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应该用屏幕时间奖励孩子?
2020-05-04
| Justin Whitmel Earley

编注:福音联盟“荆棘与蒺藜”专栏旨在信仰,工作和经济领域给出基于圣经的智慧忠告。


问题

用屏幕时间奖励孩子做作业是否是一种正确的方法?我的孩子现在 10 岁,我们严格限制他接触科技。但有一天,我用了给他 15 分钟屏幕时间的方法激励他写作业。这种方法让我感觉就像是收到了上帝的礼物,因为他很快和很认真的完作他的作业(我检查过,是认真的),而且没有抱怨。不过我还不明白几个问题:(1)这样为“工作”得“报酬”是合理的吗?这种方式是神赐给我们的吗?——毕竟它运作得很好!(2)还是说我培养了错误的欲望,奖赏了他应有的努力,其实他应该心甘情愿地做他该做的事。请指点我!

思考

我(贾斯汀)10 岁的时候,我爸爸说只要我不看电视一年,他便给我 500 美元。对于我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那简直是一笔巨款。所以我做到了。事实上,这也给我的生命带来了改变——但不是因为钱的缘故。(事实上,我爸爸后来告诉我这笔钱是以用我的名义投资购买玫瑰百货公司的股票给到我的。你听说过一家叫玫瑰的百货公司吗?可以想象——我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

这给我的生命带来了改变,因为自此我看待电视的态度完全改变了。一方面,我那连续五个小时看尼克儿童频道的瘾头被中断了。但更重要的是,改变这一习惯为我开辟了爱上新事物的空间,这些新事物包括和我的兄弟们在外面享受生活、在院子里玩棒球比赛,或在小巷里开发各种的自行车路径。

就像你的问题一样,我的故事一部分是关注屏幕时间带来的益处,但也有一部分会讲到纪律该如何运作。让我们(贾斯汀和劳伦)分享我们学到的一些功课,以及我们如何与我们四个孩子一起处理纪律和屏幕时间。

纪律为我们所爱的东西重新排序

当我们提到“纪律”这个词的时候——无论我们谈论的是个人属灵操练还是教导孩童——我们经常有一个极大的误解,这种误解常常以下面这句话表达出来:神关注的是我们的心,如果我做任何东西若都不是出于正确的动机,那么操练就成了空洞的法律主义。

是的,神的确关注我们的动机(太15:8),但在讲到操练和纪律的时候,这种解释就有点问题。这种观点并没有认识到恩典可以通过我们的顺从改变我们的心,即便我们开始的动机是错误的。

在《罗马书》第6章中,保罗用主人的比喻去诠译恩典如何运作:“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结局就是永生!”(罗6:22)。

他说我们总是受辖制,但恩典给我们自由、让我们可以选择上好的主人,成为顺服神的奴仆实际上是生命中最自由的路径!在这当中,神的爱最美妙的果子就是促使我们悔改(罗马书2:4),而且,顺服能够为我们所爱的东西重新排序。这是一个从信心到行为的健康结果,我们称之为成圣(sanctification)。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能看到这种模式。例如,爱神和爱邻舍的方式不是等待我们具备正确的动机,而是要操练自己阅读圣经、祈祷、敬拜和服事你的邻舍,其间我们相信神会使用这种操练来改变你对神和邻居的感觉。

我们的孩子也需要这种模式。父母的主要工作不是管理他们的行为和结果,而是训练孩子的心来爱正确的对象——首先是爱耶稣自己。

那么,你要怎样训练孩子们透过他们的作业来荣耀神呢?如果我们期待他们因为喜欢它们才做,我们不仅会在他们(不可避免地)真的不喜欢时感到非常失望,我们也会错过操练他们的心去正确地爱。学习如何为神的荣耀写作业(林前10:31),其中一部分就是学习先花时间去做作业。为此,奖励可以帮助训练孩子们养成习惯,以陶治美德和塑造一个能够为神的荣耀而工作的人。如果你们想了解更多,大家不妨阅读托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关于的习惯和美德的讨论。或者,如果你想了解更实用的层面,贾斯汀在其关于习惯和灵性培养的著作《共同规则》(The Common Rule)中也努力提供了一些办法。

重要的是,奖励必须是恰当的(下面会有更多这方面的讨论)、前后一致的(否则我们就是在变相地告诉他们掌权者的心血来潮最重要)、并在孩子成熟后逐渐放手,让他们去负责自己的品格培养,但如果我们等待动机变好,那将错过培养灵性的重要机会。

但……用屏幕时间当作奖励真的好吗?

不要害怕屏幕时间,但要无情地规划它

现代科技如何改变我们,我们有很多还不知道,但我们知道一件事:如果我们不掌握屏幕,他们将掌握我们。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害怕屏幕,这是我们作为在父母经常遇到的情绪,而这确实意味着我们应该有纪律地使用屏幕。当涉及到屏幕时,我们应该无情地为我们自己和孩子实施纪律。

实施纪律的思考方式是这样的:我们只有有限的时间(就像画廊的一面墙,可以挂的画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必须仔细挑选(只挂最好的艺术品才)。由于我们的孩子更多地是从我们树立的榜样学习,而非我们定下的沟通规则,父母必须有同样的纪律才能教导他们的孩子。

我们知道屏幕以强大的方法使我们的注意力固定在某些事情上:大多数是无关痛痒的,而有些是极度危险的。但是也有许多故事形成了我们的想象力,让我们渴望美、救赎和其他美德,我们应该挑选这一类的影片;同样,也有许多游戏带领我们建立创造力或与人建立关系,而不是让我们无意义地分心,我们应该挑选那些游戏。

列出可以看的节目和电影

我们机构策划了一个家庭电影列表,列出我们认为值得孩子们关注的电影(如果你有兴趣,我们将在未来几个月内透过 www.thecommonrule.org 发布这个列表资源)。通常情况下,这些都是全家人可以一起观看的节目。 对于我们的家庭(有四个 8 岁以下的男孩)来说,历久不衰的《皮克斯》(Pixar)电影、早期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电影和《动物兄弟》(Wild Kratts)电视节目,都是很好的起点。 对于那些还不能跟随故事发展的小朋友来说,我们试图列出那些以参与和角色为主的电视电影(《芝麻街》(Sesame Street)、古老的《蓝色斑点狗》(Blue's Clues),或《小老虎丹尼尔》(Daniel Tiger)),而拒绝通过不断变化以保持注意力的节目(例如自动播放的随机 YouTube 剪辑)。

列出可以玩的游戏

对于 5 岁以下的男孩,我们喜欢那种适合他们发育或发展解决问题技能的平板游戏,例如,我们喜欢应用商店里 Toca Boca 或 Originator开发的游戏。对于我们 7 岁的孩子,我们喜欢 Minecraft 和其他建设游戏,以帮助他们拓展想象力。同样,一个重要的规则是社群性。例如,每个星期天,当我们的大男孩在他们的祖父母家玩超级任天堂时,他们可以和他们的表兄弟一起玩多人游戏,但他们不能自己玩单人游戏。

实用提醒

总之,在用屏幕时间当作奖励之前,作为家长的要先自己做一些功课:

  • 要特意把屏幕的时间减少到一个大家都知道的范围,相比之下,时数的多寡不如设定一个限制重要。
  • 提前计划你什么时候允许你的孩子面对着屏幕,而不是因为你觉得对付他太痛苦就把iPad扔给他们。其实,这都曾经发生在我们身上!但神的恩典够我们用,只是不要让它成为例行程序。请注意,为了让孩子看好节目,你可能需要付出几块钱,而不是只是下载免费游戏(别担心,付费买个app通常比你今天早上买的一杯咖啡还便宜)。
  • 即使孩子们拿到平板,那它也不应该是一个让他们脱离群体的许可证。相反,要让他们看一些好的故事或有趣的戏剧。抽出时间来列出那些引人入胜的、扩展想象力的游戏和节目,这样你就不会在最后一分钟搞错。
  • 最后,如果一个伟大的电视节目或游戏是作为没有怨言地完作作业的鼓励,那么我们说,“做得好,良善和忠心的父母。”你正在训练一个孩子有纪律,让他知道什么是良善和美丽的。


译:何坤阅;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Is It OK to Pay My Child with Screen Time?

Justin Whitmel Earley(贾斯汀·惠特梅尔·厄利)是美国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一名商业律师。他和妻子劳伦有四个儿子:惠特、亚设、库尔特和谢普。他有一本关于习惯的书(The Common Rule: habits of Purpose for an Age of Distraction)将于2019年2月由InterVarsity Press出版。
标签
父母
养育儿女
学习
科技
荆棘与蒺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