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表明:基督教教育会影响孩子一生
2020-05-26
| Joe Carter

最近有两个调查结果告诉我们,在基督教学校接受教育会如何对学生今后的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

背景:

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社会学院最近对24-42岁成年人的生活质量进行了调查,这些人曾经在以下六种学校类型中接受过教育:公立学校、私立世俗学校、天主教学校,福音派基督教学校,基督教在家教育,还有隶属于基督教古典学校联盟ACCS的古典教育学校,并通过研究受访者以下七个方面的生活来进行研究:大学教育和职业规划、人生观、对基督信仰的委身、基督徒生活方式,对“传统和保守”生活方式(即认识上帝、教会的权威、科学和信仰的关系、圣经无误,不接受少数性取向LGBT生活方式)的看法、独立思维和影响力(即志愿参与、领导非教会组织,采取行动并相信能够对社会有所影响)。在利用计算机模型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后的结果表明,基督教学校对他们的影响远超于家庭因素、人类学因素以及其他因素。

如果以促进基督徒生活形成为目标的话,研究结果表明,那些进入神学上保守的基督教学校(其中包括在家教育、福音派私立学校、或是基督教古典学校)的学生更容易达成目标。关于“对基督教信仰的委身”(也就是一人参与教会生活的活跃程度,以及对教会其他人产生的正面影响)这一要素,基督教古典教育学校排名最高,紧随其后的是福音派学校和在家教育。

数据表明,将近90%从基督教古典教育学校毕业的学生一个月会去3次教会,相比之下,大约70%在家教育和福音派私立学校的学生会这样做。大约有70%的基督教古典教育学校的毕业生会自己阅读圣经,这一情况在福音派学校有53%,在家教育有55%。基督教古典教育学校毕业的学生也更容易选择与他们信仰呼召相关的职业工作。

另一个新研究来自基督教智库组织Cardus,他们发现就读于基督教私立学院或大学对毕业生也有长远影响。从这些学校中毕业的学生里,有将近60%每个月至少有一次会参与基督教事工,这比公立/私立非基督教学校的调查结果高出两倍。大约有65%从基督教院校毕业的学生已婚并从未离婚。这比另外两类院校毕业生的情况高出16%。

在被问到是否同意将关注环境、参与政治、在职场或其他地方捍卫公义作为自己的道德责任时,来自私立教育机构(包括基督教和非基督教)的毕业生会更加同意这个观点。同样,关于当被问及有一份带有特别使命的工作有多重要时,有三分之二从基督教院校毕业的学生认为“直接帮助他人”重要或极其重要。所占比率比另外两类院校学生的高出十个百分点。

这意味着什么?

那些进入福音派基督教学校、基督教在家教育、基督教古典教育学校,以及基督教大学的学生,他们的家长更可能比一般人对信仰更感兴趣。如果考虑到父母宗教信仰的强度和他们所属宗派这两个变量,那么什么水平的家庭信仰活动能影响青少年持守信仰到三十岁的比率?

这个问题在家庭研究所的研究员,莱曼·斯通(Lyman Stone)的研究中也有所涉及。莱曼发现一个孩子的家庭有越多的信仰生活,这个孩子就越有可能成为基督徒、越有可能留在教会生活中,或者越有可能处在原来家庭所参加的宗派中。

“虽然影响的范围各不相同也并不是很大,但主要数据结果仍然是具有统计显著性的”,莱曼在一篇刊登在《今日基督教》上的文章里如此说到。“这不仅在统计学上有显著意义,在属灵层面也很有价值:家庭信仰生活的确对孩子有重大影响。”

莱曼接着说,“那些在一起祷告、敬拜神的家庭会更加持续不断地一起祷告、敬拜神。将基督教信仰成功传递给下一代的关键并不是通过更多的青少年营会,或者更新潮的牧师,而是圣灵透过父母的养育所成就的工作,父母要花时间与他们的孩子分享自己的信仰。”

箴言22:6如此说到,“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 虽然这是一个对可能性的描述而不是一个承诺,但这些新的研究证实了这种可能性得到实现的几率很大。鼓励年轻人培养属灵习惯,可以帮助他们将来维持一生与耶稣的关系。


译:璐竹,校: JFX。 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New Surveys Find That Religious Schooling Has a Lifelong Effect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父母
家庭
基督教教育
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