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好好地)批评你的牧师?
《牧师和他们的批评者》书评
2021-02-20
| Phil A. Newton

牧师们都有自己不喜欢的事工,而且各不相同。比如,有的牧师不喜欢安排会议,另有一些牧师厌恶行政细节。但有一点大家都是一致的:因为牧师的事奉而受到的独特批评。周毕克和尼克·汤普森写道:“成为他人言语抨击的目标”,是进入教牧服事必须要面对的领域,是我们言语、个人和公开服事的一部分(第56页)。

周毕克是多产的作家、牧师和神学院院长,汤普森则是周毕克的学生,正在清教徒改革神学院(PRTS)服事准备接受牧师按立,他们合著的这本《牧师和他们的批评者》(Pastors and Their Critics: A Guide to Coping with Criticism)旨在服事牧师、教会和基督徒群体,副标题为:“应对批评的指南”。虽然这本书主要写给牧者们,但两位作者也为平信徒提供了如何把批评视为成圣工具的建议和实践。

痛苦的刺痛

无论批评是否正确,它都会刺痛人。在伊甸园里,撒但批评造物主、攻击祂的慷慨和信实。随着人类的堕落,破坏性的批评伴随着整个人类的进程(20-22页)。因此,《圣经》中充斥着面临批评的人物——从摩西、大卫、耶稣到保罗。周毕克和汤普森在书中一一回顾了这些人物如何面对批评,特别是耶稣基督处理批评的方式。借此,他们促使我们走向谦卑和有爱心的批评者,并对批评有适当的回应。

在建立了圣经基础之后,作者们给出四个应对批评的原则:现实地接受、谦卑地接受、清醒地做出判断和带着恩典接受。富有攻击性的反应——特别是当批评没有根据的时候——由于批评给自己所造成的伤害,往往看起来是合理的。然而,作者通过精心编写的问题,暴露了攻击性反应所暴露出的隐藏动机、复仇欲望和自我保护的偶像崇拜(79-80页)。即使批评本身缺乏适当的恩典,它也可以成为一种工具,一种消除与基督跟随者身份不符的做法和态度的工具。然而,只有当我们明白批评是主的成圣工具时,我们才会学到批评者无意中给我们带来的功课。

我讲道中一些最好的改进都是因为有听众给了我带刺的批评。当时的我皱起了眉头,立刻调集了一系列的理由,想要证明那批评没有根据。不过,在反思问题之后,我能够将果壳和果核分开,以改善和加强我的讲道。

我们都很难认同这一点:我们有被批评的需要。如果从来没有人批评我们会怎么样?哦,我们可能会认为那会让我们很快乐。然而,周毕克和汤普森反驳道:“我们是在谦卑中成长、在圣洁中成长、按着基督的样式成长,还是会在骄傲中成长、 在自足中成长、 在自以为是中成长?”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批评能暴露生活和事奉中的缺陷,如果没有批评我们可能会掩盖这些缺陷(61页)。

在我刚开始服事的时候,每逢遇到少数成员严厉的、大多数情况下属于无理的批评时,我会退到一个小屋里呆几天以解决我的烦恼。当我对批评者的怒气在胸中沸腾时,天堂对我来说毫无吸引力。最后,当我意识到他们是神揭露我的骄傲和苦毒的工具时,一个突破出现了。我意识到自己需要批评——造就我的往往不是批评内容本身,而是批评这件事本身,它是神使我成圣的工具。

批评者怎么办?

虽然有的时候我们被批评是因为忠心,而不是因为罪,但作者仍要帮助我们评估批评者。他们问:“这位批评者的属灵状况和品格是什么?”“你的批评者是信徒还是非信徒?”如果来自教会内部,“是来自积极参与教会事工的肢体,还是来自旁观的肢体?”(62-63页)。这些问题都不意味着要否定批评,即便批评者缺乏良好的动机,批评也可能是部分正确的。然而,牧者必须考虑如何用恩典来牧养批评者,而不是用口头(或社交媒体)的棍棒猛击。破坏性的批评有时让我们了解批评者的属灵状况,而不是显露被批评者的属灵状况(66-67页)。因此,我们必须学会以谦卑的态度回应,避免我们草率地作出反应以至于失去服事那些批评者的机会,因为他们的批评揭示了他们自己的属灵需要(77页)。

我们怎样才能优雅地面对批评者呢?要祷告、要有耐心、要谨慎(86-99页)。查尔斯·布里奇斯(Charles Bridges)在《基督徒事工》(The Christian Ministry)一书中写道:“祷告是我们事工的一半,它把所有的力量和成功都赋予了另一半。”但就现在而言,祷告是我们对批评的第一反应吗?它应该是,因为祷告使“灵魂甘心屈服于神”(88页)。耐心要求在回应批评者之前有24小时的“冷却”,让心灵和思想清醒地思考,以谨慎区分何时回应,何时沉默。我们应当把自己的回应包裹在对基督恩典的依赖中。

批评可以是建设性的吗?

作者建议发展一种可以进行有益的批评的教会氛围。这需要道德(ethos,批评者的忠诚品格)、情感(pathos,用肯定的方式来包装批评)和讲理(logos,选择用正确的话语来建立人而不是毁坏人)(122-23页)。要强调教会的团体性和公共性,这一方面避免批评过于沉重,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对批评的厌恶(146页)。不要生活在完美主义的偶像下,通过讲台和教会生活中谦卑、亲切、爱心的批评,能加深教会的合一和爱心。

在教会这一身体中,所有的批评都健康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当我们学会彼此谦卑地生活,并肩敬拜和服事,同时认识到需要同奔天路的基督徒磨练我们属灵道路上粗糙的棱角时,健康的批评就会成熟起来。保罗有这样的想法,当他在一连串关于圣灵控制的生活应有样式的劝告之后,他又说:“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以弗所书5: 21)健康的批评是从教会生活中的相互顺服流露出来的。健康的批评能破碎自恃和骄傲,“存着敬畏基督的心”而接受谏言。

还有什么时间比现在更适合学习这种做法呢?今年已经暴露出教会中很多不守规矩、关系断裂、会众疏忽、不良习惯和对社会不适应等等问题,我们已经证明,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聚集的教会身体,用纠正、训诫、爱的批评和肯定的话语进入彼此的生命。这可能是比最新的疫苗或免疫疗法更重要的疗伤药!

健康的批评——无论是因为讲道还是简单地通过成员们彼此之间的对话——使牧师和会众摆脱了把教会的事工当作自己的事这一试探。当建设性的批评通过肢体彼此关怀而加深成圣时,教会的内在和外在都在成长。撒但在园子里使用批评的意思是要作恶,而经过福音改变的生命所结的果子却使批评能转为善。《牧师和他们的批评者》让我们更好地认识到,主如何使万事相互效力,以服事我们的益处。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Criticize Your Pastor (Well)

Phil A. Newton(费尔·牛顿)在浸信会东南神学院获得博士学位;1987年在田纳西州孟菲斯市建立了南林浸信会(South Woods Baptist Church),并担任主任牧师一职。他和他的妻子凯伦,有5个儿女以及6个孙辈。费尔著有一些书,包括:《训导教会:牧师和会众如何建立领袖》,与布莱恩·克罗夫特同著《举行以福音为中心的葬礼》,与马太·舒马克同著作《教会生活中的长老》,与以及与罗杰·杜克和德鲁·哈里斯合著的《为神冒险:约翰·班扬著作中的敬虔》。他还是东南神学院装备中心的客座教授。
标签
教会
牧师
恩典
评估
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