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们,教导权力该如何保护弱者吧!
2019-10-24
| Chris Davis

直到今天,一位二十几岁的女子蜷缩在沙发上,慢慢地诉说自己被侵害过程的那一幕仍历历在目。那是我的第一份牧师工作,我才刚刚上任,也从未听过这样的故事,而我妻子跟着我一起沉浸在这位新朋友的黑暗历史中。她用极为细小的声音慢慢道出,那是她经历过一次可怕的低谷之后,那位施暴者发觉了她的软弱,然后给她送来了礼物、关怀、奉承,最后发生了令人困惑的身体接触。

在我的无知里,我以为她的恐惧是因为她还是少女时,一位已婚的男人强迫她发生了性关系。我以为这只是一个遭遇性暴力的不幸遭遇,但是我完全错了,她诉说的是一个滥用权力的悲剧。

过去从来没有牧者警告过我权力的诱惑。我很清楚要远离另外两种试探:金钱和性。但是,却从未知道要小心权力的试探。对于另外两项罪行——金钱和性——它们通常有更具体的行为表现能被他人看见。但是,当人们狡猾地使用经文来辩论、操控他人时,或是原本应该保护弱势的力量反倒被用来压榨他人时,这种不易察觉的罪就很容易被忽视。

假如我一开始就能辨认这是权力犯罪的故事,我就应该听到她们诉说的过程中那标志性的主题:保持沉默。押沙龙曾经在他玛被同父异母的哥哥侵犯之后告诉她:“我妹妹,暂且不要作声⋯⋯不要将这事放在心上。”(撒下13:20)。现今类似的故事有很多类似的版本:受害者遭到羞辱、定义为同谋,怀疑受害者证词的真实性,甚至还有人立即要求受害者被原谅并忘记这个事件。我听过极多的故事,是受害者的证词被掩盖后带来的伤害更大。不管是父母、牧者或其他权威者,用自己有的权力来压制被害者、断绝正义的管道,让受害者如同他玛一样,孤单的问:“我何以掩盖我的羞耻呢?”(撒下13:13)

经过那次辅导以后,我与妻子开始学习更多关于暴力、性侵害的知识,包括从书上、大会里、其他辅导员,或是受害者的故事中。我们见证过恐慌症发作,也与受辅导者在静默中坐上很长的一段时间,只为等待她挣扎着从受伤的心,用颤抖的嘴说出自己的故事。

我们学会用哪些问题来引导对方,而当自杀的想法进化成实际计划时,该如何支持及劝诫。当这些经验显现出我们自己的软弱和惧怕时,我们立即透过辅导和关怀团体或机构寻求帮助。我们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们了解这些问题该怎么处理。

#我也是?

根据我所学的,我发现自己也曾经被性侵犯者迷惑过,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和别人一样吓了一跳。

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丑闻爆发过后不久,我听着这方面的播客:一位记者在访问三位曾经被这位制片人性侵的妇女。这段访问相当的让人愤怒、作呕和感到痛心。

但在听的过程中,我突然感觉不对。其中一位受访者形容了韦恩斯坦操弄她的方式,让她当时自愿地与全裸的这位制片人面对面。当时她完全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加上当时他完全陷入偶像崇拜的心态中,因为对面是好莱坞最有权威的制片人之一。她的形容让我想起一段记忆,我听播客的时候在洗碗,突然感到一阵晕眩,不是因为同情,而是已忘却的经历。

二十几岁时,我认识了一位年长和倍受敬重的基督徒领袖。他当时在我的社交圈中很有名。才认识了几个小时,他立刻邀请了我参与他接下去的巡回演讲。在旅途中,我感觉自己似乎进到了完全不一样的生活里;他带着我与知名牧者及神学院领袖在高级餐厅里吃饭。

到旅馆的第一个晚上,他告诉我说他觉得我很特别,他爱我,并且给了我一个很久的拥抱,然后才熄灯。这时候我们才相处了共六个小时。隔天早上,他向我解释跟其他人一起旅行时,他习惯将浴室当成公共场合的更衣室。他想节约用水,以最迅速的时间准备。所以,我会快速的淋浴;当我洗好出来时,他就已经在外面等着进来了。

这里先暂停一下:这就是之前提过的故事与我自己的经验共鸣的地方。我当时觉得自己面对着一位被赞扬的高位者,以至于我根本没有想到要认真去思考他讲话的逻辑。就因为他是有名的人,我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应该遵循他说的。倒带重播,那也是为什么我没有即刻地认知到他乖谬的逻辑。我一出浴,他就在外面开始跟我谈了五分钟的话题,这真是非常怪异的早晨习惯。莲蓬头的水仍开着,两个彼此不熟的大男人光着身子面对面在客房里。现在我完全不记得当时的谈话内容,但是,我绝对忘不了当时他往下看着我用来遮身子的毛巾,说:“克里斯,在我面前裸体你好像很尴尬。”我们就这样持续了三天。

大卡车,不是三轮车

那次经历之后,我曾有想过他很奇怪,也怀疑过是否有其他年轻人有过相同经验。但是,一直到韦恩斯坦被爆料,我才真正的意识到当时的问题。我跟几位值得信赖的辅导员(他们专门从事跟侵害有关的事工)分享了这段经验,这些辅导员的评估是这位有名的领袖当时试图操弄我、想使我跟他有更进一步的性关系。但是,因为后来我们再也没见过面,所以他就没有成功。不过,他的确有一直邀请我去他家。

要面对这位当时被我深深信任的领袖所带来的伤害,回忆这件事本身就让我的心跌宕起伏。但是,在我的心情慢慢平复以后,我开始思考一个更大的问题:身为一位教会牧者,我从这权力滥用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我有什么能分享的?又有谁是我该去分享的?

因为自己的经验,我最简单且深刻的信念就是:基督徒领袖必须讨论和研究权力带来的影响。我们得承认它、谨慎地使用它,并且用它来使他人得益。而最需要听到这种教导的人是那些根本没有意识到权力可怕的人。

这些侵害者非常了解他们拥有的权力,那位迷惑我的领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他知道该如何使用自己的名气和慷慨来迷惑我,将我往他要的方向引领。我很想相信大部分的福音派领袖并没有如此的行为。但是,如果我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所是、讲道、如何使用圣经、如何面对罪恶、我们对自己底下的羊群可能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仍可能对他人造成伤害。

让我换个方式形容:领袖们,我们开的是大卡车,而不是儿童三轮车。我们在家庭里、教会和其他机构中拥有的职分是很有权柄的,所以我们更不能轻看我们使用这份力量不当时所可能带来的伤害。一个乱骑三轮车的四岁小女孩可能将家里的车撞出一个凹坑,而一位大卡车司机为了看一条短信而不专心,则可能害一家人都去医院、甚至丧命,也会令自己和对方的车都损毁。神将权力托付了我们,就需要警惕自己如何小心使用。

下一步

虽然圣经里充满关于滥用权力的可怕故事,神的故事里最高潮的部分却是基督充满爱和牺牲的力量来解救我们。身为领袖,我们必须追随那唯一的大领袖,要以舍己的力量来使他人得益。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以下,我建议三个步骤,以及如果不做这些步骤会面对什么样的危机。我的分享来自自己的失败经验,也来自我观察到的和希望自己不再犯的错误。

第一,创造一个支持受害者的文化

不管你是总统、牧师或是父母,你的其中一项最强大的角色就是能塑造你的团体文化。你领导的态度是什么样子?——冷漠还是有同理心?盛气凌人还是充满耐心?——你底下的人能跟你说出自己最深的伤痛吗?当你发现在你底下发生不堪的事件,他们知道你有能力处理和面对吗?

伤害往往发生在不肯承认有伤害的团体中。通常因为错误地关心自己教会的名声,或是因为那作案者是被受敬仰的,或是害怕遭到提告,或是他们完全无法接受在他们的圈子里居然有这样邪恶的事件。带领者会试图掩盖错误,反而再度在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

试着设想一下:如果你是处在你所带领的人的处境中,假如有人得罪你,你因而受到伤害,你能去哪里找人倾诉呢?现在,好好祷告并且思考如何鼓励你的群体,好帮助那些曾受到伤害的人能有地方敞开心来谈。你有教导在社会中以及教会里性伤害是普遍和现实的问题吗?你承认在你的教会中会发生吗?当它真的发生时,你愿意与受害者站在一起吗?

第二,保护并且为弱势者辩护

一个谦卑自己、愿意承认性伤害可能性的文化能够给予领导者力量去保护成员们不受到侵害者的伤害。假如“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耶利米书17:9)是真理,那么在你的教会中,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与比自己弱势人的站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可以拿自己的身份来作为借口,因为我们有一位值得完全信靠的救主耶稣基督。是的,我们要小心不制造一种疑神疑鬼的环境,但是,你得鼓励一个警醒的气氛来保护弱者。要让你所服事的人们时时警惕,并且汇报任何可疑的事情。

可悲的是,有些你服事的对象会经历伤害,不管是在你的团体当中或是之外。假如伤害包含任何犯罪行为或是未成年人士,你必须通知民事当局。除了要与执法人员沟通合作以外,你也必须愿意倾听、同情和为那些受害者发声。

我能想像你一边读着前面的段落一边频频点头。但是,只有等到你发现一位好朋友、敬爱的叔叔、执事或是很喜欢的教授站在被控告的那一方时,才能真正知道你是不是站立的住。选择与有权威的一边同站、保护原本机构的完善,总是比较容易的;相对之下,要为弱者发声却很艰难。这也是为什么有极多的受害者,包含在基督教圈子里,常常因为大家想维护原有的状态而被舍弃。

虽然那位试图诱惑我的牧者被揭发了,我却更愿意寻找那些曾经真正发声批判滥用权力的领导者,因为他们不管当下会不会牺牲个人或是专业的利益都愿意站出来。当你必须处理在你的团体中发生的性伤害所带来的动荡,请谨记:你为弱势者发声所要付上的代价,远远低于耶稣对那些不保护弱势者的人所发出的咒诅。

第三,重振先知们的宣告

现今的世代充满愤怒。因为科技发达,我们无时无刻都能接受到新消息来娱乐自己。人人都极容易生气,但却不一定是为了真正重要的事情发怒。我们必须重新归正自己的心,与圣经里的先知们的声音同步——以赛亚、阿摩司、弥迦、施洗约翰,以及最重要的一位:耶稣。我相信这会帮助我们重新调整自己发怒的道德标准,让我们在社会的每个阶层中揭发权力的滥用——政府、企业、教会和家庭。

牧者们,在你边读先知书时,向神祷告,求祂赐予你力量在这地上为祂发声。要抵挡任何权力的滥用,不管这权力属于你或是不属于你。千万不要敬畏任何权力——政治、文化、社会——胜过于你敬畏神的心。当你为了任何不讨神喜悦的事情奔走时,你一定会面对当权者的拦阻。我的祷告是,你会为神的名以及弱者的益处而勇往直前,而不是享受停滞带来的暂时安逸。


译:Alice Wa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Leaders, Talk About Power to Protect the Vulnerable

Chris Davis(克里斯·戴维斯)是维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Alexandria, Virginia)格洛夫顿浸信会(Groveton Baptist Church)的主任牧师。
标签
教牧
教会带领
牧者
权力
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