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纳森·塔克斯访谈:在著名篮球媒体工作的基督徒
2020-11-06
| Eugene Park , Jonathan Tjarks

乔纳森·塔克斯(Jonathan Tjarks)是一位与众不同的人。他是著名篮球媒体The Ringer一位广受欢迎的作者,主要写一些关于篮球和生活的文章。塔克斯也是一名基督徒,经常在个人博客中发布关于圣经的文章。他曾经为TGC福音联盟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你的邻居可能是一位普救论主义者》(Your Neighbor Is Probably a Unitarian Universalist)。

作为一名长期在Ringer工作又跟随耶稣的人,信仰和工作在他生命里是如何相互影响的呢?出于这种好奇,我——尤金·帕克 (Eugene Park)——在教会最近一期的播客中采访了塔克斯。这篇文章是此次对话的文字整理。

问题一:能否和我们简要分享一下您的信主见证?

我并不是在教会中长大,父母都是世俗主义者,家里一切科学至上。政治和进化论就是我们的宗教。我成长的过程和教会没有任何关系,过着看似“正常”的生活,经常参加各样派对、也有尝试毒品,我寻求生活的意义但什么也没有找到。在二十四、五岁的时候,一个同事与我分享了福音。他是一个非常敬虔的基督徒,带我去他家里做客,也去过他的教会。那时候我的生活非常无聊,很容易被这些吸引。然而,我心里并不相信任何超自然的东西,因为一直以来在唯物主义环境中长大,基督教宣称的观点,那时在我看来和魔术中的欺骗手法很相似。但我非常尊重我的朋友和他的生活方式,所以只是暗暗观察基督教。我不能明白基督教观点背后所表达的真正意思,也不能相信这一位神。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我有了一次属灵的经历。那已经是六年前了,我当时在参加新年夜狂欢活动。恍惚间我忘了自己是在音乐会上,虚拟背景中赫然看到了V字仇杀队V for Vendetta)的面具。当时所有人都在跳舞,我一边看一边思考:他们真的可能在敬拜那个面具,而它可能是魔鬼。突然间意识到——天哪,这个世界真的有属灵的东西存在。我当时吓坏了,忍不住想如果有属灵的世界,那么就有神。如果有神,那么我最好成为基督徒站在神那边。狂欢结束后我立刻给朋友打电话要求去教会,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跟随神。

问题二:作为一个比较“新”的基督徒,你对教会生活迄今为止有什么感受?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发现?

对我来说,其实当时头脑里想的最多的是:想要成为基督徒,我至少需要成为一个共和党的支持者吧?于是我不断猜想教会是否会组织右翼集会,后来惊喜地发现事实根本不是这样。至少在我的教会,政治这个话题,并没有像外面的世界那样显得特别重要。

问题三:作为一名在体育媒体工作的基督徒,当你的文章经常在社交媒体被人们拿来阅读转发的时候,你如何抵挡这样的试探,“用工作定义你是谁”?

在美国社会,这确实是很大的试探。你的身份直接来自你的工作。当你遇见一个人的时候,对话总是这样开始,“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很难让工作不去影响你是谁,特别是当你有一份非常体面的工作,人们一定会问起它。

诚实说,这也是我经常有的挣扎。我自己很清楚,需要尽力将工作和私人生活分开。所以我并不经常查看社交媒体,因为现在情况变得特别艰难,工作可以如影随行的跟着我。如果三十年前我给报纸写文章,写完就结束了。过后可能有时会有人和我谈论。然而现在工作的时候,当你写了一篇文章,很快就得到各种评论。为了回到一个正常的生活状态,我尽力将自己和社交媒体拉开距离。

在我职业生涯中,现在到了一个阶段,就是我在这个领域里小有名声,许多人知道我关注我。如果我的朋友们也都在这个领域,我的出现就好像在对他们说:“快看,这是一个The Ringer的专栏作者。”但教会的朋友对体育运动知道的不多,他们也很少关心。所以他们的反应经常是这样:“你写关于篮球的文章啊,真是匪夷所思的工作。”

问题四:作为一名基督徒,在The Ringer工作的经历是怎样的?你的同事知道你的信仰吗?他们怎样和你谈论信仰?充满敌意或兴趣,还是温和的态度?

他们的反应经常是,“那听上去很有趣。” 媒体是一个非常世俗化的行业。根据我的了解,在我知道的媒体人中基督徒的比例大约只有1%或2%。基督徒是反常的存在。 

因为我在家工作,很少见到我的同事。但如果我遇见他们,我会留意传福音的机会。我曾经和几个人分享过我的见证,我不知道对他们认识耶稣是否有帮助。

几乎没有人当面批判我的信仰。在我的工作中,如果我是一个共和党的支持者,那会比我是一个基督徒更有影响力。如果我说“特朗普加油!”,那简直一呼百应。但如果我对他们谈论耶稣,人们感到非常奇怪。

问题五:关于怎样和同事分享福音,你有什么建议分享给我们?因为许多工作场所都比较世俗,人们对于谈论耶稣都心存恐惧。我们该怎样在聊天中谈起信仰呢?有什么好的建议帮助我们为主得人?

我的建议只有一个,自然地与人交往,尽可能和他们建立关系。回想起与我分享福音的那位同事,我们首先成为了朋友,因为朋友的关系会降低许多阻碍。他和我之间更多地分享生活。我们成为足够熟悉的朋友,我见过他的妻子孩子,也去过他的小组。现在看来这是非常自然的过渡。他吸引我的方式远超过他发给我12句圣经经文。如果你与神同行、与耶稣同行,信仰自然会在你的生活中彰显出来。

根据我的经历,特别是作为记者的经历——很少有人被问及他们的生活,许多人其实在等待机会谈论他们自己。就关注和询问他人生活这个行为本身而言,我认为人们都会回应。每个人都倾向于想把话题引向自己、激励自己,盼望与人谈论自己。让我们创造那样的机会,因此可能打开一扇门。

问题六:体育运动可能会变成偶像,更多的是让人分心,并非会帮助人们建立属灵生活。作为一名长期在体育圈工作的基督徒,怎样才能避免体育运动成为偶像或干扰?

对于即将要结婚的朋友,我的建议是选择一项运动。如果你准备结婚了,你不可能喜爱所有的运动,原因很简单,你不会有足够的时间。我曾支持达拉斯小牛队( Dallas Mavericks),但我不会痴迷到一个程度,好像要为它而活,或者为它而死。你可以有自己喜欢的球队。但如果你同时喜欢三四个球队,这件事本身就行不通。


译:小靴子;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Jonathan Tjarks on Being a Christian at The Ringer

Eugene Park(尤金·朴)是加州真北教会(True North Church, Palo Alto, California)的副牧师。
Jonathan Tjarks(乔纳森·塔克斯) 是篮球媒体The Ringer的专栏作者,负责报道NBA。业余时间他也会在个人博客上写关于基督徒信仰和圣经的文章。
标签
职业
媒体
篮球
体育