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科技创业者在商业世界里开启福音对话的故事
2020-12-10
| Brett McCracken

2013年,当陈夷定(Eden Chen)决定与他的商业伙伴胡岳(Charles Hu)一起创办一家创新咨询公司时,“木匠实验室”(Carpenter's Labs)是为公司取名的第一选择。

陈和胡是在他们所在的洛杉矶一间教会(Reality L.A.)里认识的,他们希望创办的这家新公司能反映他们的基督信仰。由于公司的业务是“造物”,比如移动应用、网站平台、游戏、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木匠实验室”应该是最完美的名字。但他们最终选择的名字——渔夫实验室(Fishermen Labs)——听起来也不错。

“我一直有这样的愿望,希望能在生活中创造一些机会,让人们在交谈中,自然地问起我的信仰。”陈夷定这样说。而这正是“渔夫实验室”这个名字的意义所在:一个对话的开始。

这名字向一些基督最早追随者的宣教事工致敬,但它也暗示了所有基督徒的使命:成为“得人渔夫”(马太福音4:19)。

这种双重使命引起了陈夷定的共鸣。在过去的15年里,他做过敬拜带领人、大学事工带领人,也做过教会全职同工。陈夷定也曾在曼哈顿的雷曼兄弟公司工作,并创办了一个对冲基金。

陈夷定承认,商业和宣教这两条轨道并不总是能够和谐地配搭,但正是因为信仰与金融结合的健康模式在市面上太罕见了,所以他下定决心要在这件事上做出个样子来,不轻易让它们互相脱离。

在创办“渔夫实验室”四年后,他的业务客户拓展到了包括索尼、联合国和沃尔玛等大企业和机构,陈夷定去年还在著名的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30 Under 30)名单榜上有名。

同时,他在洛杉矶市中心的事工(陈夷定和他的妻子在市中心贫瘠的中南区域买了一栋房子,并在克伦肖[Crenshaw]社区开始了一个教会植堂)也许不会出现在福布斯上,但也同样具有创业精神。

对陈夷定来说,这都是同一个宣教使命。

从商场窃贼到雷曼兄弟

陈夷定的经验告诉他:一个企业家的生活如果不以基督的宣教使命和伦理为基础,其结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在成长过程中,陈先生的“创业”本能使他在学校里作弊,甚至在商场里偷窃。

“我和哥哥都是疯狂的孩子,对上帝并不感兴趣。”陈夷定回忆说,他小时候的首要任务是打篮球、玩电子游戏和听流行音乐。

直到高中时,他才开始认真对待信仰。在一次前往纳什维尔市中心的短宣经历中,他得着了启发,开始读圣经(还有C. S. 路易斯的作品)。陈夷定得救了,并开始委身参加服事。

在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求学,他参与了校园事工并选修了神学课程。他计划成为一名青少年牧师或教会植堂者,但由于大学里并没有事工/神学本科专业,他认为相对而言商业是一个有用的选择。为了把金融课上所学的知识付诸实践,陈夷定开始涉足股票交易。虽然一开始只是为了偿还学生贷款,但课外参与股票交易很快就成了陈夷定后来事业的跳板。

“我超级幸运,在大学期间就开始做了很好的交易,”陈夷定说,他在20岁之前就得到过彭博社和路透社的报道提及,大二的时候在雷曼兄弟公司获得了一个竞争激烈的实习机会,这份工作让陈夷定不再持有原本(在人看来)卑微的事工梦想,转而投入了纽约奢侈的金融界生活。

在雷曼的暑期实习期间(在那里实习生就可以享受游轮旅行,“两个月的薪水大概是1.5万美元”),陈夷定意识到金融业里很少有基督徒(“在120名实习生中可能只有我一个基督徒”)。

认识到潜在的宣教领域,并看到神在商业领域给他的机会,陈夷定在大学毕业后搬到了纽约。他当时的目标是赚很多钱,然后把钱全部捐出去。

“我一直觉得自己有一种恩赐,对物质的东西不是那么在乎。” 陈夷定说。

但是,虽然他在教会(位于下东区的“使徒教会”[Apostles Church])中很活跃,并试图在工作场所为基督做出改变,陈先生还是被吸进了金融界的派对生活和黑暗现实中。

“我不是黑暗中的光,”他回忆说,“不仅如此,我还加入了黑暗。”

“我只是把钱转来转去” 

2011年,陈夷定离开纽约,和大学时一起做交易的几个朋友在洛杉矶成立了一家名叫“灯标资本”(Lightmark Capital)的对冲基金。虽然才20岁出头,陈夷定却已经在高尚区域西木(Westwood)有了一间顶层办公室。和在曼哈顿的时候一样,他在面临着金融界奢侈生活的试探。

“我需要进入基督徒共同体,”陈夷定说。“我所有的合伙人都是非基督徒。我想做出改变。”

陈夷定开始参加位于好莱坞一间名叫“洛杉矶现实”(Reality L.A.)的教会。和他一起参加这间教会的是他的兄弟肯(Ken)——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洛杉矶DJ,外号“睡人”("Sleeper")。他开始读书,思考信仰和工作。

“我开始看到,荣耀神的工作不仅仅是赚很多钱然后奉献,也不只是成为全时间传道人,而是在你的工作中你真正在做什么。”

陈夷定开始对自己对冲基金的工作感到不适应。

“我只是把钱转来转去,却没有真正的生产。于是我跟我的合伙人说,我决定不做金融了。”

成立一年后,对冲基金动荡不安,陈夷定转型到教会担任全职同工,帮助教会处理财务和技术问题。

在教会里,他认识了现在的商业合作伙伴胡岳,两人开始合作进行应用开发和提供咨询,最后在2013年成立了“渔夫实验室”。

跟随基督成为创业者和技术专家

“渔夫实验室”最初专注于为初创企业提供咨询,很快就开始接洽高通和NBC等更高知名度的客户。

一次与NBC的合作(为《五十度灰》[50 Shades of Grey]开发应用)让陈夷定看到了信仰与工作的互动在这个行业有其意义。(《五十度灰》有大量色情和裸露镜头——译注)

“刚开始,胡岳和我都不知道《五十度灰》是什么,我们以为它是个像《暮光之城》一样的影片,”陈夷定说。“但当我们了解到更多关于它的信息时,我们最终放弃了这个项目。而NBC对此也没有意见。我们已经开始了应用开发,但他们后来转移到另一家公司。”

虽然不是一家“基督教公司”(员工中既有无神论者,也有信徒),但“渔夫实验室”被注入了创始人的基督教精神。

“商业工作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可以被用来打开进入‘关闭国家’的大门,也可以仅仅通过创造与国际上商业界非基督徒互动的机会来支持宣教,”陈夷定说。

陈夷定的信仰对“渔夫实验室”工作的另一个影响是他如何看待科技,科技既是一种具有巨大潜力的工具,也是一种可能产生意想不到后果的危险。

“一方面,技术具有惊人的潜力,可以开辟新的创意渠道,使创意民主化,为人们创造美好的新体验,” 陈夷定说,他还创办了整合媒体和学习资源的圣经应用Glo Bible

但科技也会成为一种迷恋,尤其是社交媒体,陈晓东担心科技公司会从让人们沉迷于其平台中获益。

他还担心科技会给工作机会带来影响,而这种影响是以不成比例的方式施加在劳工阶层身上的。

他举例说,一家快餐店想要努力实现盈利,它就面临两个选择:是采用自助点餐技术,还是在最低工资不断上升的情况下雇佣更多员工?从财务上来看,使用新技术更合理。

“当你只考虑经济收益的时候,给人们提供工作机会的动力就不大了。”陈说,“对于其中一些利润率本来就遭到挤压的企业来说,必须采用自助点餐技术。”

陈夷定自称是一个“技术主义者”,但也是一个对技术抱有健康怀疑态度的人。与胡岳一起,陈夷定希望将自己的商业企业扩展到技术之外。例如,他们最近成立了一家名叫 Common Foods的食品公司,希望专注于为民族食品带来健康的发展。

“想象一下,一杯健康实惠的面条,你可以带到任何地方,没有味精,没有防腐剂。”陈夷定说,他希望这家公司能够帮助每个人更容易获得健康食品。

市中心贫民区与社会正义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有这样一句话:‘善于经营是最迷人的一种艺术。’”陈夷定的哥哥肯说。“我的哥哥就是这样一个艺术家,善用金钱,能看到事物的价值。”

但对陈夷定来说,这不仅仅是金钱,肯说。

“我哥哥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我们是多么短暂,人是多么重要。”

虽然在商业上的“匠心”使他取得了重大的成功,但陈夷定平易近人的举止和谦逊的生活方式并不符合《福布斯》、《美国新闻》和彭博社所写的人物形象。

陈夷定和妻子卡罗琳没有选择住在比佛利山庄、贝尔艾尔、圣莫尼卡或另一个洛杉矶的豪华社区,而是在市中心海德公园社区买了一套房子。他们搬到那里并不是因为附近有很多好的咖啡店和时尚的餐馆。他们之所以搬来,是因为他们感到上帝在呼唤他们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我们不想成为社区的救世主,”陈先生很快指出。“我们在这里学习,成为好邻居,倾听并同情住在这里的人。”

卡罗琳在洛杉矶基督教健康中心(Los Angeles Christian Health Centers)做护士,她的主要工作是为无家可归者、无证者和其他弱势群体提供治疗。陈夷定和卡罗琳同时也在该地区一间教会植堂(汤米·弗利斯特[Tommy Forester]领导的多元文化教会主显团[Epiphany Fellowship])担任领袖。

他们每周在家中带领一个小组,并在周日帮助场地的布置、拆卸和崇拜。

“这是我参加过的最健康的同工团队,”陈夷定在谈到他作为教会一员的经历时说,教会努力做到神学上纯正和合乎圣经的教导,同时也在城市中从事怜悯和正义的工作。

“我们是一个以圣经为中心的教会,但圣经推动我们关心社区,做一些走出舒适区的事情。”陈夷定说。

开始对话的人

就像他公司的名字一样,陈先生选择住在海德公园,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能够开始信仰对话的地方。

“每个人都会问我住在哪里,我说海德公园那里,他们就会问为什么?那不是贫民窟吗?我说,‘不,耶稣花了很多时间和那些面临不公正的人在一起,和那种让宗教领袖感到不舒服的人在一起。而我们是耶稣的追随者,’”陈夷定说。

他说,人们通常会以惊讶的方式回应,显然不知道耶稣有意与穷人和被边缘化的人相处。娱乐界的人对他很感兴趣,经常向他询问他的教会。有时他邀请他们去参观。

“当你告诉他们基督徒在社区中如何倾听和服事的故事时,”陈夷定说,“人们很难不想加入其中。”

这也是为什么陈夷定即使在他的商业事业腾飞的时候,还如此用心地保持脚踏实地的原因,这也是他和卡罗琳选择住在市中心贫困区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他把自己的科技公司命名为“渔夫实验室”的原因。

这是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也是一种引发对话的方式——不是关于陈夷定的对话,而是关于那个用最不可能的应许呼召他,也呼召了我们所有人的人。“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太4:19)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One Tech Entrepreneur Starts Gospel Conversations in the Business World.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福音
科技
创业
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