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姆·凯勒追思大卫·鲍力生(1949-2019)
2019-08-28
| Timothy Keller

编注:TGC理事会成员大卫·鲍力生因罹患胰腺癌于6月7日逝世,享年69岁。这篇文章是提姆·凯勒作为福音联盟的副主席对鲍力生的追思。


1984年至1989年间,当我在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教学的时候,我结识了大卫·鲍力生,并与他成为朋友。那时候,我们一起参加新生命正信长老会(New Life OPC)的会议。(作为美洲长老会PCA的牧师,我在OPC是没有投票权的,但因我是长老会大家庭的一员而受邀参加,有很多神学院的教授都是长老会大家庭的一部分。)另外,大卫和我在神学院实践神学部门也有所接触。在那时,这个部门包括大卫和爱德华·韦尔契(Ed Welch)、约翰·贝特尔(John Bettler)、简河培(Harvie Conn)、罗扎·坚尼(Roger Greenway)、爱德纳·坚尼(Edna Greenway)、和来自城市神学研究中心(Center for Urban Theological Studies, CUTS)的比尔·克里斯宾(Bill Krispin)以及当时的威斯敏斯特神学院院长乔治·富勒(George Fuller)。

那年大卫在宾大攻读哲学博士、反思圣经辅导运动。在这一方面(我认为)他是“思考的巨人”。我认为大卫紧紧跟随了杰伊·亚当斯(Jay Adams)的原意,即:批判现代心理学的预设以及心理学以医学方法处理因生理而产生(对,有时候确实是生理因素引起的)、但大多数时候也会包含因道德-灵性而产生的个人问题。

当时圣经辅导所面临的问题是,当它把很多个人问题归因于“罪”的时候,是通过行为来判断的。它倾向于把所有的罪都看作是个人的、自主的、和刻意的——就好像是说这些问题是可以通过自律来归正的。我认为大卫在偶像崇拜这个课题上的杰出研究阐明圣经在以下两个方面都作出了指导:a) 群体性的、在家族中和社会群体中的系统性的罪;b)罪是如何扭曲我们的内在生活,因而导致了各种(自我)否定、错误的(自我)认知,让我们活在幻想中的世界、心怀危险的动机。大卫将关于心的诡诈这一方面的圣经教导重新放回到了圣经辅导的中心。

我不是研究基督教辅导历史的专家,但是在那些年里我和大卫有过多次交流,并且意识到他和约翰·贝特尔还有爱德华·韦尔契是在以一种伟大的方式壮大圣经辅导运动的根基。

大卫的开创性文章:《内心的偶像和虚荣心》(Idols of the Heart and Vanity Fair)曾经对我的事工,不管是作为讲道者还是牧师,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读完他的这篇文章之后,我开始研究对偶像崇拜的教导,并且发现在清教徒中,犹太人的思想中,还有文化批判中都有大量类似的教导。《诸神的面具》Counterfeit God)这本书就是从这篇文章而来的。

我相信其他很多人已经提到过大卫是一位有着无可比拟的智慧、温柔而又真诚的辅导者。赞美他的话我还能说更多,但是其他很多人已经说的很好了。凯西(Kathy)常常和我说,若需找人辅导,大卫必是我们认识的所有人当中的不二之选。

作为朋友、辅导员和教师,他将深深地被我们铭记。


译:Aishe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im Keller Reflects on David Powlison (1949-2019)

Timothy Keller(提姆·凯勒)是救赎主长老教会(位于纽约曼哈顿市)的创建者和曾经的主任牧师(已退休)、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联合创始人暨副主席。凯勒牧师著述颇丰。如欲获取他的更多资源,可浏览Gospel in Life网站,或在推特上关注他。
标签
圣经辅导
去世
鲍力生
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