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这只是一部电影”是个错误想法
2021-08-19
—— Kirsten O'Brien

我曾以为,每个人都会着迷于他们仰慕的银幕人物及其品格。但我发现,其实很多人甚至没有意识到电影如何微妙地影响了我们对品格、美德和邪恶的看法。

“这只是一部电影而已,”有人会如此嘲讽,仿佛一件百万美金级别的艺术作品不值得受到严肃对待。不幸的是,堕落的人性使得除非我们努力追求好品格,我们总是趋向于邪恶——我们对电影的漠视态度更会加剧它们作恶的能力,同时将其扬善的潜能降至最低。

实际上,我们能不能与影视作品产生共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影片中怎样看见了自己——我们当下的状况或是希望成为的样子。我们和影视作品产生的联系基于现实(电影是否符合世界真实的样子)和幻想(电影如何描绘我们希望成真的世界)。说起那些人们称赞的影视故事,我们应该思考:为什么我们认为玩世不恭的态度比严肃的盼望更容易打动人心?为什么我们认为反派人物比英雄更能唤起共鸣?

如果电影是生活的镜子,而生活也有电影的影子,我们怎么能说电影“只是”电影呢?

如果盼望能够打动人心?

2010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热门电影《阿凡达》(Avatar,2009)令不少影迷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因为“他们渴望享受美丽的潘多拉外星世界”。阿凡达论坛上有一则帖子中出现了2000条有关“如何应对潘多拉是虚幻梦境的抑郁情绪”的评论。

论坛管理员菲利佩·巴格达撒里昂(Philippe Baghdassarian)表示,“这部电影太美丽了……我认为人们看到了我们可以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阿凡达》对观众的心理健康有害,因为它揭露了平凡世界与超凡宇宙之间的差距,却没有给观众任何找到现实世界解决方案的盼望。这部电影“只是”幻想,但以一种极为真实的方式影响着人们。

当人们用“现实”二字描述某部电影时,他们的言下之意往往是这部作品黑暗而又讽刺,在道德隧道的尽头只有一片昏暗,没有光明。《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被誉为更加现实的《指环王》(The Lord of the Rings),尽管它充斥着性、暴力和悲剧远多于普通人正常的一生中所能经历的。

对于我们这些不用骑着龙去上班,也不会在“便装星期五”佩戴宝剑的人而言,乔治·R. R. 马丁(George R. R. Martin,《权力的游戏》编剧)硬核的奇幻系列中最能引起人们共鸣的就是人物角色发展——我所说的“人物角色发展”指的是人物的致命缺点。这些人物越黑暗、内心越受折磨,人们就越会说他们真实。然而,托尔金对善恶非黑即白的处理方式让我们看见了一些在马丁的作品中无法找到的东西。与《阿凡达》不同,托尔金的处理方式却能够给我们盼望。

如果良善是现实的呢?

奇幻作品如此,其他类型的作品亦如此。战后文学沾染的犬儒主义在诸如《沉睡魔咒》(Maleficient 2014)、《小丑》(Joker 2019)和《黑白魔女库伊拉》(Cruella 2021)等电影中更为激化。每部电影都刻画了一个同为正派与反派的主角,给这些“双面人物”令人同情的起源故事,并在核心上将人物的行为怪罪于社会。作品表达的主旨是:邪恶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状态,而非选择(“先天与后天”的争论)。然而,两者可以说都有责任:保罗劝勉我们钉死“旧人”的罪性,培育建立在基督里的新人(罗6:5-6;弗4:20-24;西3:8-11)。

所幸,大多数人并不是邪恶的女王、丧失心智的小丑,或是“遭人误解”的时尚魔头。感谢普遍恩典,世间的黑魔女、小丑和库伊拉只是人性的个例,而非常态。或许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喜爱反派故事——它们坐实了我们堕落的天性,同时为我们提供了远观堕落的安全距离(我完全没有她那么糟糕!)。与此相反,英雄人物提醒观众,我们远远不及他们的榜样。或许与那些挑战我们成长的影视作品相比,观看这类影片更能让我们感到满足,因为这些作品让我们想起了自己,同时允许我们“做自己”。

或许,与其承认我们在荧屏上看到的善与恶就存在于——或者说,可能存在于——我们心间,我们更容易说这些电影“只是”电影,但我们有责任讨论这些问题。

如果我们想要改变呢?

我们常认为邪恶比良善更有意思,但任何一位优秀的文学系学生都会告诉你,使故事更为有趣的实际上是冲突和反差。在堕落的世界中,选择良善也能像选择邪恶一样创造出多重冲突。成为英雄的条件并不是完美无缺,而是在有缺陷的情况下如何选择生活。

我们现在将“完全”视为至高神圣的名词。“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耶稣这样说(太5:48)。我们认为这不可能实现。但“完全”是主动动词,也是形容词:“完全”某项事物意指承认它的不完美,并且试图完善它。

美剧《波尔达克》Poldark)是一个完美的例子,它告诉我们正直的生活为何与“无聊”二字完全沾不上边。如同阿拉贡(《指环王》的主人公之一——译注)和奈德·斯塔克(《权力的游戏》的主人公之一——译注),罗斯·波尔达克可谓是充满荣誉感的男人。用现代的话来讲,他在乎对错,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并会避开狡诈的错误。除了这些品格之外,他的妻子德米尔扎也非常善良。

有些讽刺的是,设定在过去的故事——就算是奇幻故事——似乎为这样的人物发展提供了最好的模板。他们向我们展现,如果我们有勇气活出美德,可以建造出怎样的世界。

如果电影可以帮助我们呢?

人性并不那么有趣,也经受不起永无止境的审视。我们身上最有意思的事就是我们承载了神的形象(创1:26-28)。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无尽的永生中赞美祂,并且忘记自己。

如果我们严肃对待,并从现在就开始排练自己即将在天国出演的配角(弗6:10-20),如果我们摒弃“贪图虚浮的荣耀”(腓2:1-4),生活或许会更加有趣。或许我们应该赞美那些将我们引向正途的电影:它们将我们引向上帝,引向他人。或许最优秀的电影就聚集在神和他人这两条大路的十字路口上。他们让观众看到了最好的自己,跟随耶稣的呼召——“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

不论电影是人们行为的起因还是结果——艺术来源于生活,还是生活来源于艺术——电影不“只是”电影。他们照出了我们的影子,我们的行事为人也效仿电影。但我们在镜中的样子是善是恶,就完全取决于我们了。


译:二欣;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It's Just a Movie' Mistake

Kirsten O'Brien(柯尔斯滕·奥布莱恩)在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获得英语学士学位,曾赴伦敦进行海外交流。她正在创作自己的第一部小说,同时享受在闲暇时间经营“The Scribbler”博客。她是加州拉米拉达市恩福播道会的成员。
标签
改变
盼望
电影
良善
影视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