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什么是神的爱
2020-05-18
| John MacArthur

爱是神所有属性中最广为人知却最不容易理解的,今天几乎所有信神的人都相信祂是“爱”的神。甚至我见过有不可知论者很肯定地表示,如果真的有神,祂一定很仁慈、很有同情心、很有爱心。

当然这些对神的形容都非常正确,但不是多数人想像的那样。因为受到当代新派神学的影响,许多人以为神的爱与良善最后抵消了祂的公义、审判和圣怒,他们想像神是无比慈祥的老先生——耐性十足、和蔼可亲、宽宏大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罪恶并非极为不悦。完全不考虑神的圣洁,他们自然就会忽略罪恶、接纳人的本相。

前几代的人却常走向相对的极端,他们认为神很严厉、要求很高、冷酷无情,甚至尖酸刻薄。他们过于夸大神的忿怒,导致他们几乎忽视了祂的爱。一百多年前,几乎所有的讲道都把神描绘成只向罪人发怒的残酷法官。过去三个世纪当中,我们对于“神的爱”的想法发生过戏剧性的改变。

从神的忿怒中看见爱

也许美国最著名的讲道就是爱德华滋的《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爱德华滋是殖民地时期麻萨诸塞州的牧师,同时是个杰出的神学家。1741年7月8日,他在康涅狄格州恩菲尔德城的一间教会里担任客座讲员,讲了他最著名的道。这篇讲道导致了大觉醒当中最戏剧性的复兴事件之一,这段摘录显出了讲员在描绘神对罪人可怕的忿怒时,其直率的内容既生动又恐怖:

“罪人啊,想想你危险的处境有多么可怕吧!那忿怒的大熔炉,既宽又深不可测,充满了忿怒的火,而你的命运掌握在神的手中,他对你发出的怒火,正是对许多地狱里的人发出的。你只被一条细线吊着,神忿怒的火舌在其周围闪烁不已,随时都会把它烧焦,将它化为灰烬。然而你对任何的中保都没有兴趣!你也抓不住任何东西来救你自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隔绝怒火!你任何的功德、任何做过的事、任何还可以做的事,都不能换取神片刻的饶恕。”

语言所表达的意象如此生动,许多听爱德华滋讲道的人都在发抖、呼求怜悯,还有些人晕倒了。

我们的世代(从小就听“耶稣爱我!我知道!”)会觉得爱德华滋著名的讲道令人震惊,因为其中的解释完全不同。若有人用这么恐怖的措辞来形容神,今天大多数的人都会大吃一惊。

我们明白爱德华滋的讲道背景是很重要的,爱德华滋不是那种诉诸情感的火热讲员,他冷静地诉诸听众的理性官能,甚至他在朗读信息时都小心谨慎地控制语气,以免任何人在情感上受到操纵。他的信息结尾温柔地呼吁人们逃向基督、寻求怜悯,所以那堂晚崇拜整个过程极大地振奋人心,标志着整个新英格兰大复兴的时代。

有些人没有根据地讽刺爱德华滋是严厉又无情的传道人,说他很喜欢把他的会众吓得半死,所以才对地狱的折磨有生动的描述。大错特错!他是位非常亲切、善解人意的牧师,还是一位严谨的神学家。当他把神描绘成一位发怒的法官时,他是站在稳固的圣经基础上。圣经告诉我们:“神是公义的审判者,又是天天向恶人发怒的神”(诗7:11)。爱德华滋那晚的讲道是在讲解申命记32:35-36的经文:“他们失脚的时候,伸冤报应在我;因他们遭灾的日子近了;那要临在他们身上的必速速来到。”那些是确实需要传讲的圣经真理,当爱德华滋传讲那些内容时,他是心存谦卑、充满着爱与怜悯的。纵观他整体的事奉,显示他也非常强调恩典和神的爱,单单这篇讲道并不能使我们明白他的讲道风格。

然而爱德华滋并不是勉强自己传讲神忿怒的真理,他将罪人的回转看作是神在人心中慈爱的工作,他也知道圣经的真理是神用来使罪人回转的工具。他认为自己身为一个传道人的职责,就是尽可能明确地宣讲真理中积极和消极的层面。

忿怒牺牲了神的爱吗?

很不幸,下一代的传道人在传福音的方法上并没有那么平衡和谨慎,他们的神学也没有那么健全。芬尼(Charles Finney)是十九世纪一位原来是律师的奋兴布道家,他将罪人的回转看作是人的工作。芬尼宣称,如果传道人使用正确的方法,复兴基本上是可以制造出来的。他说:

“宗教里并没有什么超越一般自然的能力,完全在于正确地运用自然的能力,不过是这样,没有别的……复兴不是奇迹,也不依赖奇迹,在任何意义上都是如此。复兴完全是正确地使用一连串的方法达成的哲学性结果,就像运用其他的方法会导致不同的结果一样。”

芬尼认为透过操纵心理的方式就能使人回应福音。为使人情绪激昂,他最喜欢的方法就是激动地传讲神报应急迫的威胁,他企图用这样的方法来迫使人回应福音。尽管爱德华滋依靠圣灵使用圣经的真理使罪人回转,芬尼却认为那是传道人的任务,透过技巧性劝说、恫吓、操控或任何可能的方法来引发所期望的回应。他发现要引起人的回应,恐吓是很有效的方法,他的作品充满了让不信者愈来愈害怕的讲章。

采用芬尼布道法的传道人通常都会走向荒谬的极端,传讲神愤怒的时候常常很夸张,传讲神对罪恶愤怒的主题时,开始排除神的爱。这一切深深影响了一般人对神的看法,暗示神爱罪人会使十九世纪中期典型的基督徒震惊不己。但就像历史中经常上演的那样,显而易见的错误甚至最后会被更大的错误纠正。

爱牺牲了神的忿怒吗?

随着新派神学的兴起,钟摆往相反的方向猛烈摆动,新派(liberalism)神学(有时被称为现代派modernism)是基督教败坏的现象,它基本上完全否认圣经的权威与默示。在整个十九世纪呈现不断成长的趋势,受到德国神学趋势很大的影响。

在保留了某些基督教道德教训的同时,新派侵袭了信仰的历史根基。新派神学家否认基督的神性、圣经的历史性、基督信仰的独特性。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宣称全人类都是以神为父亲的弟兄姐妹,因此坚称神对人类唯一的态度就纯粹是爱。对新派神学家而言,首要的诠释原则成了爱的主题,如果一段经文没有反映出他们对“神的爱”的定义,他们就不承认那是圣经。

二十世纪初起期,新派神学席卷了主流的基督教教会。福音派(自开国元老的时代以来就统治着美国基督教的主流地位)差不多都被赶出了所属宗派的学校与教会。短短几十年的时间,新派神学几乎摧毁了美国和欧洲最大的基督教宗派。

爱变得没有意义

令人遗憾的是,对新派来说是如此,对今天的福音派来说也是如此。我们听不见神愤怒的事实,我们漠视他对罪的恨恶。如今大多数福音派所描述的神是博爱的,完全不会发怒。我们忘记了“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10:31)我们不再相信那样的神了。

讽刺的是,过分强调神的仁慈其实不利于充分理解神的爱,有些神学家满脑子都是神博爱的观念,以致问题出现的时候,他们认为这就证明了神无法完全掌控一切。他们认为如果神真的是慈爱的,他就不可能是完全的掌权者。这种看法就把神变成邪恶的受害者!

许多人接受了这种非常糟糕的观念,认为神没有处理罪恶的能力。他们认为神仁慈却软弱无力,也许是冷眼旁观,或者根本不在乎人类的邪恶。对神有这种观念的人藐视祂的圣洁、以为祂的爱是理所当然的、滥用祂的恩典与怜悯,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当然没有人会怕这样的神明!

然而圣经反覆地告诉我们,“惧怕”神是真智慧的根基(伯28:28;诗111:10;箴1:7,9:10,15:33;弥6:9)。常有人试着为那几段经文的意思辩解,认为所谓的“惧怕”是表示虔诚“敬畏”、“尊敬”的意思。惧怕神当然包含敬畏、尊敬的意思,但并没有排除字面意思:“神圣的惧怕”。“但要尊万军之耶和华为圣,以他为你们所当怕的,所当畏惧的。”(赛8:13)

爱与神其他的属性协调一致

我们必须重新温习一些神圣惧怕的经文,对神的义怒有正确的理解。我们必须记住,神的怒火确实向不愿悔改的罪人发出(诗38:1-3),正是这一事实才让祂的爱如此令人惊奇。所以当我们传讲神的爱时,我们必须用同样坚定的信念和热情来传讲这些真理。只有在神忿怒的背景之下,才能够真正理解“神的爱”的完整含义,这正是耶稣基督十字架的信息。毕竟,正是在十字架上,神的爱和祂的忿怒以最威严丰满的方式呈现出来。

神的忿怒和祂的爱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为了祂的荣耀!神在恶人被定罪的事上得荣耀,祂也在自己百姓得救的事上得荣耀。为了彰显祂完全的荣耀,显明祂的忿怒和显明祂的爱都是必要的。因为祂永恒的计划就是为自己的荣耀而设计的,也因为关乎祂自己的一切必定是为了祂的荣耀而启示的,我们绝对不能忽视祂性格的任何层面。我们不能将祂的爱放大到一个程度,以至于排除了神其他的属性。

然而,那些真正认识神的人会证明,灵里最深的喜乐来自于认识神的爱。起初就是祂的爱吸引我们来到祂面前:“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壹4:19)。祂拯救我们、赐给我们如此丰富的属灵特权,都是因为祂的爱(当然不是我们配得的,以弗所书2:4-6,下划线为我的强调):

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

在圣经的语境当中研究神的爱才是正确的方法,这系列的文章就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思考一些主要的观点、与神无比的爱相关的经文。


译:杨忠道;校:JFX。原文刊载于“赐你恩典”(Grace to you)事工网站:Making Sense of God's Love

John MacArthur(约翰·麦卡瑟)是加州太阳谷(Sun Valley, CA)恩典社区教会的主任牧师,也是玛斯特神学院的校长。他的中译著作有《耶稣所传的福音》(美国麦种传道会,2015)等。
标签
神的爱
愤怒
审判
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