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选项,更少承诺
2021-04-06
| Barry Cooper

“如果我住在爱荷华州,我现在应该已经结婚了,而且有了四个孩子。”格雷格·布拉特(Gregg Blatt)是相亲网站match.com所属公司的CEO。他40多岁了,住在曼哈顿,目前仍然单身,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他这句风趣的自嘲究竟是在讽刺爱荷华州还是讽刺纽约。

无论怎样,很明显,选择众多带来的结果就是委身承诺会被消弱。布拉特自己也想知道,相亲网站带来的闪亮承诺——只需浏览点击就能找到你的完美匹配——是否会鼓励我们成为对关系永不满足的消费者,总是在寻求“消费升级”?如果我们认为自己可以在互联网上轻松找到更优秀的选择,这种观念会对我们投资于当前关系、甚至对婚姻的欲望产生怎样的负面影响呢?假设有一天我们厌倦了婚姻的这种强迫消费,决定不在这个领域里玩下去了,我们能做到吗?这种对众多选项的陶醉是否会导致委身、承诺、以及知足的死亡?

这就是丹·斯莱特(Dan Slater)的观点。他最近在《大西洋》(The Atlantic)发表的文章暗示,相亲网站不仅没有令婚姻更容易,实际上是使婚姻更艰难,因为委身承诺被削弱而带来了艰难:

相亲网站的确能带来很多好处,这很明显:互联网使单身人士更容易遇到与他们合拍的其他单身人士,提高了他们认为“良好关系”的门槛。但是,相亲网站的模式也让人太容易认识新的人了,它同时也会把“良好关系”的门槛提得太高。有没有可能,点击鼠标就能找到一个与自己“合拍”的伴侣意味着一个关系不稳定的未来,好像我们在约会的轨道上不断追逐难以捉摸的兔子?

斯莱特的这种“追兔子”比喻非常贴切。但这兔子并不真实,我们从来没有抓住过它,但却仍然执着地追逐着它。层出不穷的“兔子”(泛滥的网上交友服务)不断欺骗我们,让我们认为只要不断注册新服务、抓到一只兔子的几率就能够成倍提高。实际上,随着我们对关系满意度的期望不断攀升,失望的可能性也随之上升。随之而来的是,我们会继续强迫自己不断追逐,寻找更多的机会。当然,这样的一种模式正是相亲网站所期待的。“许多相亲网站的盈利模式与那些试图发展长期委身承诺的客户所期待的恰恰相反,”斯莱特观察到。“一个寻求进入长期委身关系的约会者毕竟意味着失去了从他身上获得收入的可能性。”这就是为什么match.com网站上的大多数用户都是回头客,他们收到了“你怎么能离开我们呢?”这样的促销电子邮件,同时又被消费者自己对当下的关系感到不满意所诱导,重新开始网上的觅偶活动。

降低预期

证据还表明,即使我们最终对某个人做出承诺,很多选项也会使我们保持自己承诺的可能性降低。《选择的悖论》The Paradox of Choice)一书的作者、心理学家巴里·施瓦茨认为,“太多选择可能会降低人们最后实际选择的东西带来的吸引力,原因是想念一些未选择的选项带来的吸引力会减弱从选择的选项中获得的快乐。”

2011年,相亲网站的咨询顾问马克·布鲁克斯(Mark Brooks)公布了一项题为“网络约会如何改变了社会”的行业调查结果。这份由39位高管提供数据的调查报告,得出了以下结论:

  • “相亲网站可能是导致离婚率上升的部分原因。”
  • “最重要的是,相亲网站帮助各个年龄段的人意识到没有必要满足于一段平庸的关系。”
  • “低质量的、不快乐的、不满意的婚姻正在遭到摧毁,因为人们流向了互联网交友网站。”
  • “市场巨大,而且网站的效率很高……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越来越期望根据自己列出的复杂搜索条件随时随地找到符合自己要求的人。……这种搜索带来的获得感会影响我们对爱情的追求……整个世界(而不仅仅是我们居住的城市)将越来越多地成为我们的‘觅偶市场’,这让我们的挑剔程度也大大增加。”
  • “网络约会让人们更容易遭到抛弃。”

这很可怕。但相亲网站肯定不是导致承诺恐惧症的唯一原因。正如斯莱特指出的那样,性别可能也起到一定作用,虽然“研究人员在男性是否比女性追求更多‘短期伴侣’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当然,美国的年轻女性比他们的男性同龄人更有可能获得大学毕业文凭,而大学毕业生更有可能与其他大学毕业生约会,因此男性大学毕业生的选择余地似乎奢侈地(或者说是糟糕地)比女性要多。

另一个原因是色情产业的发展。它提高(或者说降低)了我们对未来配偶的期望,因为色情文化主张的是身材和脸蛋,而不是属灵和道德的质量。作为基督徒男性,我们可能会一边大声祈求神赐给我们一个贤德的妻子(箴言31:10-31),另一方面我们的心却被不断地被色情文化调教成贪恋性感的妻子。神反对我们这样做:“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但我们却像拒绝那些无礼的广告弹窗一样,把神的警告拒之门外,因为祂妨碍了我们看真正想看到的东西。

毁灭性的结果

这种低承诺、低委身的期待已经给社会带来了破坏性影响。在性爱电影《羞耻》(Shame, 2011)中,沉迷于色情的布兰顿(迈克尔·法斯宾德饰)不断地约人上床,从一次短暂的邂逅迅速进入下一次。但是有一次他和一个认定了一夫一妻的美女一起呆在酒店房间里的时候,他却什么都做不出来了。因为他唯一的承诺是无休止的、开放式的缺乏承诺,他永远得不到真正的亲密关系。直到该片结尾,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能得到那样的关系。

或者拿瑞恩·布林厄姆(乔治·克鲁尼饰)在《在云端》(Up in the Air,2009)中的表现做个例子吧。这个角色极其厌恶对情感做出任何承诺,用他自己家人的话来说,这个人基本上跟不存在一样。他被虚假的性“自由”承诺蒙蔽,多年来一直没有做出情感承诺。而现在,他想要给出承诺,但却已经失去了这样的自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影片中短暂地出现了《绒毛小兔》The Velveteen Rabbit)的故事。这是一个儿童故事,讲述的是一只长毛绒玩具兔在被爱时变得真实的故事。有一次,绒毛小兔问聪明的皮马,“变得真实”这一过程会如何发生:

“这不会一下子发生,”皮马说。“你会成为真实,但这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它不经常发生在那些容易破碎的人、边缘锋利之人,或者需要小心对待的人身上。一般来说,到你成为真实的时候,你的毛发大多已经被爱抚磨掉了,你的眼睛也掉了,你的关节也变得松散了,你会看起来很寒酸。但这些东西根本不重要,因为一旦你变成真的,你就不会丑……那些不理解的人无法明白这一点。”

这是一个令人着迷的、悲伤的故事,这故事讲述了真实的爱、真实的承诺如何不可避免地解除了我们的武装。也许这就是我们如此害怕委身承诺的部分原因,这个故事也解释了为什么委身承诺这种“解除武装”会如此令人神往。

这就是你如何变得“真实”的方式。

我们都需要解除自己

真正地委身于另一个人必将是对我们自己的“解除”,因为它需要替代牺牲:你的生命委身于追求对方的满足这件事上。就婚姻而言,它意味着双方都要放弃所有其他选项,这在世人看来前景非常寒酸。

但这种对另一个人的无私舍己却拥有独特的力量,让爱人和被爱之人都变得真正美丽。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也就得到了自己的真正生命。但我们只有做出承诺——并允许别人也对我们做出承诺,才能尝到这种滋味。

在上帝的宇宙中,我们以极大的代价承诺对他人的爱,是我们能做出的最理想的选择。祂在耶路撒冷郊外的一座小山丘上为我们展示了这种爱。祂选择了自我牺牲的爱。祂舍弃了其他选项,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将自己委身于特定的人。即使是永活的真神——全能、掌权、完全自由,祂三位一体的本质意味着祂不需要依靠他人才能尝到爱和被爱——也委身于对爱一个新娘的承诺。

我们会用“更多选项”这一极具欺骗性的偶像和不断减弱的快乐来换取委身承诺的独特喜乐吗?我们应该这样做,而且要尽快。因为即使在上帝的恩典下,即便我们的锁链已经脱落,即使我们黑暗的地牢里燃起了光亮,我们也可能已经无力起身离开,因为我们的心已经残缺了。我们总是推迟承诺、想要更多选项,空想着等我们准备好了、遇上了对的人就会做出委身承诺。但当那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我们可能会睁大眼睛意识到,不是我们在选择罪,而是罪在选择我们。我们将因追求选项而被选项捆锁。

而对于我们这些亲身经历过这种囚禁的人来说,世界常常以为这些追逐选项的人是“蝴蝶”,但那不够,蝴蝶太娇嫩了、太可爱了。兄弟姐妹们,让我提一个更合适的昆虫:飞蛾。飞蛾常常被亮光吸引,但却终究无法享受亮光,它会无休止地飞舞,直到力竭、把自己消耗殆尽。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More Choices, Less Commitment.

Barry Cooper(巴里·库珀)是佛罗里达州代托纳比奇(Daytona Beach, Florida)基督社区教会(Christ Community Church)的一位长老,同时格林尼尔(Ligonier)福音事工服事。
标签
婚姻
约会
委身
承诺
相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