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的沉沦
2018-10-09
| Trevin Wax

当我还在罗马尼亚读大学的时候,我也在一个靠近匈牙利边境的农村教堂服事。教堂的负责人之一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他和妻子一起住在教堂隔壁,他同时也保管着这个只有一个房间的教堂钥匙。他带领祷告会、为赞美诗伴奏,也负责维持圣所中央的炉子里面烧着的炉火。我们都叫他外公,因为他对待我们就像他属灵的孩子一样。当你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和上帝的关系会让你觉得在和耶稣旁边的某个人讲话。

一天,我们的话题谈到对未来的恐惧,考虑到他这些年来所经历的,我预期他会提到对失去挚爱的恐惧或者对疾病的恐惧。但是他却眼含着泪水痛苦地看着我,说道:“我最害怕的就是我做了些让上帝难过,让祂的子民羞愧的事情。”

在当时,那个回答给我困扰。我当时认为这样的恐惧是一种误导——误导人倾向律法主义,当我们在荣耀里面的时候为什么会害怕罪呢?我相信这样的恐惧是不合理的。他已经70多岁了,他和上帝同行是我们都能见证的。我无法想象他会犯那种使他深爱的教会蒙羞的罪,他的回答很困扰我,因为他这样的痛苦看起来是毫无根据的。

过了20年之后,他的回答不再困扰我。事实上,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能理解那种恐惧。那不是没有根据的。也不是因为没有信心。这是预防属灵的骄傲和傲慢。

真理告诉我们,那个属神的人对自己的了解超过我们对他的了解。他知道我们在地上并没有从和罪恶的斗争中“毕业”,我们也没有属灵到可以完全逃避罪的影响;他知道人在有生之年会再犯罪,这样的信心失败会在很多年里留下阴影甚至会影响很有信心的神职人员。

经文中给了我们一个又一个例子让我们看到一些伟人是如何晚节不保的:大卫的出轨让他的家庭变得混乱,所罗门的欲望使他的心转向偶像,希西家的骄傲让他的王国处在脆弱的状态,摩西由于一时对上帝失去信心,使他没有进入上帝所应许的土地。

在最近的几个月里,我们看到很多基督徒领袖承认他们不道德或者违背基督徒伦理的行为。在每一个事件中,当事人所展现的罪的模式都让我们重新评估他在过往服事中的成绩。很遗憾,不是么?可能魔鬼的目的并不是要他们停止服事,而是想毁坏他们的名声,让他们先前所结的果子都受到污染。

但是很清楚的是,罪不应当抹去先前所结的好的果子。大卫是一个真正跟随主的人,他写的诗篇至今还在向我们传道。我们要为一些人过去祝福过我们而赞美神,我们也要为同样的人令我们失望而难过。

罪确实会影响我们对过去的看法。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能更好的理解我的那位罗马尼亚“外公”在他晚年的时候和我分享的他对于跌倒的恐惧。他是智慧的,并不傲慢。他没有把自己看作是很圣洁的圣徒(那个时候我认为他是圣徒),而是看自己是跟随耶稣的人,一个对于罪和诱惑是很脆弱的人。他知道罪会彻底毁掉他过去作为基督徒所有的见证。 这就是为什么当他觉得离死亡越近的时候越是强烈地祷告神,让他脱离罪的辖制,因为罪会使神的儿女名誉扫地。

弟兄姊妹们,如果最近领袖的纷纷跌倒让我们论断多于悔改,那我们就失去了为罪哀痛的好机会。这些人的罪被公开,其实是给了我们悔改和被更新的机会。

就像Eric Geiger指出的一样,使徒保罗力劝提摩太“谨慎”他“自己”和“自己的教训”。在罪上跌倒或者是因为错误的教义跌倒,这两种情况都会使我们晚节不保。 “要在这些事上恒心”,保罗写到,“因为这样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听你的人。”

我们不要错过为罪忧伤痛悔的机会,我们不要说服自己说自己站立的很稳。我们在圣洁的生活还有教义上都需要持守,这样使神的名得到高举,并且使神的百姓受益处。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牧师
属灵领袖
跌倒
犯罪
热点
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