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霍费尔给我们的功课:你是否站起来反对不公义?
2020-07-01
| Jessica Hooten Wilson

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在有生之年看到希特勒上台,或者看到白人学校禁止黑人孩子入学,你会怎么做?劳拉·法布里斯科(Laura Fabrycky)在她的著作中提醒我们,我们现在的行为和当时德国基督徒的行为几乎完全一样。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正在经历的的争议、不公、紧张或绝望的困扰,并不比我们之前的时代少。

这正是法布里斯科关于朋霍费尔的新书《朋霍费尔故居之钥:探索迪特里希·朋霍费尔的世界和智慧》( Keys to Bonhoeffer’s Haus: Exploring the World and Wisdom of Dietrich Bonhoeffer)所关注的主题。正如朋霍费尔看着柏林的犹太会堂被烧毁,我们也看着暴乱者放火烧教堂、汽车和商店。我们又做了什么呢?无论我们过去在本地社区或国家政治舞台上扮演了什么角色,都正是我们在另一个历史时期会做的事情,对这一现象的清楚认识应当对我们产生行动号召。

法布里斯科的这本书并不是简单的朋霍费尔传记,而是与他的人生故事互动。这本书之所以变得尖锐,是因为法布里斯科在通过她自己的视角讲述朋霍费尔的故事(她曾在朋霍费尔被捕前居住的柏林家中自愿担任导游)。她意识到自己有一个独特的中间身份(她是一位美国外交官的妻子),但却没有完全被德国文化同化。然而,她确实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参与到对朋霍费尔的审视中,得以用另一种视角来审视她的美国文化。

书名中的“钥匙”指的是法布里斯科从朋霍费尔的故事中汲取的教训,因为她的故事与朋霍费尔本人的故事有重叠和呼应。因此,阅读这本书就是在体验她的知识:如果法布里斯科能从朋霍费尔的故事中得着启示和作出回应,我们每个人也都有机会以类似的方式回应朋霍费尔的一生。

朋霍费尔与不公义

英雄基督徒的传记太容易蜕变成对主人公的浪漫主义想象,但法布里斯科却将对朋霍费尔圣徒般的浪漫主义想象全部卸下,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可以效法和靠近的美德与信心榜样,让人觉得亲切、与自己相似,因此如果我们不能向往以他为榜样就会有罪疚感。

她重述了朋霍费尔的历史和一生。她追溯了朋霍费尔前几代祖上的历史,这个家族一直有着深厚的公民责任感,包括他91岁的祖母——她曾不顾纳粹卫兵的禁止,强行进入一家犹太百货公司买东西。借此,法布里斯科让我们看到勇气和毅力的传承对于塑造一个特定时间和地点的英雄有其重要作用。

法布里斯科拒绝了美国理想中的孤胆英雄或自力更生的个人形象。相反,她专注于朋霍费尔所属的世界和群体,专注于鼓励和加强他反对不公义世界的友谊。当她描写朋霍费尔在纽约度过的那一年时,她专注于他与哈莱姆区阿比西尼亚浸信会(Abyssinian Baptist Church)的来往。比就读的联合神学院附近的静态、精英、白人教会,这个被边缘化的黑人教会对他的信仰影响更大。法布里斯科因此在文中说:“(在阿比西尼亚浸信会)的那套神学是在共同体中歌唱、宣讲、生活和获得实践的”。虽然法布里斯科没有得出直接的联系,但我们这些熟悉《团契生活》《做门徒的代价》等书的人必然认识到,朋霍费尔思想的根基在与他一起崇拜的这个哈莱姆社区共同体(指阿比西尼亚浸信会——译注)。

虽然法布里斯科在本书中所写的时代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布琳娜·泰勒(Breonna Taylor)、阿贝瑞(Ahmaud Arbery)等人惨死的时代相去甚远,但她的书却直接说到了现今这个时代,我相信在这个时候出版也是神的护理。在这本书中,我们读到一位德国神学教授在面对国家不公义时拒绝保持沉默。法布里斯科在为本书做推广时所做的演讲中所说的话对2020年的美国人很有启发意义:

在纳粹时代,基督徒在这里和其他地方都辜负了他们的犹太邻居,以及其他许多属于不同群体的人。他们在本该大声说话的时候却保持沉默;他们是迫害的同谋,有时甚至是乐此不疲的参与者。他们经常利用自己的信仰为暴力和种族灭绝辩护。……他们没有看到自己的生活与那些族群是彼此相连的。

我们该如何回应?

同样的话也可以问那些目睹了针对黑人和有色人种弟兄姊妹所做犯罪行为的白人基督徒。我们和他们的生命本该是彼此相连的,我们认识到这一点了吗?我们如何回应神放我们所在的这个时间、这个地方? 

1964年,马丁·路德·金于柏林墙倒塌前在东柏林的一座教堂里布道。法布里斯科在庆祝一个美国节日时参观了那间教堂,并听到了他的布道录音。“从本质上来说,”马丁·路德·金当时对着这群拥挤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德国听众说,“我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体的,因为在基督里没有东方人、没有西方人,不分北方人或南方人。”金知道,正如“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一样,我们不应该区分东方人、西方人,也不应该区分白人和黑人,“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3:28)。

当纳粹开始迫害朋霍费尔的犹太邻居时,他冒着一切危险去爱他们。正如一位到过朋霍费尔故居的游客告诉法布里斯科的那样,朋霍费尔“放下了对自己生命的主权”如果我们要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和地方声称自己跟随了耶稣基督,我们必须效法朋霍费尔,就像他效法耶稣一样。法布里斯科通过她引人入胜的叙述,迫使我们像朋霍费尔那样生活,放弃对自己生命的主权,使我们可以自信地说:“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


译:DeepL;校对: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Lessons from Bonhoeffer: Are You Standing Up to Injustice?

Jessica Hooten Wilson(杰西卡·胡顿·威尔森)是布朗大学人文系的助理教授,她教授的内容涵盖从苏格拉底到弗兰纳里·奥康纳的各项内容。
标签
历史
书评
种族
新书
朋霍费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