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了,并不是“逼迫教会的扫罗”变成了“使徒保罗”
2019-02-11
| Greg Lanier

我不断地见到一种对圣经的误解,这一误解如同“牛皮膏药”一般反复出现:有人认为神(尤其是耶稣)改变了一个重要人物的名字,即现在我们称其为“圣保罗”的这位。

在最近的一场讲道中,我听到传道人这样说:“就像迫害者扫罗可以变成使徒保罗,神对我们也是有恩慈的。”我最聪明的学生之一在某场考试中写道:“就是这位扫罗,现在被称为保罗的,是福音的主要使者。”甚至有一位教会成员问我,“等等,你是说耶稣没有在往大马士革的路上把扫罗更名为保罗?”

这问题在于,无论这一观点有多么流行,它都是不正确的。我也不是故意要扫大家的兴。

流行但不合乎圣经

我不知道这个想法从何而来——毫无疑问,一些勤奋的人一定对此做了研究——但关于扫罗更名为保罗的想法是自作聪明地把旧约故事解读到了这位伟大的使徒身上。

众所周知,神主要给旧约中的两位先祖改了名字:亚伯兰改成了亚伯拉罕(创17:5),雅各改成了以色列(创32:28)。该观点似乎认为,保罗在大马士革的路上遇到耶稣时,类似的事也发生在他身上(徒9)。

可是,这里并没有任何圣经证据支持扫罗/保罗的改名。以下我们列出六条圣经证据来证明这一流行的观点其实是错误的:

第一,耶稣复活显现后,称呼他“扫罗,扫罗”(徒9:4)。

在整个叙事中没有一处提到耶稣更改了扫罗的名字。加拉太书1:15-17中,保罗提到神将他从母腹中分别出来,召他向外邦人传福音,却从没有提到自己名字的更改。

第二,亚拿尼亚在他归信后称他为“扫罗”(徒9:17)。

这里没有提到名字的变更,在耶稣复活显现后,他仍称他为“扫罗”。

第三,第一次宣教旅程之前,圣灵称他为“扫罗”。

使徒行传13:2,“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如果三位一体中的第二个位格(指耶稣——译注)在四章前已为他改了作为“使徒”的名字,那三位一体中的第三位格(指圣灵——译注)仍以“迫害者”的名字称呼他就显得很奇怪了。

第四,在归主后,他被称为“扫罗”有11次之多。

同样,如果耶稣已经把他的名字改成保罗,这样称呼就很古怪。

第五,从“扫罗”变成“保罗”这一关键性转变只在使徒行传中发生了一次,就是保罗离开耶路撒冷开始他第一次宣教之旅之时。

使徒行传13:13记录了这个细微的转变:“保罗和他的同人,从帕弗开船。”这位改换了他名字的人不是耶稣,而是路加。

第六,扫罗和保罗一直是同一个人的两个名字。

使徒行传13:9就是关键性的定论:“扫罗又名保罗,被圣灵充满定睛看他。”归信的此人既被称为扫罗,又被称为保罗——不是“残暴专横的扫罗更名为基督徒保罗。”扫罗和保罗就是一个人的两个名字,在他信主前后都是如此。

保罗就是扫罗

“扫罗”——这个名字源于以色列的第一位国王,他是便雅悯支派的,扫罗/保罗自己也属于该支派(腓3:5)——扫罗就是他的希伯来名字。“保罗”——是一个通用的希腊语名字——源于拉丁语的名字Paulus。

生在基利家的大数(徒21:39),受教于耶路撒冷的伽玛列门下,是法利赛人中的法利赛人(加1:14; 腓3:5-6),有双重名字并不特殊。就像今天许多移民到英语世界的人会在他们本族名字前加一个英文名,在保罗时期讲希腊话的犹太人也会有一个犹太/希伯来名字和一个希腊风格/希腊名字。

有力的证据在于:当保罗回顾自己信主的经历时,他特别提到耶稣“用希伯来话,向我说,‘扫罗,扫罗,为什么逼迫我?’”(徒26:14)。保罗要我们注意耶稣如何称呼他的希伯来名字,丝毫没有提到该名现已被废弃。

自从扫罗/保罗在以讲希腊话为主的地区,开展针对外邦人的事工后,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开始专用保罗这个希腊名字记载他,也是自然不过的事了。后来他在耶路撒冷也被称为“保罗”也就不令人惊讶了,因为那里也有说希腊语的人。实际上,藉着把扫罗转换成保罗,路加在使徒行传13章中试图完成一个主题性的转变,拓展了使徒行传的主题(例如1:8)。毕竟,教会的核心已经从以犹太人为主的耶路撒冷转移到以希腊人为主的“世界的地极”,例如罗马。

使徒的两个名字并不特殊。新约中的一些人也有两个名字:约瑟,后来称为巴拿巴(徒4:36);西面,又叫尼结(徒13:1);还有多马,也叫抵土马(约21:2);其他的不再赘述。

这为什么重要

为什么搞清这个很重要?为什么我要给那些认为把扫罗(坏人)更名为保罗(好人)是神展现恩典的人浇冷水呢?

没有扎根于神话语的神学观点,哪怕是吸引人、有用的,最终也是没有根据的。我可以想象,当我们使用迫害者保罗遇到复活后的耶稣,被完全改变,耶稣又赐他一个新的名字这个观点时,我们能轻而易举地带出有力的应用。尤其在讲道中可以指出命名和身份在圣经中有多么紧密的联系。尽管如此,类似的观点若没有圣经依据,我们就不该使用它。尽管这让人扫兴。

当然,这个原则不仅适用于这种情况。另一个常有的错误就是误以为博士(术士们)和牧羊人一同在马槽边。博士们并未在同一时刻出现;他们是在数月后发现耶稣的。我们可以从错误的释经中衍生出正确的教义,我们也可以在正确的经文中衍生出错误的教义。

神的百姓应当仔细认真地读神的话语,并尽可能在每一处对它忠心。有些凭借圣经得出的应用并不合乎圣经——尽管它很“有用”或者“很酷”——一旦人们意识到自己被误导时,就很可能破坏他们的信心。


译:EYZ;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No, ‘Saul the Persecutor’ Did Not Become ‘Paul the Apostle’

Greg Lanier(格里戈·拉尼尔)博士毕业于剑桥大学,现在位于奥兰多的改革宗神学院担任新约助理教授、教导主任。他同时也是橡树河教会(River Oaks Church, PCA)的助理牧师。
标签
圣经人物
解经
新约
错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