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什么是教会的使命》
2020-02-13
| John Starke

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和纪格睿(Greg Gilbert)都是教会的牧师,他们每周都在被大学围绕的城市教会里忠心地讲道,他们的听众当中有很多热情洋溢、不想浪费生命,想要为使命而活的年轻人。这就让我们不得不面对“使命”这个词。这个词就像我们手中的流水一样,可以流淌往任何一个方向你却抓不住它。这个词可以驱使人做任何事、但常常遭到滥用,它也让基督徒和很多教会对自己究竟要做什么感到无所适从。凯文·德扬和纪格睿合著的这本新书《什么是教会的使命?:明白什么是社会正义、平安和大使命》九标志中文事工,2019)可以给你带来帮助。

认真研究词意

德扬和纪格睿在本书中首先做了非常艰难的工作:定义教会的“宣教使命”这个词的词意。正如中文版编辑在第7页脚注中所说,英文“mission” 一词既有“使命”的意思,也有“宣教”的意思,本书大多数地方是使命的意思,有的时候也可以用“宣教”来替代。德扬和纪格睿在研究这个词的同时也回答了对他们的反驳,用合理的方式艰难地回应了很多社运人士对社会与经济的关注。两位作者认为,教会的宣教使命来自马太福音中关于大使命的经文(太28:18-20):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导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然而,两位作者并不是说教会应当忽视社会正义和经济问题。他们担忧的是,新兴的对社会正义和经济问题的关注并将之称为教会“使命”会把这些原本是“可以做”的事情变成教会应该和马上“必须做”的事情。

在做完定义工作之后,作者们将本书相当一部分篇幅用在了讨论教会宣教使命这一话题上。他们是在这三个领域中进行讨论的:(1)整本圣经的叙事;(2)对福音的定义;(3)对国度“已然/未然”的理解。很显然,这三个角度的论述都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意外。

不过,关于福音的定义那一章确实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有帮助的澄清。一个不经意的观察者在看“福音是什么”这个话题的辩论时,往往会以为《福音真意》的作者纪格睿是用这个问题定义福音的:“一个人要相信什么信息才能够得救?”(本书作者称之为“微距镜头”),但其实作者也解释了新兴的潮流所理解的福音(“广角镜头”)包含了基督信仰所教导的所有益处,也就是“从基督所流出的一切恩益,包括神想要恢复这创造界的原初目的。”但是德扬和纪格睿也指出,即便是“广角镜头”所说的好消息也是涌自对基督在十字架上代赎的信心与悔改(“微距镜头”)。我们必须坚持这一核心,如果我们在这一点上松动,那么神在新造中预备的祝福就与我们无份无关了。

进入争议深水区

两位作者在整本书中都非常小心地让他们的结论都扎根圣经经文。然而,在做完几章的松土工作之后,他们就来到了经典的“社会正义”相关经文,并且要让读者认识到,“哦,这些经文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理解的。”

我们需要认识到,作者是在救赎历史的释经框架下解释经文的,他们的诠释基于这一章经文在整本圣经叙事的位置。如果我们只从文本本身的历史位置去理解这段经文,仅仅根据字面意思就要在今天推行财富的强制性重新分配或消除贫富差异就显得过于肤浅理解经文了。

例如,人们常常用利未记25章(禧年)支持一些社会正义的诉求。然而,如果我们从救赎历史的角度去理解这段经文,并且仔细观察利未记中的上下文,那么有一些点就会提醒我们避免用这段经文去支持激进的社会改革:第一,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农业社会中;第二,阶层和财富并不是神直接指派给我们的——好像神分派土地给以色列不同支派一样;第三,我们的经济形态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大饼——富人所增加的必定依赖于穷人所减少的——在现代经济社会中,我们也在创造财富;第四,我们并不在摩西律法之下,神也没有应许我们第六年会有一个神迹般的好收成;最后第五,我们当中大多数人都不是犹太人,而利未记25章很明显地区分犹太人与外邦人。

即便如此,作者也不希望我们轻看圣经对穷苦人和社会正义的关注。他们非常合宜地写道:“身为基督徒,就是接受神的恩赐,有最大程度的享受、最小限度的需求,也要最大程度地奉献出去。”(中文版195页)。

德扬和纪格睿对新天新地的论述尤其值得我们留意。他们对很多基督徒的这一观点感到担忧:“基督徒至少要在新天新地的创造中搭把手——我们与神同工,一起完成恢复宇宙的使命。”他们认为,这一观点不但令人困惑,而且也是危险的:“新天新地不是我们在堕落世界的废墟之上为自己修建起来的,而是神给被赎之民的礼物。……我们拥有的一切以及我们将会永远拥有的一切,都是神给我们的。因此我们不用去赚取,不用去建造,只需要接受。”

一个重要的提议

德扬和纪格睿为地方教会和教会的社会服务提供了很多重要并且实用的建议,我下面只想举其中一个例子。他们提出了一个“近距离道德”(“moral proximity”)原则,这可以帮助教会认识哪些人不但出于“近距离”的考虑应该去帮助,而且出于“道德责任”的原则也应该去帮助。这里的关键词是“应该”。例如,艾滋病防范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一间教会没有参与艾滋病防范,这是不是就是一间“不传讲福音”的教会了呢?当然不是!这一原则“不应该让我们对穷人更漠不关心,而是应该帮助我们摆脱不必要的罪疚感,让我们更多地关爱那些最需要依靠我们的人。”(中文版203页)

这可能是本书最有帮助的一个部分了,这可以帮助地方教会不仅仅是关注全球性问题,更是关注所在社区的问题。在社会服务这一话题上,教会如何动员和使用资源往往是一个令人感到困难的讨论,但这一原则给我们很好的帮助。

如何看待门徒训练呢?

本书关注的是关于教会宣教使命的争议,有些交锋近乎白热化。我认为,德扬和纪格睿所说的都没有错。他们的结论非常清楚,但却不简单,因为他们处理这些艰难话题的方法一直都是基于圣经具体经文的。他们的结论并不被所有人所喜欢,但如果想要拒绝他们的结论你必须做深入的圣经和神学思考,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我也要小心地建议,我们不要把社会正义和教会的宣教使命过于清楚地加以区分。德扬和纪格睿也非常清楚地说,对基督徒而言,社会正义并不是一个次要的话题,他说“像培养门徒、宣讲神的道、植堂和建立教会之类的任务,构成了教会的使命,但我们也在努力地谨慎行事,以免给人一种印象,好像其他任何工作都是非基督教的,例如人道主义工作或关乎正义、爱人的事情。……基督徒的标志应该是爱邻舍,慷慨对待邻舍。按照耶稣的说法,邻舍包括所有人,从我们最好的朋友到最坏的仇敌。”(中文版247页)

既然爱邻舍、慷慨待人和渴望我们的社会充满公义(虽然这公义在基督再来之前都不会完美)是重生基督徒的特征,那么难道教会不应当借由门徒训练来装备基督徒显出这些特征吗?更进一步地说,这些不应该成为教会对“宣教使命”广义理解的一部分吗?

是的,我恨不得用黑体字和高亮大声宣布:我同意德扬和纪格睿所说的,教会宣教使命的中心是福音大使命。我们需要让重要的事情成为中心。但是,正如作者们使用微观和广角镜头来诠释福音的定义,我们不该同样用这两个镜头来对待教会的宣教使命这一话题吗?教会宣教使命的中心是传讲神的道,但我们也可以说,从广角镜头来看,教会的宣教使命也包括装备基督徒在社会公义和社会服务上有正确的理解和实用的智慧。

无论如何,我都愿意伸出双手拥抱德扬和纪格睿的这本著作。就我而言,这是对这一话题到目前为止最清晰的圣经论述。这两位作者不仅论述清晰,而且对反对者也非常和善,竭力地用善意去理解对方,同时对对方的关注也表示关切。我希望这本书能够有更多的人去读,并且有更多的人认同他们的论点。

编注:该书中文版由九标志中文事工翻译出版,英文版可以在亚马逊上购买,中文版则可在九标志中文网站福音联盟中文网站上下载PDF、ePub和MOBI三种格式。


译/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at Is the Mission of the Church?

John Starke(约翰·斯塔克)是纽约市“使徒教会”(Apostles Church)的牧师,他与他人合编了《三位一体的上帝》(One God in Three Persons)一书。 
标签
宣教
书评
九标志
文化使命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