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不是一个让你 “寻求自我”的地方
2018-10-10
| Ross Lester

“这是你寻求自我的某种尝试吗?”

我清楚地记得自己在10多岁的时候总是惹麻烦,每次闯祸被抓时,我母亲都会问我这个问题。我的父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天天长大,拼了命地想要自我探寻,不惜为此改变自己的腔调、外表和交际圈。

平心而论,像我父母这样保守而且特别属灵的家长,发现自己的儿子在青春期突然喜欢抽烟、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满脸的愤世嫉俗、放着喧哗的音乐高唱自己有多恨“那个人”,这一切对他们来说,简直太突兀了。

妈妈问我的这个问题,让我深恶痛绝,因为我知道她问到点子上了。我的确是在尝试着“寻找自我”。我想要知道在茫茫宇宙中我算什么,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感到更安全,人生更完整。我以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我的地方,在那里我的自我探寻会有某种出路。

然而,我从来没找到过。

年少轻狂的焦灼感慢慢燃烧殆尽了,因着神的恩典,随之而去的还有我吸烟的恶习和差劲的个人卫生习惯。但在我心中,对自我实现、自我认知、自我价值体现依然怀有深深的渴望。悲哀的是,我承认这些渴望伴随着我步入教会带领和植堂事工。

感恩的是,这些渴望并不在主耶稣对我的造就计划之内。祂在我的成长道路上大显慈爱,拦阻了我在这些美妙事工中为了自我追寻而付出的各种努力。我发自内心地感激祂的拦阻。

舍弃自我

主耶稣在“自我寻求”的问题上警诫了我们——“得着生命的,将要丧失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马太福音10:39)这是主耶稣在第一次差遣祂的12个门徒离开祂去传道时给予他们的警告。

主耶稣的讯息十分明确:这次传道最重要的是需要舍弃自我。门徒若是要求神的国,就需要舍弃自我。唯有如此,他们才能认清自己身为神的仆人以及儿女的真实身份。

当时的门徒们在事工中企图发现自我,这样的状况确实非常可怕。过去尚且如此,何况如今呢?我们岂不是更需要警醒吗?我们的心扭曲主耶稣的话语,我们开始相信,靠寻求自我说不定就能得着一些生命,而不一定是以“失丧生命”为代价。

说真的,符合圣经教导的教会植堂是绝对要把重心放在会众身上的,目的在于荣神益人。因此,教会植堂理当是最值得我们舍弃自我去追求的事情之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把植堂的过程和神的新娘(教会)的发展壮大所带来的荣耀归到我们自己头上了。

警告的信号

所以,我想给大家一些警告的信号——一些在我身上发现的问题——这些迹象可能表明我们在试图通过事工来“寻求自我”。

1.我们试图把别人当作我们自我实现的平台。

主耶稣把一些人托付给我们牧养,而我们却让这些人最终服事的是我们个人的好处,这样是很可怕的。我们开始视会众为我们书籍的购买者,我们的讲道要点的推特转发者,甚至只是我们履历中的一部分,确保我们收到各种福音大会的发言邀请。

人们购买你的书,转发你个人的重要观点固然没什么错。但首先,这群人是神呼召你去牧养和看顾的,其中大部分工作都要求我们亲力亲为、不计回报地去做。

 

我特别喜欢尤金·毕德生(Eugene Peterson)对牧养的实质的描述,因为牧养是植堂者的首要职责。他说:“牧养并不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工作,而是像给人洗脏衣服或者换尿布之类的活。”

2.我们害怕自己得不到名利上的肯定。

对我们来说,比起没干好而言,我们更怕自己明明做得很好却没人看见。身处一个社交发达、极度自恋的文化中,我们往往会把这种“就怕没人发现自己有多优秀”的担心带入事工当中。

3.我们也很难为他人的成功感到高兴。

别的教会的成功故事不胜枚举。我们听到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们会不会为了福音的推进和会众的增多欢欣鼓舞?如果不的话,我们需要问自己,是否我们悄悄地把基督的新娘(教会)——那些神为他们流血舍命的人——变成了“我们”的新娘(教会)。

要是因为别人的成功就觉得垂头丧气,我们可能就已经把教会变成了实现我们自我中心的工具。

4.在有信仰生命的群体里,我们没有按照圣经教导做好带领工作。

如果我们的事工是围绕着让我们自己的讲道、异象、见解和权威等方面得到提升,而没有营造一个彼此互相带领的良性环境,也不允许别人在群体中出于爱的目的提出异议,那么我们就要问问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这样。

或许我们将所有对我们异象和做法的质疑等同于对我们个人身份地位的挑衅了,把我们的身份和所做的事工相混淆是很危险的。

5.我们的属灵脾性随着事工的成败而起起落落。

教会人数的变化,不顺服和伤害人的会众,以及事工其他方面的变数太多,都会使我们严重怀疑神的爱,对祂的呼召大惑不解。

朋友们啊,主耶稣爱我们。祂也爱祂的新娘(祂的教会),祂不允许我们把祂的教会当作自我实现的工具。因此,祂会阻扰我们,这样祂——教会的元首——才能得祂当得的荣耀。我们可能要在教会的植堂失败后才会明白,或者更可怕的是,在教会植堂成功而自己依然感到空虚不满足时,才体会到这些真理。

无论植堂成功与否,祂会确保祂的教会是属乎祂自己的,祂会阻拦你基于自己的存在感、价值、尊严和目的来行事,你一切的基础要建立在神身上。

所以,我要让我的母亲问你同样的问题:“这是你寻求自我的某种尝试吗?”

请不要让你的教会植堂是出于自我寻求的目的。你要在为你舍命的救主的奇妙和伟大中认清自己的存在意义。这样,在你植堂的时候,才可以毫无负担,心无旁骛,不会总想着去寻求自我。


译:方靖华;校:江南慧。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Ministry Is Not a Place to ‘Find Yourself’

Ross Lester(罗斯·莱斯特)是一名校园事工牧师,也是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Austin, Texas)奥斯汀柱石社区教会(The Austin Stone Community Church)的长老。他之前担任布莱斯顿圣经教会(Bryanston Bible Church)的带领牧师和“使徒行传29植堂网络”在南非的负责人(Acts 29 Southern Africa)。他是“使徒行传29植堂网络新兴地区”(Acts 29 Emerging Regions)的领导团队成员之一。罗斯的妻子名叫苏(Sue),他们有两个孩子。
标签
教牧事工
使徒行传29植堂网络
门徒
耶稣基督
教会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