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产可能会让我们难以区分悲伤与罪
2020-10-23
| Jamie Carlson

从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起直到现在,《我心灵得安宁》一直是我最喜欢的诗歌之一。我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诗歌作者史百福(Horatio Spafford)处在约伯般信仰危机中时超凡信心的故事,当时他在一次危机中不但失去了财富,也失去了家庭。这故事让我认识了一位在哭泣中服事我们、在混乱中赐下安慰的神。我很喜欢这首诗歌,但其中有一段歌词让我刚到困惑,这困惑一直延续到我成年之后:

回想我众罪,全钉在十架上,
每念此,衷心极欢畅,
主担我重担,何奇妙大恩情,
赞美主!我心灵得安宁。

我喜欢这首歌,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段关于罪的歌词会出现在一首关于痛苦和损失的歌曲中间。

罪与悲伤

在我流产后,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忧伤和罪往往互相关联。也许流产恢复过程中最令人困惑和最持续的部分是与罪的试探争战,并除去那些因痛苦而暴露出来的的毒根。受伤、损失必然带来悲痛,但悲痛这一强烈的情绪使我很难把试探、罪与悲痛区分开来,以至于我在属灵上瘫痪了——我无法朝着灵魂得愈的方向前进。

流产后,在社交网络上看到的“怀孕喜讯”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罪和撒但准确地击中了我的弱点。每一次看到有人宣布怀孕、每一次在Target结账时看到怀孕的朋友或带着新生儿的“完美陌生人”,每一次在Facebook上看到有人贴B超照片,我都会同时感受到三种反应:为他们的幸福而感到真正的喜悦,为我的损失而感到真正的悲伤,以及以多种形式表现的诱惑试探。我需要不断地与那些试探争战——这让我很疲惫。大多数时候,还是呆在家里躲避人比较容易。

但流产迫使我面对的一个现实是,总会有和我们宝宝一样大的孩子、我身边总会有怀孕的人。一旦我让试探进入道我的脑海中,罪就不会自己消失。

堕入深渊

几周过去了,我的挣扎虽然很微妙,但随着我越来越累,挣扎也越来越严重。自私的、有时是卑鄙的想法挤满了我的脑海,我迷失在罪和悲伤的泥潭中,无法区分这两者。我的心受了伤、感到愤怒,也变得刚硬。我不那么渴望公义,我的灵修生活和集中注意力的能力都衰退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所能做的就是祷告说“主啊,帮帮我”,并努力相信诗篇34:17所说的:“义人呼求,耶和华听见了,便救他们脱离一切患难。” 

在心底深处,我觉得自己就像第100只羊:失落、疲惫、孤独。

但“耶和华靠近伤心的人,拯救灵性痛悔的人。”那位牧人正在走近我。

三个主要挣扎

与未知的敌人作战是很艰难的,但借着祷告和彼此相交,主温柔地把我的罪和试探从我的悲痛中区分出来,使我注意到三个主要的挣扎。我把它们列在下面,好作为一个救生筏,给任何一个与我一样心灵受苦的罪人——你可能需要听听我的独白。

第一,我的应激反应之一是尽量轻看别人的喜乐。当我屈服于这一试探时,我会故意不进入我那些怀孕朋友的喜乐中。我试着让他们的喜乐在我自己的心中显得微不足道、不值得高兴,以此来减少我的损失。这在一定程度上是自我防卫。即使如此,在我悲痛时把他人获得新生命的祝福和价值降到最低,不与那些喜乐的人一同喜乐,这仍然是罪。

第二,另一个经常出现的反应是恼怒和愤怒。每一次看到朋友们的庆祝或“宣布”、看到每一张Facebook上另一个新生儿的照片或B超,或者听到每一个“意外”消息,我的恼怒就会上升。我的内心会催促我告诉人们,没人能保证你们的孩子会健康地生下来。当然,我从来没有真正开过口,但我还是屈服于内心的愤怒和苦闷,这是不义的怒气。

第三,我还感到一种卑劣的嫉妒。我很惭愧地承认这一点。想要孩子甚至不是我嫉妒的重点,我嫉妒的是其他准父母怀孕时得到的喜悦和关注。屈服于诱惑并不意味着我嫉妒他们健康的宝宝,我只是想让我的悲伤盖过他们的喜悦。哦,这是罪孽深重的心灵发出的恶臭。

超大的恩典

从根本上说,这些试探是悲伤带来的自私反应,当我不相信神的主权和良善时,这些自私反应就会纷纷涌现。我应该教导自己,神“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84:11),我应该相信在神无限的智慧中,现在经历的是为我们(和我们的宝宝)永恒利益而制定的最佳计划,也为他带来最大的荣耀。没有什么是未完成的,没有什么是在他的旨意之外的。记住这些并不容易,我流产后的那段时间是我深深的悲痛和内在的罪丰富涌现的时期。但祂恩典更多,在我绝望无助的时候,我每天都得到力量为结出圣灵的果子而奋斗。

如果你也有类似的情况,我想鼓励你:即便在最黑暗的夜晚,神丰富供应的与罪争战之恩仍然甘甜足够。虽然当时我很难接受这句话,但以弗所书2:4-7所说的是真的:

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要将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

如果你在基督里,那么你的罪——即便是苦难带来的——也不会决定你的人生。你现在就可以告诉自己,你将来也可以继续告诉自己:“我的罪,不是部分而是全部,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我不再背负它了。赞美主,我的灵啊,你要赞美主!”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Miscarriage and the Confusion of Sinful Grief

Jamie Carlson(杰米·卡尔森)硕士研究天主教神学,她的博客文章常常是关乎死亡和基督教信仰的。她是明尼阿波利斯伯利恒浸信会的一位成员。
标签
苦难
试探
争战
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