为信徒如何思考所从事的职业提供了框架。

他说:工作最重要的不是为了报酬而是为了作出贡献。那些最终为上帝荣耀而工作的人,在我们关注“我将收到多少回报”之前,我们会问“我的贡献是多少?”试想如果每个人都从这个角度看待工作,这个世界将会有多大的不同。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愿意把零花钱和做家务联系在一起。相反,我们向孩子们解释,他们对家庭秩序的贡献是绝对必要的。我们不只是试图训练他们顺服或是负责任,我们确实需要他们分担家庭的工作,以保证家庭的有序和丰富——这绝对不是夸大其词。

当我们的孩子还会和我们同住的时候,因为事工的需要,我在一年中有26个周日的晚上需要离开家。我偶尔也需要旅行做演讲。我的丈夫杰夫和我向孩子们解释:当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有责任通过维持家的整洁来成为我的事工伙伴。事实上,每个人完成自己的家务任务会大大减轻我的(也包括杰夫)的负担。

孩子们并没有埋怨他们的家务活,相反,他们将此视为他们最好的自我认识的源头之一:他们知道自己的贡献既是被需要的,又是被重视的。

因此,我们就得以在一个干净整洁的房子里快活地生活着,没有人抱怨家务或是随意挥霍钱财。

真的有那么美好吗?并不完全是这样。但我们确实设法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在贡献而不是报酬上。

作出贡献的喜乐

当我们的孩子在为大学或是更远的将来做打算时,我被他们的希望深深打动:“我希望在科学教育上做出不一样的贡献”或是“我希望为绿色能源提供一个可行方案”。

我当然希望我的孩子最终取得的工作会有公平的报酬,但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他们的职业能让他们喜乐地做出贡献,就像为主做的(西3:23)。 为此,我们试图让我们的家成为一个喜乐地做出贡献的地方——或许当下并不开心(尤其是当跪在地上用布擦踢脚线的时候),但最终是喜乐的,因为知道每一个努力都算数,每一个工人都是一个宝贵的孩子。


译:季方;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hould We Pay Kids to Do Chores?

Jen Wilkin(珍·威尔金)是一位妻子,4位大孩子的母亲;她倡导女性通过学习上帝的话来爱上帝;她写作,演讲,教导姊妹圣经。她住在德克萨斯州花岗市(Flower Mound, Texas)。她是两本属灵书籍的作者。
标签
父母
金钱
教育
儿女
工作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