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如何延续或不延续旧约?
2019-01-22
| Keith Mathison

希伯来书是对耶稣基督的绝对至高性所作的宣告。希伯来书告诉我们耶稣比天使更崇高(第1-2章),比摩西更尊贵(第3:1-4:13),比亚伦更尊贵(4:14-7)。祂是更美的大祭司(8章-10:18),更设立了一个更美的约(10:9-13)。

在整本希伯来书里,我们都发现这个新和更好的强调。例如,希伯来书7章12节告诉我们:“祭司的职任既已更改,律法也必须更改。”当先前的条例被废掉时,“就引进了更美的指望”。耶稣自己是“更美之约”的中保(7:22;新译本:保证)。希伯来书8章6节解释说:“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希伯来书8章7节告诉我们:“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在引用耶利米书31章31-34节点新约应许之后,希伯来书作者说到:“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8:13)

希伯来书连同其他地方的评论,使很多人问到,神是否在旧约上犯了错。神是否被迫放弃祂原本的计划,然后进行一个紧急的备份计划?旧约被称为“旧”,是否代表新约是“B计划”?答案是否定的。上帝启动一个新约的事实,并不代表祂在旧约上犯了错。不过,其理由并不是显而易见的。

当我们查考耶利米书31:31-34节时,这个问题的答案才呼之欲出。先知已经预见新约的创立。希伯来书作者在第8章引用了这个预言。为了明白他对这个预言的解释,我们必须明白这段经文的写作背景。我们必须记得,希伯来书是写给归信到基督信仰的犹太人的,他们因着他们的信仰而遭受严重的迫害。他们受到引诱,要回到旧约的形式和仪式,好逃避这种迫害。希伯来书作者是要告诉这些基督徒,回到旧约的仪式,比徒劳还糟糕,因为上帝从来没有要让旧约的施行成为永远的施行。为了为他的论点辩护,他引导他的读者去看耶利米书31章的经文。

希伯来书的作者在他对耶利米书31章的解释的前言,提醒他的读者:“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8:7)。他在这里的意思是说,就因为旧约圣经应许了一个“新”约,就代表旧约圣经本身预先看见了“旧”约本身暂时性的本质。若上帝的意图一直是旧盟约是永远的,就不会有“新”约的必要了。希伯来书作者甚至在8章13节把这点说得更清楚,他说到耶利米“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当耶利米应许一个“新”约时,他自动暗示了,第一个盟约施行是“旧”的,也是暂时的。换句话说,上帝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要创立这两个约。上帝不是先犯了错,然后用“B计划”来补救。每个盟约都是适合救赎历史里的一段特定时间的。

创立一个新盟约是上帝一直以来的计划。这会让人提出延续性的问题。倘若上帝在基督里创立了一个新约,那么,旧约和新约之间在什么事情上是延续的呢?教会历史上,有人主张旧约和新约之间没有什么延续。这种论证说,旧约所有的事情都完全被新约取代了。在此光谱这一头的人提出,旧约圣经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与今天的基督徒无关,或无法直接应用。

教会历史上也有一些人主张,旧约和新约之间没有什么断层,新约的创立所造成的变化,基本上是“外表”的变化而已。在光谱这一头的人提出,旧约圣经大部分都可以直接应用到今天的基督徒身上。持这种看法的人当中有些人主张,基督徒必须继续在第七日受安息日,或者基督徒必须继续遵守旧约的节期。我们应该避免这两个极端。旧约和新约之间同时有延续性和中断性。

今天有许多人读圣经经文,例如希伯来书8章7节或13节,会下这样的结论说,这两个约之间是没有延续性的。但是更仔细查看希伯来书第8章,以及新约在救赎历史中的地位,会显明这是一种不成熟的结论。

旧约和新约之间的延续性最明显的要点,可以在新约本身的应许里找到。希伯来书作者在希伯来书8:8-12节引用了耶利米的新约预言。在第10节,我们读到:“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在“我的律法”上,我们找到了一个延续点。在旧约底下,上帝把祂的律法写在石版上(出24:12)。在新约底下,上帝会把祂的律法写在祂子民的心上,来代替写在那里的罪(耶17:1)。但是上帝写在祂百姓心版上,和写在石版上,基本上仍然是一样的。律法的这个层面,基本上反映了上帝自己公义的属性的层面,一直是相同的。

另一种解释旧约和新约之间的延续性的方法是应用保罗在加拉太书3章24-25节的说明。保罗写到:“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 但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来到,我们从此就不在师傅的手下了。”这个“训蒙的师傅”(希腊文:paidagogos)是当时的奴隶,他的工作是带领小男孩到学校,回家里,并且监督他的行为。当这男孩长大了,这个“训蒙师傅”就没有必要的。这个类比可以帮助我们更明白这两个盟约之间的延续性的元素。

延续性这个议题的应用要点是:孩童一旦长大为成人,训蒙师傅就废掉了,但训蒙师傅教导小孩的内容则并没有被废掉。保罗用这个从孩童长大到成人的类比,作为看待救赎历史中上帝的百姓的一种方式。旧约的施行是给上帝的百姓,在他们的“童年”使用的。当神的百姓到达“成年期”,这个孩童时期的“训蒙师傅”就不再有必要了。它如今就“废掉”了。但是训蒙师傅教给小孩的(“我的律法”),即使在小孩变成成人后,仍然是相同的。

旧约和新约的交会点是在耶稣基督身上。旧约作为一个训蒙师傅,为基督预备了道路,并为祂预备祂的百姓。旧约包括了传统上被称为“道德律”的,也包括了所谓的预表。当预表所指向的实体到来时,预表就发生了改变。当黎明来到,影子就消失了(参来10:1)。神的百姓如今是由他们与耶稣的关系来界定(参加3:16、29),而不是由他们与雅各/以色列的关系来界定。应许之地如今是由整个被造界来界定(参:太5:5;罗4:13),而不是由地中海东岸的一块真实的地业来界定。圣殿如今是由耶稣基督和祂的百姓来界定(参约2:21;林前3:16;弗2:21),而不是由一座由石头和泥浆所建造的建筑来界定。礼仪律如今是由基督赎罪的死来界定(参来9:11-10:11),而不是有公牛和公羊的血来界定。

不过,道德律——即陈述普世和永恒公义的标准的——仍然是不变的。虽然它如今是写在神的百姓的心上,而不是写在石板上,但这个律法仍然是同样的律法。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利戈尼尔事工网站:The New Covenant

Keith Mathison(凯斯·马西森)博士是改革宗圣经学院(Reformation Bible College)的系统神学教授。是多本书的作者,包括From Age to Age.
标签
基督
改革宗出版社
新约
利戈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