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子却不丧信心
2019-11-22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弗雷泽(Frazer Gieselmann)和丹娜・吉尔泽曼(Dana Gieselmann)在上个月埋葬了他们6岁大的女儿。

露薏丝・米尔翠德(Louise Mildred),小名米拉(MIlla)2岁时第一次癫痫发作,她被诊断患有巴登氏症,一种罕见且致命的神经系统失调疾病。几个礼拜之后,她的妹妹爱儿(Elle)也被诊断出患有相同的疾病,姐姐安・卡莱尔(Ann Carlyle)却没有这个遗传疾病。

过去三年,弗雷泽和丹娜拉着他们的两个女儿到处看医生、抱着他们挺过癫痫,然后看着他们失去行动灵敏的能力。爱儿九月份时还有机会开始一个实验治疗方案,但对米拉来说一切都已太迟了。

她在11月2日满6岁。仅仅24天后,她的母亲在博客上说:“米拉和耶稣在一起了,让我们为此赞美主吧!”

当经历了对于任何一名父母来说都是最糟的梦魇时,吉尔泽曼夫妇所相信的神的良善,也受到试炼和扩张。这对夫妻紧紧倚靠着他们​​父母亲传承下来的信心,度过无数个和女孩们醒来的夜晚和一份又一份带来坏消息的医学检验报告。

他们也倚靠教会,希望教会能托住他们。

黑暗中的信心

“人们常对我们说‘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做到的,’”弗雷泽说。“但你没得选,你没有任何选择。这就像如果我不把谷片放进女孩们的碗里,她们就不会吃。”

这对夫妻站立在世代传承的信仰根基上,两人都在教会长大,弗雷泽的成长背景是一个独立教会,丹娜则在她父亲牧养过的几间改革宗浸信会中成长,两人也都在基督教学校就读。

“那(背景)对我们是个关键,”弗雷泽说。 “我以前从未发觉有多少根基在当时被建立起来。”

虽然没有活出完美的神学或获得完美的教导,“但我比较少批评挑剔我的背景,也比较懂得感恩。上帝在我们还不知道的时候就预备了我们,”弗雷泽说。

虽然教会和学校的背景很重要,但是神才是“在我们生命中保守我们信仰的那位,”丹娜说。“神的手一直在我们身上。”

米拉很爱祷告,她的祖父母也是——她们每天早上4点钟会起床祷告。 

米拉的外公鲍勃・瑞奇(Rob Richey)说:“那就是我们会做的事。”他是一位退休的牧师,一所高中的圣经老师,曾多次教导过上帝的权能。

“神在祂的全能和人的责任这个议题上,没有告诉我们怎么彼此切合,但祂告诉我们两个(祂的掌管和我们的责任)都同样的真实。当上帝不告诉我们一切的事情,但两者都是真理的时候该怎么办?我们应当信靠。”

米拉很小的时候就受苦、离世,但神仍然是良善的,并且这些都在祂的掌管中。

瑞奇说,两件事都是真的,虽然我们看不见它们如何彼此效力,但“我全心相信现在她和她的救主在一起。”

因为如此,瑞奇在失去他外孙女,并看着他的孩子失去女儿的生命最黑暗的时刻,仍然坚持着信心。

传承

弗雷泽和丹娜在尽力地将他们的信仰传承给女儿们。他们每天为孩子祷告,并且送安・卡莱尔到一所基督教学校就读。

弗雷泽说:“学校群体和各个家庭大大地安慰支持了我们和安・卡莱尔,那真的是很大的祝福,因为她在那里度过许多时光。”

吉尓泽曼一家的教会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在这一整件事情的过程中,我们承诺每个星期天都要持续去教会,我们不想几个月都不去,”弗雷泽说。

那并不简单。星期天早上,他们必须一边盯着爱儿(不能让他离开我们,否则她会癫痫、摔倒然后撞到头),一边为两个女孩洗澡,还有让大家在10:30前出门。

弗雷泽说:“我们不在乎我们的感觉怎么样,我们将参加主日崇拜视为优先,因为有比我们更为重要的事,我们得相信神在那里与我们同在,而且在以某种方式做工。”

在群体中崇拜是件“大事”,虽然弗雷泽和丹娜在挤满事情和工作的日子当中只能抓到一点零碎的时间灵修。 

“G”团队

弗雷泽说,共同敬拜是一个祝福,它是在许多方式里,最能感受到神同在的一种。

他们还能透过“G”团队经历神的同在。

弗雷泽说:“我们在(女孩们诊断出来后的)那年夏天看到这个团队慢慢的被建造起来,先从一个人开始,一个朋友连结另一个,到了十月,一共有三个女生。十二月的时候,一共有八个人。”

G团队最后一共由来自四个不同教会的10个朋友和家庭成员组成,他们张罗一切的事情,从餐点(他们每周供应吉尓泽曼一家人三餐,至今三年了)到帮助支付医药费用的家庭基金。

米拉5岁生日时,他们聚集了300人,举办了一个大型派对,庆祝他们不确定她是否能看得见的里程碑。他们一起攒航空里程,或号召私人飞行员帮一家人能让爱儿每几个礼拜飞到爱荷华接受治疗。他们每天在上学前和放学后都安排了人手到家里帮忙。

上帝也在其他的地方供应。弗雷泽做的是商业房地产贷款,他的员工也让他休假照顾女儿。好几年,米拉和爱儿都参加孟菲斯第二长老教会(吉尓泽曼一家人去的教会)举办的亲子日出游。

史亚・黛咪(Shea Deme)解释:“我们在预算里想办法让他们能有一对一的照护人员。”米拉的照顾者是一位86岁的梅尓芭太太,在第二长老教会聚会超过20年。

黛咪说:“米拉和梅尓芭太太一整天都在一起度过,每个人都愿意帮助米拉和爱儿,好让丹娜能安心地去超市。”

星星王国之旅

吉尓泽曼一家的祝福散播到了家以外的地方。大约一年前,一个朋友出了一本书,叫做《星星王国之旅》(Voyage to the Star Kingdom)。

故事中,一家人得抵挡对抗一场“强劲的风暴和滂沱大雨。”当村民试着帮助一家人的时候,雨水水位却不断升高。星星国王送出救援,还有前往他宴席的邀请函。问题是:两名最小的女儿先受到邀请,他们得离开家人,独自旅行。

虽然这本书在亚马逊和Goodreads获得五颗星,弗雷泽一开始却看不下这本书。这本书的故事就是他家的故事,甚至连插图都是依照他们画的。

第一次看完后,“我一两个月都没有再看过,”弗雷泽说。然后我又蜻蜓点水式地重拾这本书,直到现在我能倒背如流。我越来越喜欢那本书,她(作者Ann Riley)用充满帮助又栩栩如生的方式描写信心的原则。

《星星王国之旅》也在帮助其他人。亚马逊上的留言有许许多多的小故事,在表明书中信息的力量。

一个人留言说:“我们去年很突然地失去了我们2岁的女儿,我无法形容这本书对我们的意义有多大。”

弗雷泽说,要从死荫幽谷中看见上帝的计划很难,这条路“艰困又令人泄气,”但不是没有“偶尔在我们身边出现的美好⋯⋯这是祂的故事,而我们相信祂。”


译:杨沐信;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Losing a Child Without Losing Faith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教会与文化
教会
苦难
神的主权
为人父母
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