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科技神学”
2019-02-21
| Will Sorrell

2018年11月,犹大·史密斯(Judah Smith)宣布Churchome Global这一APP上线。史密斯是一个多堂点巨型教会的牧师,他宣称安装这一APP之后,手机就成了你口袋里的聚会场所。和传统的、仅仅提供通知和资讯的教会APP不同,Churchome Global提供的功能包括在线小组、在线奉献,以及在一个虚拟的大堂与其他人会面。在祷告功能中,你可以将两个手指按在屏幕上来表示你正在实时地为某个具体需求祷告。史密斯的推特为此收到了超过250个评论,大部分评论都是批评他的这种“去教会的新点子”。

这种对如何使用新技术来合宜地服事教会的争论并不新鲜。出版社、电气化,以及我们如何使用互联网来把福音传遍全地的努力都曾经被激烈地争论过。然而,今天很多人特别害怕互联网给道成肉身的服事带来威胁,例如有一个评论质问史密斯:“你按哪个按钮能分圣餐?”

科技带来无限可能,它可以让灵魂兴奋,也可能让人的良知被捆绑。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合乎中道的对待科技的方式:既不是热烈拥抱,也不是置之不理。在此之前,我们先要理解科技是什么和不是什么,然后我们要思考神的道如何引导我们回答科技所带来的挑战。

科技是超乎道德的

科技并不是万恶之根。正如我们可以慷慨地使用金钱,也可以自我中心地使用金钱一样,科技带来的新的沟通与互动方式本身并没有道德价值。科技的潜能包括带来盼望,也包括带来恐惧,是人类如何使用科技在给科技注入道德价值。

科技发展的目的往往是要给我们提供三种方式的便利:

第一,科技让商务更加便利

无论是机器人装配汽车、支付宝或者微信钱包替代现金,或者区块链货币席卷市场,科技的目的都是让市场运作更加高效。这样的发展能够降低进入市场的障碍,增加竞争,以及帮助消费者享受更加高质量的生活。当然,科技的发展也会替代人工和带来更多的欺诈。

第二,科技让交通更加便利

汽车和航空技术的发展让世界变小了。人们可以更方便地拜访远方的亲友、监理海外的工程项目,以及以从前无法想象的方式探索受造的世界。但同时,旅行的便利增加了性贩卖、汽车和飞机事故概率,同时也增加了大气污染。

第三,科技让沟通更加便利

Facebook最近推出了新功能“智能屏幕”(Portal),这是一个嵌入了亚马逊“Alexa”技术的视频信息平台。Facebook为此打出的广告词是“如果你不能在那里,就感觉那里”,这一广告词在给人们这样的盼望:科技的发展会给人带来亲密关系的发展。这也是史密斯“Churchome”项目背后的盼望。但是如果“感觉那里”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人们还会有动力在自己可以去教会的时候仍然去教会吗?

科技的潜能不见得能存到永恒。然而人类作为有道德的受造物使用科技的时候,就赋予了科技道德上的价值。

我们可以道德地使用科技

罗马书6:13呼吁所有信徒都要把他们的“肢体”——我们的每一个部分——都献给神,而不要献给罪。既然今天技术已经成为我们延伸的一部分,我们需要一个“科技神学”。我想再次强调,科技本身就像金钱一样是超乎道德的。但是当我们使用科技的时候,我们或者是在使用科技荣耀神的国,或者是在使之成为神国的阻碍;我们或者是在敬拜神,或者是在敬拜自己。

当我们在埋头看微信朋友圈的时候,我们是否忽视了路边受伤贫苦的客旅?当我们用数字支付方式十一奉献的时候我们是否在逃避主日去教会的责任?我们是在每天消费着最新的文章,还是在属灵的共同体中委身于神的道?

那我们该怎样使用科技呢?

“Churchome Global”这个项目只是科技冰山露出海面的一角。我们需要对虚拟社区有一个合乎教会论的回应,而且这一需要越来越紧迫。

这意味着说,我们必须主动地建立我们的“科技神学”,而不只是被动地回应最新出现的现象。例如,视频直播主日崇拜对远方孤独的宣教士来说可能是一个祝福,但是对那些早上未能及时叫醒自己的孩子、用耳机和视频来替代属灵共同体的父母来说则可能是一个咒诅。

所以,当我们和我们的教会做一些科技相关的决定时,我们究竟在考虑谁的益处呢?下面是三个对建立“科技神学”有帮助的原则:

第一,关怀比方便优先

你的教会在使用科技放大你们对寡妇、孤儿和客旅的同情心和行动吗?牧师们,当你们把讲道录音放到网上的时候,是为了获得名声还是因为你想要服事那些生病的、不能出门的人呢?

虽然科技可以把神的道传给本地和远方的人,但我们要竭力地关注如何作为基督的手和脚去照顾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而不仅仅是用音频和视频去服事健康的人。

第二,同在比亲近感优先

既然基督如此看重与祂的百姓同在,我们也同样要看与神的百姓同在极为重要(太18:20,28:20)。牧师们,人们读你的文章、听你的讲道,是因为他们是你的教会成员吗?还是他们只是想要感到被接纳却不愿意作出盟约般的委身?你的教会使用社交媒体的目的是为了鼓励人们来查经、来聚会、来彼此相交,还是只是想要得到更高的出席率、更多的奉献?

建立亲密关系的最好方式是面对面。把自己的破碎和羞耻藏在一个APP的背后比藏在餐桌对面要容易得多。我们需要面对面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因为我们希望他们看着耶稣、并且因此在末后的日子被塑造成为基督的样式。(约壹3:1-3)

第三,共同体比内容优先

我曾经听到一个牧师这样说:“我感到神呼召我更多地参与电视布道的事工”,因此在教会比较少人参加的晚间聚会中,他把主餐频率降低到一个季度一次。比起自己怎样和一群被神分别出来的百姓同领基督的死和再来应许所表征的印记和记号,他更关注周天早上聚会的时候本地电视台直播他的讲道。基督应许的是建立自己的教会,并且将教会在荣耀中拯救出来归于自己(太6:18,启21:2),而不是应许教会讲最完美的讲道视频。让我们按着基督的话事奉基督,并且在彼此的关系中投资生命。

便利、亲密感和内容都是美事,能引导灵魂走向称义和成圣,但却不能替代人的关怀、同在和共同体。耶稣所看重的优先应当成为教会的优先。


译:JFX;校:李花秀。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e Need a Theology of Technology

Will Sorrell(威尔·索日尔)是桑福德大学(Samford University) 道学硕士和MBA在读学生,同时也在该校神学院的全球神学中心担任研究员。他关注的领域是信仰与工作、商业宣教(BAM)和创业投资。
标签
互联网
教会论
技术
网络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