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数据的时代追寻智慧
2019-11-13
| ​Patrick Schreiner

编注:若想知道更多关于“国度”的话题,请阅读帕特里克·史瑞纳所著新书:《神的国度与十字架的荣耀》(The Kingdom of God and the Glory of the Cross, Crossway, 2018)


“60分钟”这个节目最近访谈了阿纳·科普尔(Arnav Kapur)。他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学生,他发展出一套用“脑”上网的系统:用户可以透过头骨与内耳的震动,无声地上网搜寻问题、找到答案。

对许多人而言,这段报导是对未来生活的预告。五十年前,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可以把迷你电脑带在口袋里,如今,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用我们的脑子与网络同步。

就像在其他领域的进步一样,网络上大数据的收集是为了让生活更好、更容易、更舒服,让人们与知识连结,为各方面带来进步。

如今我们都受益于大数据(也承受了后果),然而身为基督徒,我们明白,知识的获取与网上的互联解决不了深层的问题,无论哪一种进步,我们建立的国度仍然是败坏与虚无的。

那么,在这些进步当中——却又伴随着不断的失望——什么是基督徒所能提供的盼望呢?

智慧与国度

在这大数据的时代,我们的确能给世界提供智慧。这时代的最大需要是智慧。我们不需要知道更多,我们需要认识知识的源头,并且知道如何运用他的指示。

在我作“国度”这个项目时,国度与智慧的密切关系重新冲击我的认识。智慧传统与国度脱节已经太久了,在圣经里,国度生活与智慧这两个主题是相提并论的。智慧传统诠释何为“国度生活”。

根据川普·朗文(Tremper Longman),智慧包括三方面:实用(技巧的生活)、伦理(良善的生活)、神学(敬畏神的生活)。智慧传统下的现实有两条路:生命与死亡——敬畏神而生,或拒绝神而死。的确,整本圣经的叙事都在这架构之下:早在创世记里的伊甸园,亚当就面对了两个选择,是在神的国度里过美好的生活呢?或者拒绝智慧,塑造一个虚空的国度。

生命之道

圣经书卷如诗篇、箴言、约伯记、和传道书,透过诗歌、辩论、警语、和哀歌来描述“国度生活”。人们要么追随智慧的君王而存活,或者拒绝他的吩咐而死亡。智慧书对通往生命的道路有三项告诫:1.遵守律法得智慧,2.敬畏神,3.为义受苦。

首先,人若要在国度里过美好的生活,就必须遵行律法以得智慧,智慧不是从网络搜索得着,而是在神的圣言里。在整本圣经里,智慧和律法密切相关,申命记4:6说律法是以色列人在万民眼前的智慧(参箴言1:2);以斯拉记也把智慧与律法相提并论,说到“照你手中神的律法书”(以斯拉记7:14,7:25)。

第二,国度的美好生活来自敬畏神。传道书作者辩称生命虚空,因为时间稍纵即逝,人都要死亡的事实,以及生命的不可测;但是智慧不在那人所寻找的地方,智慧单单在敬畏神里。

第三,智慧之道包括为义受苦——不是靠知道更多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约伯记、诗篇、以及耶利米哀歌的焦点都在神子民的苦难,他们只能耐心等待救赎主。要想经历国度的春天,子民需要先服在冬天的死寂之下。

耶稣、十字架、智慧

所以,对这个充满互联与资讯的世界,我们可以提供什么呢?我们可以指向智慧的君王来体现美好的生命;一切真实的美好都在耶稣里成全了——不容置疑的智慧君王引我们进入我们的国度

耶稣因遵行律法而活出智慧;他来,不是要废去律法和先知,乃是要成全、诠释、并且活出来。他承担了律法的咒诅,给了我们他轻省的担子,好叫我们与他同活。

他也以敬畏神示范了国度生活该有的样子,撒但要给他万国的荣华,但是耶稣知道真正的权柄来自顺服父神的旨意;在客西马尼园他定意随从父神的国度计划,而非他自己的意愿。

最后,他走上那孤单的、为义受苦之路。在耶稣受试炼的整个过程里,尽管假见证人起来控告他、路过的人讥诮他、世上的君王谋害他,很显然,他是无辜的。

我们的弥赛亚以作为我们充满智慧的王体现了国度,他展示的智慧之道是舍身受死,使我们可以有新生的样式。正如智慧传统说的,只有两条路:跟随真正的君王与他同死,或者孤单的受死。

这两条路引到两个国度:一是即将降临的光明国度,另一是威吓恐怖的黑暗国度。人若知道一切,又赚得全世界,却失去生命,有什么益处呢?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hasing Wisdom in a Big Data World

​Patrick Schreiner(帕特里克·施莱纳)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西部神学院教授新约和希腊文。
标签
智慧
基督
受苦
神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