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该什么时候走开
数码戒毒十二步
2019-11-25
| Tony Reinke

设立网站的目标,就是要与你互动,让你在上面点击、拖动、双击、笑、哭和分享;还有,让你熬夜连线,然后早上醒来后再来一遍。 如果我说我不想让渴慕神网站(desiringGod.org)上的文章,和“问问约翰牧师”的播客节目进入你常规生活的模式中,那我就是不诚实的。我当然想达成这样的效果,而且如果成功的话,我会为此非常感恩。

所以这是一篇违反直觉,关于如何从社交媒体退出一段短时期,以便重整你的生活习惯和优先次序的文章。 我想要你的参与,但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在一个无法刹车的数码世界里,找到健康和平衡。

为此,对于我们这大多数的智能手机用户,我们需要数码戒毒的时间。

有目的地离线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不能完全脱离手机,也不能逃离我的笔记本电脑,发短信,或每天发送电子邮件,但我可以数码戒毒,并且撤离社交媒体两星期。两星期应当已经足够,如果这听起来,对你已像是永恒且不可能的,就好像你内在生命一部分会因营养不良而死亡的话,那么数码戒毒对你根本就是早该采取的行动了。

统计数字令人关注。 对脸书的一般用户来说,他们平均每天花五十分钟在一系列的网络平台上(包括但不限于:脸书Facebook、Instagram,以及Messenger)。 这个数字正在上升,全因马克·扎克伯格的杰出设计,一心只想争取你越来越多的注意力, 我们当中很多的人也着实乐意把注意力交给他。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抗拒冲动,不按手机中社交媒体图像,不跳进时刻提供随机性新鲜甜头的数码角子老虎机中? 下面是十二个步骤。

第一,认清社交媒体的真面目

第一步是承认我们当中许多人面对像脸书这样的网络巨人时,都存有不批判、天真无知的看法。我们需要面对医生处方所给出的现实,一剂出自市场营销大师薛夫·戈丁(Seth Godin,他故意在社交媒体上不活跃)的直言不讳。

“社交媒体的发明不是为了能让你活得更好,而是为了让你替公司赚钱”,戈丁最近说。或许他夸大了实况,但说的确实没错。 他继续说:“(社交媒体)让你成为公司的雇员,你就是他们售卖的货品。 他们把你放在一个仓鼠轮里,不时给你一点零食…… 这些社交媒体巨头,原本是极其重要和对公众有益的事业,现在成了在市场压力下要让股价上扬的上市公司。”

现在股价的确正在上涨。 推特(Twitter)的股价虽有波动,但公司价值稳在100亿至400亿美元之间;缤趣(Pinterest)现值100亿至160亿美元之间;快照(Snapchat) 现值 160亿美元;而脸书(Facebook)更是以3500亿美元的价格成为社交媒体界庞然巨物,现在是美国第六大最有价值的公司,预计未来几年将达到1万亿美元大关。

社交媒体平台只有在滚轮里的仓鼠不断转出内容、分享和喜欢的情况下,才能达到数十亿的估值。 这些公司为你提供食物,并从你的时间中获取利润。

我们还没有提到,像推特和脸书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越来越像潮流新闻过滤器,这些平台控制着我们看什么(以及我们不看什么),这是为什么最近有人在指控这些企业有算法偏向的问题。

第二,删除你的按钮

如果不先从电话和手提电脑中,移除社交媒体应用程序,我很怀疑是否真能成功数码戒毒。有些用户将按扭藏入一个个文件夹中。我发觉最好的做法是将它们全体消灭,(虽然我能在十五分钟内重新安装)。对我来说,只要这些按钮不在鼠标指标或手指点击范围内,这些应用程序就都可以被看作是无法接触的。举例说,当我不能马上按到Instagram时,我用手机的习惯就大大改变。

第三,拒绝数字化的存在方式

在我调研基督徒使用智能手机的面谈和研究里,神学家范皓沙(Kevin Vanhoozer)的一句话映入眼帘。他说“我思,故我在”这句哲学格言已被以下这数码格言取代:“我连结,所以我存在”。他说得很对。

我们已经把自己的存在约束在了智能手机电话4英寸见方的屏幕中。如果我在社交媒体中不活跃,我还算是存在吗?

两星期内,你的快照活跃期就会结束。你要做好面对现实的准备,将自己从要立时回复的约束里释放出来。如果有人在线上非常依赖你的话,要让他们知道你将要离开几星期。 你可以走开。 我保证,你绝对能存活下来。

第四,拒绝得别人赞赏的瘾头

或许更精准的格言该是:“我被喜欢,所以我存在。”

我们渴求被赞同,所以寻求“喜欢”、“分享”这些象征认同的小标志来满足欲望。我们希望被人看到、被人公开认可。我们希望自己的形像、谚语和机智被看到、被承认,并用“喜欢”和“分享”的方式得到掌声。我们以此为食,如果要成功地社交媒体戒毒,这一愿望就必须消失。

第五,向立即发表观点说不

还有种冲动,就是要抢先发掘和分享内容,报道最及时和富预言性的独家新闻,并且成为第一个到达社交媒体灾难现场,以快得像西部牛仔拔枪的速度在推特上发布个人见解的人。 社交媒体的即时性很容易令人上瘾。

在美国,当文化道德的倒退似乎已到达发病般高温状态时,太慢发表见解是不可想象的。如果我不积极地发表观点,这个世界还如何能恢复正常?

吸气、呼气,放心,事情还是可以的。

第六,认真地进行属灵操练

我在对8000位基督徒所作的调查里,确定了一个事实:我们大多数懂科技的信徒,在宝贵的清晨里,都宁可延迟或牺牲灵修时刻,也要选择被数码科技干扰。

我们抓起电话,关掉闹钟,习惯性地开始打开屏幕找寻数码甜头。要从生活和早晨中除去社交媒体,就要把电话推出视线范围以外,更积极和快速地聚焦在灵修操练上。两星期的解毒,将令你生活优先次序恢复正轨。

无论你做什么,在这两个星期里,你也要阅读诗篇、箴言和整本新约圣经。 在诗篇139章中放慢脚步,把你的灵魂沉浸在层层上帝接受你、爱你、他的能力要覆庇你的宝贵真理中,让那些应许遮盖每一点你想在网上寻搜索的,小小的自我意识和被接纳的感受。

第七,阅读伟大的著作

要开始阅读那些需时多日,并要你全神贯注的书籍。停下你的网络生活,重新开始连续多天地阅读。

读一些重大和具意义的作品。开始帕特里克·奥布莱恩的怒海争锋系列小说,或谢尔比·富特的内战复述,或威廉·曼彻斯特的丘吉尔传记,或托尔金的《魔戒》。 让这些伟大的著作,像清风般吹拂过你的生命,带走数码突发新闻对你的即时影响。

第八,开始一个大项目

换句话说,在你空闲的时间,不要疯狂地看网飞(Netflix)。而是回到你人生关键的目标,花上两三天的时间,简单地定位上帝在你生命中的角色和优先权。然后,根据这些呼召,努力去完成一个与这些目标相一致的大项目。

对于我来说,数码戒毒和写作关系密切、互相呼应。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数码戒毒则可能是与和家人朋友一起暑假旅游连上关系。换句话说,你必须找到很好的理由,让你不登入社交媒体。

第九,和人面对面约会

神造我们就是要我们认识别人和被人认识,但社交媒体却让我们生命中更重要的关系逐渐被摒除出去。要留心和朋友的相处,用这两星期的时间安排午餐和晚餐约会,和朋友真实地面对面相处。

第十,进行节食和戒毒

身体禁食是让你脱离对糖的喜好,数码禁食则是让你脱离像糖般甜蜜的自我赞许。两场战斗都是与罪恶的肉体作战,两者的经历也都近似。 这两种战争(垃圾食品和垃圾媒体)彼此息息相关,在你离开社交媒体的同时,尝试 (古人的)节食甚至禁食会是明智的想法。我不能完全解释,但对我来说,放纵我肉体食欲的同时,要克制我对社交媒体的饥渴,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禁食是困难的,特别是头一两天。 这将是非常困难的,但会变得越来越容易,然后到第三、四天,我们开始看到果效。数码戒毒也是这样。头一两天你会难受,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会感受到它对健康的好处,获得的益处会变得更加明显。

十一,写日记

拿起笔和笔记本子来,记录你一路下来的经验。如果你是一个智能手机控,没有事情会比数码戒毒更能暴露你的喜好、欲求和渴望。 离线两星期将迫使你面向你最深心处的不安全感,看到你所不断喂养的欲望,并且要你迎头面对它们。

这两个星期将会是一个时机,让你认真地发掘自我,仔细地察看自身感觉和处理因随着时间推移而越来越多(或越少)的念头。 这些经验都值得被记录下来的。

十二,请不要宣布你的回归

两星期后,你仍然会感受到想在网上被看到,被欣赏的强烈拉扯,我保证你将感到不得不在脸书上写上离开社交媒体两个星期后学到的十件事情。

别这么干!

媒体戒毒的目的,是为了让你经历从生命中挪走网上给你的个人赞同和接纳,不是为了让你替将来储存弹药。

如你贸然回归并写上一篇你学到了什么的文章,你就是为了一个上线的目的而出卖了你离线的时间,这样的话,会让这经验变得毫无意义,就像告诉别人你禁食了一个星期,目的是要让人看到和被人留意。(马太福音6:16-18)。

简单地融合

简单地回归网络。现在你已有更好,更仔细计划的习惯。你会很惊讶,很少有人注意到你曾经离开。把这意识留在你脑海中,甚至把它记在你的笔记中作为经验的最后反思,日后还可以再多加思考。当你回来的时候,留意看看你到底有多少真的需要(和多少其实不需要)立时回复的开放讯息。

我喜欢我的手机,我喜欢社交媒体,我也喜欢多年在线上交上的,对福音有共同兴趣的朋友。没有很多别的东西可以取代社交媒体 —— 但我会放弃它一段短时期。我认识一些有相似数码戒毒经验的基督徒,他们不再回到社交媒体里。他们从仓鼠轮子里永远地跳了出来。现在就是个好时机让你去作决定。

无论怎样——不管结果如何,请你留出时间进行数码戒毒。如果你选择回到社交媒体中,你将更能从没义意的数码活动中,解读和看出这行动的策略价值来。接着,拿起你的手机,将其用在荣耀上帝的目的上。这样的一个时期,让我们生命和灵命得自由,更能聚焦于目标,并且开阔我们的视野。


译:良月;校:JFX。原文刊载于“渴慕神”英文网站:Know When to Walk Away 。

Tony Reinke(托尼·瑞科)是渴慕神的资深撰稿人,著作有《手机改变你的12种方式》(暂译,2017年出版),《约翰·牛顿论基督徒生活》(暂译,2015年出版)和《点燃!基督徒读书指南》(暂译,2011年出版)的作者。他是“Ask Pastor John”播客的主持,与妻子和三个孩子住在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都会区。
标签
成瘾
网络
渴慕神
数码
社交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