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既然人都会死,为什么还要追求健康?
2019-01-10
| Kathyrn Butler

很多小学的科学课本会把我们的免疫系统描绘成军队,在面对外来侵略者时,血液中的白血球会兴起来抵御外敌,保护我们的身体。这就是我们认为的:免疫系统像军队保卫国家般对病毒作出英雄式的抵抗。

但如果仔细研究这个问题的话,我们就会认识到免疫系统的运作其实没那么简单,甚至可以用险恶一字去形容。 例如维生素C可以增强白血球的功能,理应可以帮助免役能力,可是,过量却也可引致自体免役的疾病,如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红斑狼疮症、糖尿病等。另一个例子,过度活跃的白血球也会引致血管堵塞,继而导致心脏病。在严重感染时,我们的免疫系统会把各种化学物质散布到整个身体,导致血液流往器官的过程受到阻碍。这些例子反映了在某些情况,我们的免疫系统是时敌时友。

拥有免疫学博士学位的政治活跃份子芭芭拉·恩瑞拉克(Barbaea Ehrenreich)在她所著的《自然的过程:健康的疫症、死亡之终局及为高寿自杀》(Natural Causes: An Epidemic of Wellness, the Certainty of Dying, and Killing Ourselves to Live Longer)一书中指出这种分子层面上的叛逆正反映了美国人对健康的那种疯狂执著。 她的前提是非常有趣和切身的:当我们知道我们终有一死,为什么我们对身体之衰败有着莫名的抗拒呢?可惜的是,恩瑞拉克的书恐怕挑战或启发不到读者,反而可能得罪或误导了一些人。拥有科学背景的她在书的开首数页没有利用她的背景,反而是诉诸蔑视,没有把论点说得更清楚,也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东西。(林前10:23、腓4:8)

恩瑞拉克公开支持堕胎,她觉得生命是对“人不存在的一种干扰”。她的书一点基督教的影子也没有,但是很多世俗的书也客观和平衡地写出宝贵的真理,如亚杜尔.迦湾德(Atul Gawande)的《凡人》(Being Mortal)就是详细描写在美国关顾长者及体弱者的方法。

但是,《自然的过程》一书只是宣泄对现实的不满,恩瑞拉克在书中很多用比喻的方式,妖魔化医疗专业人士、另类疗法、健身教练、硅谷、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等,她对整个医疗体系予以否定,说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实行一种“为了利润、为了满足医生的虚荣(更有甚者,性冲动)而设的不必要的程序”。(41页)她说乳房X光检查是“一种精致的虐待狂”,结肠镜检查是一种“淫秽的程序”去进行“实实在在的性侵犯”。(7页)她批评那些“富有且受教育”的人“宣扬支持月经”的思想,把月经正常化。(129页)根据恩瑞拉克的说法,禁烟是对工人阶层的宣战。(101页)即使那些跟恩克瑞拉有相似政见的人,读到她对那些长寿公共人士的突然死亡那种辛灾乐祸,(91-94页)也会感到恶心。整本《自然的过程》都充满这种狂野和不理性的文字。

欠缺证据

恩瑞拉克对现实的愤怒没有使她提供很多证据去佐证她的指控。她带着一种权威的口吻,但是她证明的来源多来自新闻头条或网上的部落格,而非同行审议的研究。不过关于免疫系统的那一章倒是个例外,她很小心地参考科研文章,所以那一章是最好的,有足够的数据去支持她的论点,不用太多额外的编辑。可是,整本书普遍的问题是把一些人的意见当成事实。

恩瑞拉克在涉足神学的领域时更显出她的鲁莽,她对一神论的厌恶是很清楚的,她宣称:“科学已经把(神)推到死角,使衪跟世界毫无关联。”(200页)她还把基督教和诺斯底主义搞混了,以为基督教教导意志和身体的分割的二元论(但这是不合符圣经的)(72页),她甚至以“‘不朽的灵魂’这个概念在圣经未曾出现过”去支持她的说法,但这个说法没有任何解经上的证据(183页),而是基于在1999年网上的一篇文章。

与此同时,她在书中表达的那种神学无法站得住脚。她费了很大力气去从她的虚无主义和无神论找到人生意义,也胶尽脑汁从万物有灵论和迷幻蘑菇去寻找(204-205页)。花了整整200页去抵毁宗教、医疗和身体保健,她向读者提供一种不诚恳的保证:死亡“不是跳进深渊,而是对生活的拥抱。”(208页)

她在结论中对死亡那种图像化的描述,包括大脑的液化、身体退化成“发臭的水池,或更糟的,是老鼠消化系统中的食物”,似乎不太能安慰读者。

偶然的智慧

恩瑞拉克的写作手法是一个不幸,因为她提出的话题其实是很值得讨论的。美国文化鼓励人追求青春和健康,时尚杂志刊出各种减肥吃法,商店陈列著各种抗衰老的产品。表面上看,这些东西也是好的:我们具有神的形象,要作好管家,治理衪的创造物,包括衪给我们的身体。(创1:26-28、林前6:19-20)但是,什么时候这种对健康的追求会变成偶像?什么时候我们对医药治疗的依赖,使我们从作个好管家变成不肯承认我们身体是会衰败的?

我们免疫系统的反叛倾向提醒了我们,使身体健康并不能使我们获得救恩。罪的工价乃是死(罗5:12、6:23),而罪穿透我们身体内的蛋白质和细胞膜,直接给细胞内的DNA带来负面影响。无论是白血球造反,还是一场悲惨的意外,都会带来死亡。这书中,恩瑞拉克最好的一句是:“如果我们有一样东西要学习的,那就是谦卑。无论我们如何为我们的知识或‘复杂度’自夸,我们并不是自己或任何东西的命运的唯一主宰。”(161页)

恩瑞拉克的结论本来也不打算表达什么智慧,她说我们命运的主宰是那些无意识的细胞,又指出我们的工作会被无思想的粒子搞砸。但是,当我们想到我的身体会巧坏时,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可以归向生命的创造者去寻找盼望。这些复杂的生物过程不由我们任意控制,我们要承认我们的限制,及我们由此喜乐,因为即使我们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基督的救赎恩典会把这些破碎抹去。当衪更新万物时,衪会把坏死的细胞、散播的肿瘤和我们破碎的心灵盖住。(腓3:20-21、启21:5)


译:何坤阅;校:JFX。原文发表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at’s the Point of Wellness if Everyone Dies?

Kathyrn Butler(迦德莲·毕特勒)是一名外科医生,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内外科医学院。最近离开医疗行业,在家中为子女提供家庭教育。是《生与死之间》(Between Life and Death, Corssway, 2019)一书的作者。
标签
文化
苦难
艺术
死亡
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