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反复重读这本关于救赎的古旧著作?
2020-09-09
| Randy Newman

编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议的那样,我们要帮助我们的读者“让这几个世纪以来干净的海风吹过我们的心”(出自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译注)。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只有通过阅读经典”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接下来要审视一些可能被遗忘、但是依然和现今的教会相关,并且能帮助今日基督徒的经典著作


我有一个矮书架,专门用于摆放我的阅读生涯里最重要的书籍。在把书“擢升”到那个崇高的书架上之前,我都会经过漫长而仔细的考量。但是莱昂·莫里斯(Leon Morris)的《赎罪:它的意义及重要性》The Atonement: Its Meaning and Significance)(下称《赎罪》)却在那书架上摆放的端正醒目。这有点怪,毕竟我第一次阅读,还是30多年前上系统神学课程时。然而今天它在那架子上的位置仍然不容置疑和不可动摇。我经常翻阅重读它,每次都受益。 

《救赎》这本书通过多个新约词汇所带来的多方面视角来审视我们这位弥赛亚的死与复活。这些新约词汇包括:约(covenant),祭(sacrifice),赎罪日(Day of Atonement),逾越节(Passover),救赎(redemption),和解(reconciliation),挽回祭(propitiation)和称义(justification)。这种从多方面视角审视的累积效果,用下面这句话来形容,非常贴切:“整体大于部分的总和。” ("The whole is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的确,莫里斯的作品既能激发我们去敬拜神,又能加快我们成圣的步伐。 

挽回(Propitiation)和偿付(Expiation)

了解莫里斯的《使徒的十架布道》( The Apostolic Preaching of the Cross)和多德(C. H. Dodd)的那本非正统基督教著作《使徒的布道及其发展》(The Apostolic Preaching and Its Developments)这两本书之间的差异是有帮助的。莫里斯的书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多德的回应,后来为了更广泛的读者群而改写,就成为了《赎罪》这本书。由于莫里斯的第一本书收到的反响十分热烈,许多人敦促他为那些未经圣经希伯来语和希腊语训练的人写一本类似的论述。我很庆幸第二本书的出版,让我可以推荐给所有基督徒,无论他们是否接受过正规的神学训练。 

多德主张用“偿付”(expiation)来描述赎罪,并坚称圣经中的上帝是没有愤怒的上帝。莫里斯则坚持使用“挽回”(propitiation)一词,并指明上帝必须为罪而发烈怒,并确实为人的罪而发怒。但令人惊异的是,祂的儿子代替我们承担了这烈怒。

有些人可能会提出一个问题,“这两者真的有差别吗?” 莫里斯则会说:“哎呀,那差别可算是天壤之别了!” 而且,这个真理的重要性可不仅仅在于翻译准确性上,也不在于神学上的吹毛求疵似的纠缠细分。《赎罪》这本书帮助了我在认知和情感层面上都更深的认识体会到十字架的伟大壮美。 

内涵丰富的十字架

优秀的作者通过做大量的研究、翻译和诠释来为读者服务。莫里斯深入地研究了词源学、神学(包括圣经神学和系统神学)以及历史,好使我们增长智慧、加深理解并且通过福音得到生命更新和成长。通过阅读他的话语,我们能够更容易地理解真理,并深入真切地应用它们;若没有他的写作,我们可能就会忽视那些真理,也不会把它们施以应用。

莫里斯在书的引言中告诉我们他的写作目的(12-13页,英文直译):

尽管新约圣经的作者都赞同十字架的中心地位,但他们并非都以相同的方式表达出这一点。一些人喜欢用某一种方式来描绘,其他人则喜欢用另一种方式……当我们理解了这些词对最初使用它们的那些人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我们便可以更全面的了解那些人对基督十字架的深刻意义是怎样理解看待的。

这一点使我考虑到:如果上帝的话语以不同方式描述十字架,我断不敢在这个最关键的真理上仅仅满足于一个简化了的或者不完整的观点。

例如,在莫里斯的书中讲救赎(redemption)的一章中,他帮助我看到了该词具有的两个方面。救赎包括了把我从奴役中解救出来,还包括了把我送到我原本该在的地方。转移“所有权”从一个主人到另一个主人是需要付高价赎买的。莫里斯花足了时间来探索这个词在其原始听众的耳中和心中是怎样有着严格的经济概念意义。在如今的时代,我们弱化淡化了该术语,使它仅弱弱地带有从某个(不好但并不致命的)状态转移到另一个(好但不是最好)状态的意味。我们来想一想这个术语在体育界的用法:“去年,他们的战绩不佳,但是今年他们得到了救赎,赢得了全国冠军。” 莫里斯评论说:“在古代,这个词的涵义是特定的。它不仅意味着拯救,更意味着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拯救”(107页),并且“若要将他们带到他们的所属之地,必须将他们从奴役中赎买出来”(108页)。

对我来说,通过领受莫里斯的教导,我的生命发生了以下三方面更新转变。我更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曾经的处境(处于奴役之下)是多么糟糕。我对那所付出的巨大代价(上帝之子的死)而惊叹不已。并且,我体会到获得我原本就应拥有的地位(儿子身份)的喜悦。

深思默想十字架

初读《赎罪》,我的领受极可能仅停留在智力理解的层面,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历史和神学知识。后来我每次重新阅读都使我在克服自己的诸多挣扎和试探方面获得成长。

思考挽回祭(propitiation)使我谦卑,因为它让我理解到上帝的烈怒本应该倾倒在我的身上,而不是在耶稣身上。默想和解(reconciliation)会激发喜悦,因为我现在享有与天父的亲密关系。反思圣约(covenant)会促使我在一天当中时时祈祷,而不仅仅是在特定的灵修时间。铭记逾越节(Passover)的历史事实,就塑造练就我对上帝能力更大的信心,祂能使我克服任何困境。

我还通过一些莫里斯没有提及的词语,对福音有了更深的理解和体会。甚至在他的书未涉及的类别中,他都为该如何思考重要真理并使其具有更新生命之效做出了示范。他没有写关于我们得神收养,成为祂的儿子的章节,但是当我感到被别人拒绝或不为别人所欣赏时,一想到我身为上帝所收养的儿子,便会使那与人疏远所带来的痛苦感受烟消云散。他没有讨论弥赛亚得胜者的身份,但那真理给了我自由,使我可以不至于去做出丑陋的开脱辩解或陷于有害的争论当中。

一本应该添加到你书架上的好书

保罗祷告,求神照明以弗所人心中的眼睛,使他们知道神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见弗1:18)。我们应该常常为我们自己和所有其他信徒做这个祷告。

莫里斯的书帮助我深思默想,促使这个祷告步步靠近实现。当我再次阅读后,我会将其摆放回我书房中那个重要的书架上。也许你也该给你的书架上放这么一本。


译:安卓;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I Keep Returning to an Old Book on Atonement

Randy Newman(兰迪·纽曼)是《提问式布道法》(美国麦种传道会,2013)的作者,现在在路易斯学院(The C. S. Lewis Institute)服事。
标签
耶稣
基督徒经典著作
赎罪
神的烈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